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千年前数卦系统已存在,最早龙形象印证

图片 1

最早龙形象印证“真龙”存在?
发布时间:2010-11-17文章出处:南方日报作者:点击率:

发布时间: 2010/9/29 8:55:27 被阅览数: 次
2010年的初秋,空气微凉。萧山湘湖畔的跨湖桥遗址博物馆里,那艘着名的独木舟残骸在被发掘8年后,依然进行着缓慢的脱水处理。正是这艘中国最古老独木舟的发现,将距今8000年—7000年的跨湖桥文化,引入人们的视线。
独木舟会不会不仅是艘内陆船,还是我国海洋文化的卓越代表?跨湖桥人种植的是水稻还是陆稻?遗址刻划符号如何解读?跨湖桥文化的来龙去脉是否已然清晰?……
虽然今年距离跨湖桥遗址首次挖掘已满20周年,人们对跨湖桥文化依然迷思重重。
“对跨湖桥文化的探究,方兴未艾。还有很多问题等待我们去研究、认识。”在跨湖桥遗址第二次、第三次考古发掘中担任领队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说。
回首八千年,跨湖桥文化仿佛一场遥远的梦;穿越历史的长廊,人们追梦的脚步依旧执着。
在9月25日刚刚落幕的首届跨湖桥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60余名海内外学者,从各自研究的学科出发,尝试哼唱出这支在时空中潜逝又逐渐清晰的神曲。新的推想,让浙江人离跨湖桥先民的神秘世界又近了一些。
独木舟—— 我国海洋文化的代表性器物?
“独木舟保护有脱盐的问题,因为独木舟里的盐分很大。她会不会就是一条海船?还是内陆船因为海侵被海水渗透造成的?独木舟里的盐分究竟怎么来的,这个问题还没有明确答案。”蒋乐平说。
独木舟发现后的前期研究,因为独木舟轻薄的体型,学者们一直弱化她与海洋文化的联系。然而,对遗址中的进一步分析以及越来越多的横向、纵向的考古研究,都指向跨湖桥独木舟作为海船的极大可能性。
从独木舟出土的情况分析,现场应该是一个与独木舟相关的木作加工现场。“独木舟通体光滑,原始的斧凿痕迹不明显”,可见是一条旧船,当时是支放在由木桩、横木构成的架子上,旁边还有些许木料、木桩、木作工具等,“并非处于制作状态”。
常思索独木舟高盐分问题答案的蒋乐平,最早提出这是“边架艇”修复现场的可能性。边架艇就是在独木舟的一边或两边绑扎木架,成为单架艇或双架艇。任何小船加上单架或者双架,在海上航行虽遇风浪,不易倾覆。而独木舟发掘现场的辅助木料的大小、体量也与独木舟舟体体积相匹配;独木舟船舷坏了,会不会更需要相适应的绑扎形式,以取得更好的航行效果呢?
与蒋乐平的保守推测相比,中国造船史学会会长席龙飞对于确认跨湖桥独木舟的“海船”身份,更为乐观自信。席龙飞早在河姆渡遗址发现7000年前的雕花木桨及大量海洋生物遗骨时,就设想过浙江先民的捕捞范围已经扩展到滨海的河口。而对后来发现的跨湖桥独木舟的研究,更让他兴奋不已。
“历史记载钱塘江与杭州湾演化变迁图显示,在5000年前,萧山区、绍兴市、余姚市一线,都处于杭州湾的南岸线。根据该图,这被磨得精光并致残的跨湖桥独木舟必定是航遍杭州湾,并进而出海漫游。是否可以说,跨湖桥独木舟和河姆渡雕花木桨,都是我国海洋文化的代表性器物?”席龙飞说。
来源:浙江日报 编辑:秋痕

发布时间: 2010/9/28 14:13:41 被阅览数: 次

图片 1


雄崖所故城位于即墨市丰城镇海滨,西依群山、东临大海,因其东北部白马岛上的雄伟断崖而得名。故城始建于明初,洪武三十五年(公元
1402
年),右丞相徐达派兵指挥佥事廉高在此修建雄崖所,属鳌山卫管辖,是当时名震海疆的四卫八所之一。雄崖所建成后,成为山东屈指可数的海防要地。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古朴伟岸、金戈铁马,信步走在随势起伏的雄崖所长街上,尘封600余年的曾经热闹的生活和波澜壮阔的历史仿佛又展现在眼前。拱券形的城门和那被岁月打磨的光滑的石条,折射着当年曾多少次从这个城门进出的将军和士兵的身影,折射出历史长河中的刀光剑影,让现在从此经过的人们仍如穿梭过历史长廊。山东即墨东濒黄海、南倚青岛,183公里长的海岸线宛如一条旖旎飘浮的绸带,把陆地与海洋微妙地分开而又接合,明清时期,在这条海岸线上曾建有军事设施—卫、所。随着时代的变迁,当年那些风靡一时的卫、所,如今多已荡然无存,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惟有雄崖所城依然屹立在境域东北端的黄海之滨,真实地显示了当年古所的雄姿以及先民们不屈不挠的保国卫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