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展出阿兹特克艺术品引发人性争议,十万纳粹欲颠覆美国被政府黑帮联手消灭

图片 1

图片 1

绝代艳后,风流女帝,日本孝谦天皇,受了当时唐朝武、韦的影响,私生活非常放荡,她没有正式结过婚,凭她的娇媚泼辣,有效地统御了她的群臣,一个个五体投地,拜倒石榴裙下。

本文出处看历史www.lishiqw.com

国际在线专稿:据国外媒体报道,近日,大英博物馆展出了一系列阿兹特克帝国的文物,其中包括一副绿松石面具、一件金色的蒙特苏马时期的鼻子饰品、一座绿松石双头蛇雕塑、一头背部有孔的可怕的石头鹰、一件和纳粹的恐怖“人皮灯罩”一样的人皮艺术品以及一把阿兹特克人用来屠杀“活人祭”的刀。本次展览的目的是为了展示辉煌的阿兹特克文明,但是展览还是引发了争议。

可怜,人到中年,感情最脆弱的时候,偏偏被她所最宠信的表兄仲麿所冷淡,她心灰意懒,病魔缠身,一气之下遁入空门。哪知出家之后,巧遇奇缘,一个野心和尚,法名道镜,抓到这一空隙,挺身而进,果然大获宠幸,使得孝谦古井重波,这位已经退位的天皇,又重新践祚,改称称德天皇。

犹太黑帮又获知一群纳粹在特拉华州的纽华克市有个聚会,由于这里是德裔美国人聚集的社区,黑帮带足了人手,甚至装备了臭弹。当纳粹分子在大厅热情洋溢地欢呼希特勒万岁的时候,两个黑帮成员混过了外面的岗哨摸了进去,接着就投掷了几个臭弹……

进入大英博物馆十分钟后,就会看到一尊雕像,这尊雕像是在西班牙占领阿兹特克帝国前阿兹特克人最后一位统治者的雕像。透过一座背上带孔的雄鹰雕像,你会发现这原来这些阿兹特克古代文物代表着“那些遇难人类受伤的心”——很多文物都是“献祭”时,用来杀人或祭祀鲜血的道具,而在阿兹特克人的宗教祭祀中最重要的就是人祭的仪式,这也成为这些文物在现在饱受争议的原因之一。

在热恋中她昏了头,把她这个情郎和尚封为太政大臣禅师,让他管理朝政,俨然宰相,她说:“朕为出家之天子,应有出家之大臣为辅。”但不久她还嫌给他的荣宠不够,又改封他为法王,待遇拟于天皇,一样的乘凤辇,御锦袍。又把他的一家,个个封任显要,派道镜和尚的弟弟净人任内竖省长官。内竖省等于唐宫的锦衣卫府,管理皇室的卫队和兵器总库。女天皇简直把她自己的性命都交给了道镜,道镜到了这步田地,野心难戢,再登上半步,便是天皇了,他于是和日本神道教的主神官阿曾密议,授意阿曾上奏:“八幡大神有旨,倘由道镜来即天位,天下必然太平。”女帝果然相信,日有所思,夜必有梦,她也梦见八幡大神来告,命她派宫女法均到宇佐来听旨。法均是女帝的亲信,派她去做女帝的代表,本来很合适,不过迢迢数百里跋涉到宇佐,路途太远,单身女人十分不妥,并且法均年龄也大了,禁不起劳顿,想来想去只好再由法均找个代表,于是选定了她的弟弟,年轻力壮的清麿去跑一趟,清麿出发之前,道镜再三叮嘱,要照主神官的指示回报,可是清麿到道镜的师傅路丰永法师那里去辞行时,这位白眉皤然的老法师说道:“倘若道镜真的即了天位,老僧无面目再对世人,只有学伯夷叔齐耻食周粟,绝食而死了。”清麿大受感动,叩拜而去。

20世纪30年代中期,纳粹势力像野火一样随着德国移民进入了美国,大约十万人加入纳粹组织。在政府万分头痛的时刻,美国黑帮与政府结成统一战线,以黑帮的方式给予纳粹势力迎头痛击。

在艺术家的眼中,鲜血已经体现在了这座雕塑的灵魂里。不再关心它是否经过精心雕刻了、或有多么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也不考虑这些文物所处的时代,这些阿兹特克人的艺术品正在告诉我们,曾经的人类是多么的无知和愚昧。

