水晶耳珰线切割实验,大贯静夫教授讲演纪要

图片 9

 

图片 1

   
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境内日前发现一处存在大量西夏文化遗迹的塔龛悬葬遗迹,此次考古中发现的塔龛悬葬数量达53处。据考古专家介绍,这是我国境内首次发现的塔龛悬葬遗址。

  2014年1月7日,东京大学考古学研究室主任、原(日)中国考古学会会长大贯静夫教授在我所学术报告厅举行了一场主题为“夏商周与C14测年”的学术讲演。本次讲演由陈星灿副所长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专家组副组长、碳十四测年研究课题组负责人仇士华研究员、考古研究所碳十四测年实验室负责人张雪莲研究员、丰镐队队长徐良高研究员、考古研究所其他研究人员以及各高校老师、学生也参加了这次讲演。

图片 2

  3月14日至17日,应金昌市有关方面邀请,中国科学院西夏文化研究中心委员、武威西夏文化研究所所长孙寿龄和武威市博物馆原馆长党寿山等专家一行在金昌市境内考察。

 

图片 3

  考察队伍在永昌县城北10公里处圣容寺花大门附近的一处悬崖上发现两处西夏石刻。据专家鉴定,这是著名的塔龛石刻,这两处塔龛长宽高分别为30cm×30cm×25cm、30cm×35cm×25cm。

  讲演持续了3个小时,仇士华研究员、张雪莲研究员、徐良高研究员等参与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学者就讲演中涉及的问题,与大贯静夫教授展开了热烈而友好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年代学与考古学并不是孤立而存在,双方是相互依赖和支持的;考古学家应当与年代学家通力合作,共同解决考古学问题。

图片 4

  据永昌县当地人讲,在花大门石刻山,他们也见过这样的一些石洞,但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经知情者指引,考古专家在花大门一带共发现53处塔龛。这些塔龛石刻中有西夏文“佛”和西夏马的图案。53处塔龛上部均用锐器刻画了佛塔造型。

 

图片 5

  孙寿龄说:“经初步判断和分析,我们认为这种塔龛是用来供奉僧人圆寂火化后的舍利的,这是塔龛悬葬的新发现,目前在国内尚未发现有类似的报道和资料,永昌县此次考古发现的塔龛悬葬,是迄今国内首次发现,也是唯一的一处。”

  现就讲演内容简述如下:

图片 6

  据有关资料记载,西夏时,在西北佛教盛行的地方,僧人坐化后,他们的舍利被放在龛内,或者得道高僧直接在龛内坐化圆寂,即为塔龛悬葬。在此次考古发现中,有专家认为,位于悬崖上的塔龛中,最大的一款可能是当时高僧用于修行的地方,亦有可能是高僧坐化葬式的一种。(记者宋喜群
通讯员贺毓)

 

图片 7

 

  1)他先介绍了日本学者对待碳十四测年的态度、碳十四在日本考古学研究中的应用情况。日本绳纹文化开始的年代,碳十四测年结果得不到传统考古学者的认同,认为绳纹文化来源于朝鲜-西伯利亚新石器文化,绳纹文化开始年代不可能早于2500BC。大贯静夫教授通过自己的研究认为,环日本海的新石器文化不是从西伯利亚传播过来的,而是独立起源的,碳十四测年的结果则与他的研究结果基本吻合。由于他研究的东北亚考古与中国考古联系密切,因此继而将研究视角转向中国考古学。他认为,考古学者应当重视碳十四年代,但是由于碳十四校正方法愈来愈复杂,尤其是通过考古地层学和分期来校正的测年结果感到十分困惑。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二里头一期拟合后,只有30年,四期仅有25年。

图片 8

 

图片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