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日军如何用自行车冒充坦克吓退英军,罗马竟被一桩丑闻推翻在地

图片 1

摘要:二战中,日军就既尝到过以自行车冒充坦克吓退英国守军的甜头,也在夜间躲避美军的土豆贻误战机而吃到苦头。

原本众神交给埃涅阿斯建设一个新首都的使命,他却沉迷于美色之中,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于是,众神派墨丘利去提醒他,让他回想起自己的使命。最后,埃涅阿斯又向着建设罗马的目标进发了。

完全被惊呆了的布希科无法相信这个可怕的现实,他固执地认为,是检方和警察在说谎,在故意打击他的意志,迫使他认罪。6个月后,当他和时佩普当堂对质,对方用冷静的口气证实自己是男人时,他仍不肯相信,直到一份医学报告放在他面前,他才彻底崩溃,并企图割喉自杀未遂。

图片 1

在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所着的《谣言的研究》一书中断定:“如果没有谣言女神就不会有罗马。”也就是说,如果谣言女神没有将埃涅阿斯和蒂朵之间的事传递给伊阿鲁巴斯国王,那么这件事仍会是个秘密,而不能成为丑闻。正因为它成了丑闻,才会有国王向朱庇特诉讼,墨丘利才会让埃涅阿斯从恋爱的诱惑中觉醒,再次向着自己的使命前进,也才会有“如果没有谣言女神就不会有罗马”的说法。

医学报告同时证明,贝尔特兰·布希科既不是布希科也不是时佩普的儿子,而只是个有新疆血统的中国孩子。戏剧性的“不辨雄雌”一幕,不但让严肃的间谍案变成荒诞的花边肥皂剧,而且让检方原本的起诉依据不得不重新调整,最终两人在1986年5月5日双双被判处6年监禁。

自古兵不厌诈。以假乱真、乱中取胜的战例很多,而且常常充满戏剧性。

正因如此,由这样的丑闻开始的罗马历史才会和丑闻有着深厚的渊源,可以说这是一段充斥着各种丑闻的历史。

1987年,时佩普被当时的密特朗总统特赦出狱,自此定居巴黎,深居简出。而布希科在坐了49个月牢后被假释,1989年,他成为一名厨师学徒,从此过起普通人的生活。当有人认为他被时佩普所欺骗时,他叹道:“被欺骗总比骗人好些,我只遗憾事实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二战中,日军就既尝到过以自行车冒充坦克吓退英国守军的甜头,也在夜间躲避美军的土豆贻误战机而吃到苦头。

前23年,维吉尔向罗马皇帝屋大维朗读了《埃涅阿斯记》。因为当中出现了谣言女神,人们才意识到谣言女神的活跃。

尽管几位当事人都刻意保持低调,但好事者终究不会放过这个离奇的故事。

1941年12月,山下奉文率领的日军第25集团军,集中了200辆坦克,在马来半岛发动了一场猛烈的“装甲攻势”。日军气势汹汹,仅一个月时间,就横扫大半个马来半岛。由于进军迅速,造成油料短缺,而且许多坦克得不到维修,日军的“装甲攻势”被迫停顿。

“实际上,在维吉尔时代和接下来的数十年间,谣言在世界大都市罗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近代西欧的大城市或18世纪的巴黎完全不同,古代的罗马是一个充满风言风语的城市,谣言可以渗透到各个公共空间。日常生活、战争甚至选举,谣言都是从政治家的口中传出来的,公共的政治体制依存于谣言。于是人们的口口相传便成为一种重要的交流方式。”(汉斯·约阿希姆·诺伊鲍尔,《谣言的研究》)

美国广播公司着名新闻女主播芭芭拉·沃特斯首先咬住他们,安排了一次对两人的共同采访。然而不论是布希科还是时佩普都不愿直面对方,沃特斯只能分别和两人对话,这场被称为“两个自说自话者的独白”的采访轰动世界,却也埋下了许多至今揭不开的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