清麿到了宇佐,斋戒沐浴,虔诚祈祷后,果然神灵出现,金身三丈,光如满月,清麿不敢仰视,只听大神说道:“国家开辟以来,君臣之分已定,臣不能为君,天皇之位应由皇统之人承继,邪僧道镜大逆无道应即诛戮。”说罢不见。清麿赶忙启程回都复命,九月里才赶到,一五一十把所见先报告给姊姊,姊姊又一五一十据实面奏天皇,天皇闻奏大怒,这分明不是八幡大神的旨意,显然是她姊弟两人捏造出来的故事,她立刻把这两人发配到大隅去充军,把清麿的名字改为秽麿,法均的名字改为广虫,道镜并且嘱咐他弟弟内竖省的长官派人在到大隅的途中,埋伏了凶手,打算把清麿在半路中杀了。

气势汹汹的美国纳粹

在这些文物中,有一个阿兹特克人进行祭祀仪式用的鼓,这个鼓被做成一种脖子上套着绳索的匍匐着的敌人的形状;一个30岁男殉葬者的头骨被各种各样的绿松石镶嵌,似乎起到装饰作用;一件和纳粹恐怖的“人皮灯罩”一样的人皮艺术品,也血淋淋的展现在观众面前;在一个阿兹特克首都的模型中,观众还可以看到了一堆人头骨骨架,以不规则的方式排列着。阿兹特克人的祭坛据说是被“人类之心装裱过的”。在这些被展览的文物中有一把精致的刀,据透露,这是用来把殉葬者的心脏挖出来的。

此举倒反而惊动了一个人,一个足智多谋、有胆有识的策士,此人便是藤原。藤原是有名的藤原镰足的后代,藤原镰足辅佐了天智天皇定了天下,成为一代名臣,他的后人藤原不比等更进而为皇亲国戚,红极一时,但是再下一辈的子孙,恃宠而骄,藤原仲麿闯下了灭门大祸,藤原这一族几乎一蹶不振。所以藤原在幼年时代十分孤苦,但是他聪慧异常,以才学取得了功名。道镜得势后,他附从了道镜,成为道镜的心腹,道镜任命他为内竖省大辅,辅佐净人,净人靠着哥哥的势力,虽然位登权要,但实在是个饭桶,有这样能干的人做他的副手,乐得什么事不管,饮酒取乐了,因此内竖省的大权落在掌中,等于今天的特工与卫戍的职掌集于一身,他独力当然还不能成事,恰巧他堂房哥哥藤原永手,这时也晋位为左大臣,另外一个堂兄良继也当了内大臣,朝中文武大权实际上已经集中在藤原家族,但那迷了心窍、一心想做天皇的道镜,居然没有看清这一形势。看穿了土和尚没有用,尤其看到了清麿姊弟忠义的表现,知道民心可用,更增加了他的信心,于是他一方面设法把清麿的性命救下,另一方面进行他的大阴谋。到了第二年,称德天皇宿疾又发,道镜法王一心忙着为她医病祈祷,但是毫无效果,缠绵到了秋深八月,在没有正式的丈夫、没有儿子的环境里,这位风流了一世的美貌天皇殡天了,遗下了她一心想培植的情郎道镜和尚。听到了天皇大渐的消息,疾风迅雷地把道镜、净人兄弟放逐到乡下去,不久道镜便胡里糊涂死了。遗诏传位给白璧王,白璧王是谁,他是天智天皇庶出之子的后裔,虽说也是皇胤,但早已不敢自诩是正宗老牌,但是他的妃子,却是称德天皇的妹妹,虽然不同母,也是圣武天皇的亲生女井上内亲王。这份遗诏,哪里来的呢,至今是疑案。但是由种种迹象看来,显然是藤原的杰作。在天皇弥留之时,大臣之间早有立后的争议,由唐朝回来的吉备真备,那时位为右大臣,有意拥立天武天皇之孙文室王子之意,但是和白璧王之间早有交谊。在权力斗争之中,坚狠明快者胜,温让儒雅的吉备真备,哪里是世代谋士的对手。遗诏一出,道镜下贬,吉备真备也跟着去位了。

1934
年,在美国新泽西州里奇伍德的尼古拉斯大街上,一群德国人穿着德式服装在大街上来来往往,在典型的德国风格住宅里,一些十多二十岁的年轻德国人聚集在一起大声谈论着关于德国国内的政治动态,这些年轻人身穿白衬衣短裙或者是黑衣黑裤,外加一顶黑色的帽子,而墙上悬挂的是希特勒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