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安北周张氏家族墓,湖北随州义地岗曾公子去疾墓

图片 4

图片 1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盛,字景兴。京兆郡守、洛谷镇将张猥三子。魏文帝时任殿中外监,历任司士上士、吏部上士、平东将军、洛州别驾摄长史。天和六年(571年)七月廿四日薨于州治,享年五十四岁,赠平东将军宜州刺史,天和六年十月十日葬于京城南。

  
   
棺室为重棺,外棺木质已朽,仅存木灰和漆皮,呈长方形,东西长2.5、南北宽1.35米。内棺呈长方形,长2.25米、宽1~1.04米。腐朽严重,仅存两端端板,部分侧板只存有少许木质。棺上髹有较厚的红漆和黑漆。在棺内的底部铺有一层厚约6厘米的朱砂。人骨已腐朽不存,仅在头部发现一些已腐朽的灰白色粉末,应是墓主的骨骼腐朽痕迹。从朽痕和头饰、项饰看,墓主头向东,葬式不清。在墓主人骨架周围有大量朱砂。

图片 2 

 

   
北器物箱亦为木质结构,其东部被施工破坏一部分。东西残长3.46、南北宽1.6米。北器物箱内出土铜錞于2件、甬钟一套9件、镈钟一套4件、钮钟一套9件、石磐一套10件、铜舟4件,铜铙、铜甗、铜罍、铜壶、铜盘、铜匜、古瑟各1件。另外还有铜剑、钺、镞、凿等。施工破坏出土的有铜盂、鼎、罍、剑等,其中,铜鼎铭文5行27字(含两字重文):“华孟子作中叚氏妇中子媵宝鼎,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孙=保用享”。铜盂铭文7行38字(含两字重文):“惟王正月初吉丁亥,邛白厚之孙
君季  自作滥盂,用祀用飨,其眉寿无疆,子=孙=永宝是尚”。 

  
   
M6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121°。墓口东西长420厘米,南北宽260~275厘米,距地表深20~30厘米,墓口至墓底深176~186厘米。墓坑口稍比底大,坑壁面不太光滑,墓底较平坦,东西长430厘米,南北宽270~280厘米。坑内填褐黄红色五花土,土质致密,呈块状,包含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与植物根茎,未发现明显的夯层夯窝等迹象。葬具痕迹清晰,通过判定为一棺一椁,椁室位于墓坑中部偏东,东西长272厘米,南北宽138~141厘米,残高48厘米。棺室置于椁室内北侧偏东,已残无法复原,东西长190厘米,宽67厘米,残高20厘米,在馆外发现有大片的漆皮,推测为棺上附属物。棺内人骨架一具已朽,腐烂呈粉状,从残存的痕迹来看,头骨位于棺内东部,葬式应为仰身直肢。棺内底部垫有朱砂。

  
   
甬道及墓室南部出土陶俑、陶井、陶磨、陶碓及墓志一合。陶俑有武士俑、镇墓兽、风帽俑、笼冠俑、骑马俑、执箕女俑等。武士俑呈站立状,怒目圆睁,高鼻阔口,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明光铠,下着大口缚袴,左手持盾,右手握拳,拳眼中空,原应握有武器;镇墓兽呈蹲踞状,头顶生一角,人面兽身;风帽俑头戴风帽,身着交领右衽窄袖宽袍,左手下垂,右手握拳置于胸前,拳眼中空;笼冠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双手拱于腹前;小冠俑头戴小冠,身着窄袖长衣,左手下垂,右手置于胸前;执箕女俑跪坐于地,双手执箕。骑马吹排箫俑头戴笼冠,身着交领右衽宽袖长衫,系白色腰带,端坐于马上,双手握排箫,做吹奏状;骑马铠甲俑头戴兜鍪,肩披护膊,身穿铠甲,身体略向左侧倾斜,骑于甲马之上。除陶俑外,还出土陶井、陶灶、陶磨等模型明器。

图片 3

   
M6出土的铜鼎、铜簠、铜壶、铜盥缶、铜斗上均发现有“曾公子去疾”铭文,说明其国属应为曾,墓主私名为“去疾”。根据体质人类学对M6人骨的鉴定,墓主人为男性。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判定M6墓主为曾公子去疾。

张政墓出土骑马仪仗俑

  
   
在朱砂之间,亦即墓主的周围出土了数量较多的玉器,器形有玉琮、玉戈、玉虎、玉人、玉觿、玉璜、玉环、玉玦、玉牌饰等等,另有玛瑙珠、绿松石饰、骨珠等。内椁下有殉犬一只,应象征“腰坑”,但没有明确的范围。

   
建国以来,在随州义地岗屡有曾国墓葬和带有曾侯铭文的青铜器出土,此地应为一处春秋时期曾国高等级家族墓地,是东周时期考古的一个重大发现。该墓地出土了大批极具研究价值的文物,包括青铜器,陶器,玉器、骨器等,不仅保存完好,而且组合和共存关系明确,是研究湖北汉水流域春秋时期曾国墓地的标准性器物群、墓葬年代、文化属性及墓主身份的重要参考依据。
 
  
   
