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狄仁杰70岁时与30岁的上官婉儿关系暧昧,传国玉玺在唐朝是怎样传承的

传国玉玺在唐朝是怎样传承的?

名臣狄仁杰70岁时与30岁的上官婉儿关系暧昧?

唐朝为何爱铸造“大钱”

从秦二十六年,秦始皇命丞相李斯刻小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由玉工孙寿刻于和氏壁上,成为天下共物之后,传国玉玺就是皇权的像征,中国封建王朝皇帝都以得此玺者为正统。因此,作者的演义历代皇帝更替中,凡涉及传国玉玺的传承之处,都会将“传国玺”特意刻划出来。笔者先前已经对传国玉玺在秦汉、两晋、南北朝的传承情况已发表过多篇博文,现将它在唐朝皇帝间的传承情况综合如下:

对于上官婉儿私生活混乱的说法,于赓哲认为,与武三思、崔湜等人的私情是有史料记载的。但对于有网友提出“唐玄宗李隆基曾爱慕上官婉儿,后因得知上官婉儿与武三思存私情进而因爱生恨”以及一些影视作品中演绎的“上官婉儿与狄仁杰暧昧”等推测,于赓哲说,“截至目前,史料尚不支持这种说法,史料所呈现的上官婉儿与李隆基的关系,就是斗争关系,属不同权力派系的斗争。而与狄仁杰暧昧更是没有出处,在上官婉儿30岁左右的时候,狄仁杰已经70多了……”

唐肃宗时,正值安史之乱,军费开支庞大,财政匮乏,于乾元元年铸“乾元重宝”,以一当十与“开元通宝”并用,史称“乾元当十钱”。乾元二年,又铸了一种“乾元重宝”大钱,北面的外郭为重轮,所以又称“重轮乾元钱”,又叫“重棱钱”,对“开元通宝”的比价为一当五十,当时明确称铸此种虚价钱的目的是“用收十倍之利”。这样,“重轮乾元钱”、“乾元当十钱”、“开元钱”三钱并行。因比价不合理,造成了市场的混乱。又因大钱有利可图,长安城中的“豪族”、“奸人”纷纷盗铸大钱,甚至寺庙中的钟鼎、铜像也被盗毁而铸钱。几个月内仅在长安因反盗铸钱而被诛死的就多达800余人。在这种情况下,到上元元年政府只好宣布“重轮钱”改为一当三十行用,“乾元当十钱”与“开元钱”等价使用。至公元762年代宗即位后,宣布“重轮大钱”以一当三,“乾元小钱”一当二。三天后又宣布,各种大小钱一律一当一,皆等价流通。这样,大钱无利可图,便自动销毁而退出了流通,又恢复了“开元钱”的流通。

隋炀帝杨广在江都自缢后,传国玉玺落入夏主窦建德之手

上官婉儿尸骨现在何处仍旧是谜

代宗大历年间(公元766年~779年)铸造过“大历元宝”。德宗建中年间(公元780~783年)铸造过“建中通宝”。这两种钱质量较差,小而次,数量少。唐代中期开始,钱的数量比较紧缺,出现通货回缩。武宗会昌五年“并省天下佛寺”,毁佛像、钟鼎以铸钱,当时全国毁寺院四千五百余所。并允许各州就地毁佛像、钟鼎铸钱,在钱的背面铸明本州的州名,正面钱文仍然是“开元通宝”,被称为“会昌开元钱”。背文“昌”字是年号,其余是地名简称,如“洛”、“兖”、“荆”、“潭”、“梁”等,目前已发现二十几个地名。武宗毁佛像以铸钱的措施,对缓解当时的货币不足还是起了一定作用。后武宗的儿子宣宗即位,又为会昌时期被毁的寺院和尚平反,和尚们都恨会昌钱,有的又把会昌钱销毁再铸佛像。但武宗以后各代多仿铸会昌开元钱,直至唐灭亡。唐开元钱出铜钱外,还有金、银、玳瑁开元钱。金、银开元钱应是唐宫廷特铸的赏赐用钱。1970年在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中,出土金开元钱30枚,银开元421枚。1987年扶风法门寺地宫中出土玳瑁开元钱,是佛教徒刻制的供佛钱。

蔡东藩所著《南北史演义》结尾,隋炀帝杨广自缢后,并未交代传国玉玺的最终去向。但在《隋唐演义》《唐史演义》《全唐传》等书籍中,对此都有交代。

9月8日,陕西省文物局官方微博宣布谜底——在陕西省咸阳市找到了“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铭”,经对墓志、墓地形制的初步考证,可以肯定这座唐代墓葬确是传奇女子上官婉儿墓葬,并怀疑曾遭遇有组织严重破坏。9月11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上官婉儿墓葬项目考古队领队李明、副队长耿庆刚接受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采访时说,墓葬虽出土了上百件随葬陶俑,却没有发现棺椁和完整尸骨,仅有一块碎骨,而碎骨所属仍需进一步技术鉴定。同时,该墓是何人所建?上官婉儿尸骨在何处等疑问仍然没有解开。

清代褚获所著《隋唐演义》第58回讲到:“当初隋炀帝传国玉玺并奇怪珍异宝,窦建德破了宇文化及,都往归夏国。”

疑问一:墓葬是如何发现的?

