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英雄必有真豪情,是谁动了你的脑袋

在前文中曾经就关羽、张辽、徐晃的私人友谊及其交厚的原因做了分析。因为张、徐皆是降将,由于共同的经历和背景而结成的种种圈子远比出于兴趣和爱好结成的圈子更有生命力和韧性。那么读者有疑问了:马是西凉人,魏是荆州集团的成员,两者的背景并无吻合之处啊!其实同和群以及引起的“圈子”本无绝对的界限,马和魏虽然作为西凉集团和荆州集团在军队中的代表,但是其两人都是光杆司令,无朋无党。而诸葛在向杨仪托孤时交待的忠义之士如王平、廖化、张嶷、张翼、吴懿等,其中三人是益州人士,王平、姜维同为中途光杆加入的降将,姜还被指定为继承人,未来的领导自然要和作为团队主体的益州同仁和衷共济。相对其雄厚的益州集团和逐渐被益州集团同化的姜维、王平等,魏、马两人都是益州集团之外的人,且有明显的客籍势力印记。非白即是黑,从这个意义上说,两人的背景和处境均是有相同之处的。

而一个粗犷、卤莽的张飞则是大多数人脑中不变的定格,甚至其粗犷、卤莽的形象过于鲜明而遮蔽了其它的性格特征与天赋。如“忠勇”、“智慧”、“狡猾”。

董卓劫持汉帝,倒行逆施,神人共怒。两个热血青年曹操和袁绍相继离开洛阳,组织讨伐董卓的力量。时袁绍得操矫诏,乃聚麾下文武,引兵三万,离渤海来与曹操会盟。操作檄文以达诸郡。檄文曰:“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操发檄文去后,各镇诸侯皆起兵相应。曹操是个杰出的文学家,其檄文中也洋溢着凛然正气和坚贞臣节,但是曹在召集反对董卓的力量时也十分注意策略,时袁绍得操矫诏,可见曹操伪造了皇上的密诏,如没有该份诏书的话,恐怕号召力也会大受影响,在汇合了最大的实力派袁绍后,即聚集起了十八路诸侯。设想即使各诸侯在收到檄文后仔细一读“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原来曹操是有红头文件的哦,古时的科技不象现在这么发达,也不能传真、扫描什么的,对与曹操的密昭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否则就是抗诏不遵,不忠不义。今天的某些骗子也使用类似的手法,名头特别大,动辄安全机关名义或者某某领导亲属,以至于你怀疑起来查证都很难,万一别人所说属实的话,后果十分严重,所以就宁可信其有了。不过这些骗子和曹操的目的和使命比起来,相距不可以道里计。曹操不仅是兴兵讨伐董卓的总策划,在团结凝聚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诸侯时也分外尽心,“玄德、关、张引数骑跟公孙瓒来,曹操接着”——主动担负了接洽联络的使命,在各方力量汇集后,“操乃宰牛杀马,大会诸侯,商议进兵之策。”曹操积极热情款待各路诸侯,并马上转入正题。在推举老大的过程中,曹操主动推荐袁绍,并获得各路诸侯的认可。太守王匡曰:“今奉大义,必立盟主;众听约束,然后进兵。”操曰:“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汉朝名相之裔,可为盟主。”绍再三推辞,众皆曰非本初不可,绍方应允。除了曹操说的袁绍优越的家族品牌和社会关系,更重要的是曹操在合谋铲除以十常侍为代表的宦官集团时与袁绍合作过,袁绍彼时铲除奸佞,匡扶汉室的意志是很坚决的,期间也不乏杰出的表现。见第二回“进曰:“谁敢与吾正君讨贼?”一人挺身出曰:“愿借精兵五千,斩关入内,册立新君,尽诛阉竖,扫清朝廷,以安天下!”进视之,乃司徒袁逢之子,袁隗之侄:名绍,字本初,现为司隶校尉。”在消灭蹇硕,并收编其势力后。针对其残余势力,袁绍也表现了充分的果决。太后密谓曰:“我与汝出身寒微,非张让等,焉能享此富贵?今蹇硕不仁,既已伏诛,汝何听信人言,欲尽诛宦官耶?”何进听罢,出谓众官曰:“蹇硕设谋害我,可族灭其家。其余不必妄加残害。”袁绍曰:“若不斩草除根,必为丧身之本。”其后局面的发展也正如袁绍所料,宦官残余势力反扑,何进把自己陪了进去。世人常说的袁绍好谋无断,其实也不尽如是,这样的果敢能叫好谋无断吗,如果他真的好谋无断,怎么能击败公孙瓒雄踞北方和曹操一决高下。评价这样的历史人物,一定要考虑到他的参照系,“好谋无断”是以一流的政治人物的魄力、举措作为评价标准的。假设把袁放到我们普通人中,即使袁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以其能力与谋略,世人评议对其也应是“人中龙凤”,进个福布斯排行榜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至于袁在其后抗衡董卓的一些失策,“校尉鲍信,来见袁绍,言董卓必有异心,可速除之。绍曰:‘朝廷新定,未可轻动。’”也属于战术的失误,其环境和着眼点不甚清晰,也难做评价。但其先前在政治斗争中的表现应该还是给曹操留下了深刻且良好的印象。

在武侯归天这部将“鞠躬尽瘁”演绎到及至悲剧大片中,魏延及被诛杀只不过象司马懿被死诸葛吓走一样,配合着将诸葛智慧的展示延长到了他自然生命结束之后。但是其中细节,尤其是魏延选择马岱作为他的排挡,并被其诛杀却值得体会和玩味。见“第一百四回陨大星汉丞相归天见木像魏都督丧胆”。又唤马岱入帐,附耳低言,授以密计;嘱曰:“我死之后,汝可依计行之。”岱领计而出。少顷,杨仪入。孔明唤至榻前,授与一锦囊,密嘱曰:“我死,魏延必反;待其反时,汝与临阵,方开此囊。那时自有斩魏延之人也。”乃唤杨仪分付曰:“王平、廖化、张嶷、张翼、吴懿等,皆忠义之士,久经战阵,多负勤劳,堪可委用。我死之后,凡事俱依旧法而行。缓缓退兵,不可急骤。汝深通谋略,不必多嘱。姜伯约智勇足备,可以断后。”杨仪泣拜受命。

性格,本是个名词,在如今越发张扬自我的年代显其意义已经有点偏航和升华,性格总意味着个性,虽然那鲜明的个性中也不乏虚荣、炫耀、古怪、自恋、好斗等未必完全褒义的因子,但她无疑是拒绝平庸的一面旌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