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注三国志,经学视野中的王肃行迹及其著述

今天研读陈寿《三国志》及裴松之注文,我们仍然会遇到许多的疑问。一是由于文本在流传过程中产生了讹误,有些误文更是隐藏得很深,至今未克校正;二是由于语言文字以及历史文化的变迁,给去古日远的读者造成了理解上的障碍。而近代以来发表出版的相当一批研究论著,已经做了大量的考释工作。当然,上述辨误考疑的工作,远远没有完结。拙文讨论之若干问题,所引《三国志》文句均据现行流通最广的陈乃乾校点本(下文简称“陈校本”中华书局,1959年版),所谓芹曝之说,尚希方家郢正。《魏志·钟毓传》:太和初,蜀相诸葛亮围祁山,明帝欲西征。某适按:《太平御览》卷二百二十一及《通志》卷一百十五作“明帝欲亲西征”。又本志《卫臻传》叙此事云:“帝欲自东征。”在意义和用法上,“自”与“亲”相同。又《吴志·陆瑁传》“孙权忿公孙渊之巧诈反复,欲亲征之。”句法同此。《魏志·王修传》:初平中,北海孔融召以为主簿。某适按:“北海”下缺“相”字。《通志》记作“北海相”。孔融是鲁国人,所以史家或以地望称之“鲁国孔融”,或以职官称之为“孔北海”,断无妄称“北海孔融”之理。《蜀志·先主传》有“北海相孔融调先主”语,又《吴志·是仪传》载“郡相孔融嘲仪”事,“郡相”即“北海相”异称,其中“郡”可取代“北海”,但不可略去。《魏志·公孙渊传》注引《魏略》:谨遣西曹掾公孙珩奉送贼权所假臣节、印绶、符策、九锡、什物、及弥等伪节、印绶、首级。某适按:张元济先生《三国志校勘记》指出“‘什’字疑有误”,考“什”当属“备”字,《吴志·吴主传》载云:“使将军贺达等将兵万人,金宝珍货,九锡备物,乘海授渊。”其中“九锡备物”作为四字格成语,又见《魏志·荀彧传》:“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蜀志·诸葛亮传》注引郭冲五事:亮时在祁山,旌旗利器,守在险要,十二更下,在者八万。某适按:卢弼先生《三国志集解》指出:“一蜀之在,其兵者多不过十二万。孔明所有八万,常留四万,以为更代。”把“十二更”理解成“十二万”,这种算法值得怀疑。根据《三国经济史》一书的说注,孔明出征时所率十万之兵,其中只有八万上岗,另外两十分之二也就是两万人处于轮番休息状态,“十二更下”就是十分之二的军队轮岗,“更”是轮流之意。《蜀志·诸葛亮传》:惟博陵崔州平、颖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某适按:疑“崔”字下脱落人名,原文似应作“博陵崔某”,这样才与“颍川徐庶”格式相同。又疑“州”原作“叔”。今本《世系》、《九州春秋》、《魏国统》及唐代裴度《蜀丞相诸葛武候祠堂碑》皆如是作。

王肃是三国曹魏著名的经学大家。他曾遍注群经,对魏晋思想文化建设曾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关于魏晋哲学的研究过多将目光聚焦何晏、王弼的玄学,对魏晋时期经学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使王肃这位经学史上的重要人物几乎封尘于历史之中。而关于王肃的研究,所注意的也多是王肃仿造《孔子家语》与激烈的反对郑玄这俩点上。对于王肃的主要行迹、经学著述缺乏必要的严密考证,因而对王肃作伪及其反对郑玄的深层原因也不能作出合理的阐释,故笔者不揣鄙陋,特考论如下:

之所以说赤壁之战只要发生,曹操必败,其原因就在于曹操的骄逸轻敌,模糊了他对客观形势的清醒判断,在种种不利的主观和客观的条件下,在不具备取胜的条件下,急躁冒进,贸然与孙刘联军展开决战,结果有了赤壁之败。《孙子兵法计篇第一》:“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致使曹操产生骄逸轻敌的原因:1,取荆州太过顺利,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白捡了个荆州。曹操挥军南下,懦弱刘综不战而降,将他老爸刘表苦心经营二十年的荆州拱手相让,这份太容易得到的大礼使曹操觉得趁势而取江东也如囊中取物。2,刘备新败。刘备得知刘综举荆州而降后,放弃樊城,向江陵转移,十几万白姓一路追随,曹操轻骑一日一夜狂奔三百余里,于当阳长阪追上刘备,刘备狼狈而逃,只带着张飞,赵云,诸葛等数十骑逃到夏口与刘琦会合。刘备的新败,使曹操低估了刘备能力,其骄逸之心又长一分。3,低估孙权。赤壁之战时,孙权年仅二十六,此前仅有过破黄祖的经历,曹操知之甚少,在他眼里,孙权集团也只不过是一个地方军阀,曹操之前击破多个军阀,在他看来孙权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4,一统南北的目标就快要实现,想毕其功于一役。江东是曹操一统南北的主要障碍,只要拿下江东,其余的如汉中张鲁,益州刘璋,凉州马超等人便不足为虑,各个击破,拿下江东江东后曹操一统南北的目标基本就可以实现。接着他就可以堂而皇之黄袍加身,北面而称帝,号称魏武大帝,与“鸟生鱼汤”,秦皇汉武共列千古名帝,名垂青史,永垂不朽““““““`就这样,曹操登上战船,浩浩荡荡地从江陵出发了“““““`曹操的骄逸轻敌,急躁冒进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江表传》载曹公与权书曰:“近者奉辞伐罪,旄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於吴。”权得书以示群臣,莫不乡震失色。首先必须承认此战书极具震撼力,寥寥数言,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可使观者惊恐失色,曹操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霸气尽显。看看现在的报纸上刊登的《xx会议精神文件》,洋洋大观几千甚至万余字,看得我晕头转向,最后竟不知所云““““`但另一方面也看出曹操对孙权的轻视之心,高估自己的实力。孙权虽然年仅二十六,但决非平庸之辈,实乃曹操平生劲敌,如果孙权没有抗曹的决心,空有周瑜,鲁肃也不能保有江东;如果不是孙权知人善任,孙刘联军也不能破曹军。所以,赤壁之战中孙刘联军中的关键人物不是周瑜,也不是黄盖,而是孙权。刘备,孙权乃是曹操平生两大劲敌,现两人联手抗曹,力量不可低估,只可惜曹操的双眼已经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