M6属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为东西向,葬具为一椁一棺,随葬品主要放置在椁内南侧,玉器放置在棺内,这些特征与已发掘的春秋时期曾国墓极其相似。值得注意的是,兵器中戈的锋头似乎有意识地作了折损,这一现象应该为东周时期墓葬中流行的“折兵”葬俗。

  
   
北周张氏家族墓地的发现,为研究关中地区北周墓葬形制、丧葬习俗,墓葬的排列、出土器物的演变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墓志记载张猥葬于万年胄贵里,张政卒于长安永贵里,这为北周时期长安城乡里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同时志文中关于张氏父子生平、入仕等内容的记载,也有补史的作用。张政墓出土的石棺,保存完整,线刻细致,棺盖刻神兽、畏兽和莲花等图案,棺身四周刻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神,对石刻艺术具有重要意义。(杨军凯
辛龙 郭永淇)

  
   
除西侧二层台与墓室的西二层台相连外,车马坑东侧还有一利用页岩形成的相当于“生土”的二层台。台南部被景区施工毁坏,北部的西部被蓄水池打破。台顶面不平整,凸起的平面间形成多处凹槽。现存平面上又有成排成列的柱坑,坑中部为柱洞。这可能与当时的建筑有一定的关系。

铜鼎  M6-9

  
   
根据墓志记载,墓主人张政,字景遵,南阳人,张猥长子。大统年间,宇文泰创立府兵制,张政以乡帅领乡兵,东征西讨,屡有战功。除旷野将军,殿中司马,寻授襄威将军,给事中,俄转宁远将军,右员外常侍,诏授镇远将军。北周建德元年(572年)五月十七日卒于长安永贵里,享年六十二岁,以其年十一月十一日下葬。

  
   
该墓葬为带一条墓道的长方形岩坑坚穴木椁墓,由墓室、墓道、车马坑三部分组成。墓葬口部整体呈长方形,墓壁斜内收,西部二层台保存相对较好,东部二层台破坏较为严重。 

      
   
M6的随葬器物有铜器、陶器、玉器等共计93件(套),铜器、陶器多随葬在椁内,大部分置于椁内南侧,少量放置于椁内北侧、西侧与东端,玉器葬于棺内。铜器有47件,主要器型有铜鼎、铜簠、铜甗、铜壶、铜斗、铜匜、铜缶等。根据器物形制特点分析其年代为春秋晚期。
  

张政墓出土骑马吹排箫俑

 
   
南器物箱为木质结构,已朽为灰痕。东西长3.6、南北宽1.7米。箱上部有一层厚5-9厘米的动物骨骼,主要是动物的肋骨和肢骨。其下,从有陶器的范围向东,有一层较厚的鱼类等小动物的骨骼。部分鱼骨架完整。由于较细小,部分已塌落于器物的下面及周围。箱内随葬有陶器、铜器、漆器。出土铜器有鼎、鬲、簠、罍各7件、铜敦3件,另外,还有5件铜羞鼎。所有铜器锈蚀较为严重。陶器仅有陶罐7件。随葬的漆器皆已完全腐朽,仅存痕迹,器形难辨。
  

 

图片 4

 

 

  
   
M3与张盛墓、张政墓并列,东距张盛墓10米,西距张政墓15米。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坐北朝南,开口扰土层下。平面呈甲字形,自南向北依次由墓道、甬道、墓室三部分组成。墓道南宽北窄,长斜坡底,东西两壁自南向北趋于内斜,长3.9米、南宽1.3米、北宽1.2米。内填黄褐色五花土。甬道平面长方形。拱顶,顶及东西两壁上部已坍塌。进深0.6米、宽1.4米、直壁残高0.8米。土坯封门,已倒塌。墓室平面为横长方形,穹窿顶。顶及四壁已坍塌,东西长2.6米、南北长2.1米、壁残高1.0米。墓室淤土内发现棺木朽痕,扰乱严重,木棺尺寸不详。墓室北部设东西向生土棺床,棺床上置一木棺,已朽,合葬两具人骨,头西足东,仰身直肢。棺床高0.6米、棺长2.1米、西宽0.9米、东宽0.8米。该墓亦被严重盗扰,出土布泉、铜带扣1件。

玉人

 

 

   
考古发掘情况表明,纪王崮春秋墓规模较大、规格较高、结构特殊、时代明确、出土遗物丰富,是山东近几年来东周考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具有十分重要的科研与保护价值,引起了学术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墓葬凿建在七十二崮之首的纪王崮上,而崮是沂蒙山区特有的一种地质景观,这种现象实属罕见,是一种全新的埋葬类型
。椁室与车马坑凿在一个岩坑之中,也少有发现。为以后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线索。墓葬出土的文物量大精美,时代特点鲜明,不仅出土带铭文的青铜礼器,还出土成套的编钟、编磬等乐器及成组的玉器等。因此,为东周礼乐制度的研究及铜器、玉器制造工艺和技术的研究等提供了一批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无论墓葬所处的环境、墓葬的结构、内部出土的文物等,都蓄含丰富的文化内涵。这次考古新发现,对揭开纪王崮历史传说的神秘面纱,对研究该地区历史和春秋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工艺技术、墓葬制度等具有重要的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郝导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