《隋唐演义》第51回讲到:“孤但存其国宝珍器图籍而已”。注:“孤”是指夏主窦建德,“国宝”即含传国玉玺。

修路前文物排查发现此墓

蔡东藩所著《唐史演义》第6回讲到,窦建德在聊城擒住宇文化及和隋炀帝萧皇后及其孙子杨政道之后,从他们那里收集到传国玉玺,表明此时传国玉玺已归夏主窦建德执掌。

“这是上官婉儿的墓,让咱们看看吧。”尽管用高达3米的蓝色铁皮板圈得密不透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北杜镇邓村北的考古挖掘现场仍然不时有人来敲上锁的“大铁门”试图“看看”。9月11日早7点40分,已经“劝”走几拨农民的现场看护人员再次对场外人员下了“逐客令”,又劝走了一位特意从西安开车来“看看”的市民。

夏主窦建德被擒,传国玉玺落入唐王李渊之手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上官婉儿墓葬项目考古队副队长耿庆刚掩饰不住兴奋,“今年6月,修建新城的公路前,在对这一地区进行例行排查时,在北杜镇邓村发现了一座带有5个天井的唐代墓葬,5个天井应属高等级墓葬。8月3日我和李明队长以及另外4个考古队员正式开始考古发掘,先是在墓道发现了4个保存完好的壁龛,里面有不少彩陶俑。但这期间始终不知道这座墓葬的墓主人是谁,直到8月底,在墓葬的最下面找到了明确标注身份信息的墓志,几乎所有考古人员全都眼前一亮。”

清佚民所著《全唐传》第9回、蔡东藩所著《唐史演义》第9回讲到:虎牢关之战中,夏主窦建德被秦王李世民生擒,王世充也开城降唐。窦建德妻曹氏,与左仆射齐善行等。逃回洺州,议另立窦建德养子为夏主,以便再图规复,而齐善行认为大势已去,不如降唐,于是奉曹氏及右仆射裴矩、行台曹旦等,拿着传国等八玺及珍宝,乞降唐廷。传国玉玺归于唐王李渊之手。

邓村对于外人来说,并不容易找到,原本要穿村而过的咸阳至太平郊县公交车因邓村整体拆迁而改道走南刘朱村。没人来,没人住,考古研究员怎么会在这一片废墟上发现距地表10几米的墓葬呢?

需要要说明的是:有关史书记载的隋恭帝杨侑向唐高祖李渊奉送的皇帝玺绶,不是传国玉玺,而是唐初尚未获得传国玉玺前,于开皇二年二月自慰刻制的神玺和受命玺。因为,隋炀帝杨广离长安巡游大运河,远赴江都时,让孙子杨侑留守长安,公元617年11月李渊入长安,奉杨侑为恭帝,怎么会有传国玉玺在手?

原来,该地点东南方向距西安咸阳国际机场4。2公里,距唐代长安城遗址约25公里。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附近的咸阳北原(古称“洪渎原”)发掘了一大批北周、隋、唐高等级墓葬,取得了丰富的考古收获,证明该地是北朝晚期至隋唐时期京师长安附近重要的墓葬区。

唐高祖李渊之后世皇帝传国玉玺的传承情况

今年70岁的邓村村民朱老汉更为言之凿凿,“我们邓村唐代时候相当于现在的公墓。”老汉笑,“大伙儿都搬走了也好,住在这么个大坟圈子里。”

1.前太子李建成被废,黜为蜀王。“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死了李建成和李元吉兄弟俩。在此情况下,唐高祖内禅退位下诏,自称太上皇,改立次子李世民为太子,于八月甲子日即父皇帝位。是日黎明,太子先朝见高祖,接受御宝。乃返至东宫,南面升座,受文武百官朝贺。传国玉玺归于唐太宗李世民。《唐史演义》第14回

疑问二:墓志上写了什么?

2.唐太宗李世民死,玉玺传给第九子李治,是谓唐高宗。高宗武皇后篡位,临朝称制,自称武周帝,李勣于志宁,奉昭为册后礼使,恭恭敬敬地的奉了玺绶,献呈给了武昭仪,此时,高宗尚未退位,即将传国玉玺授给了武皇后。

千字墓志可以确定墓主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