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北与欧亚草原的族群迁徙与文化交互,石头迷宫与青铜时代

188金宝搏,发布时间: 2013/4/11 9:10:03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网乌鲁木齐4月10日电题:新疆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石头迷宫与青铜时代
作者孙亭文尼葛丽许婉
中国文物界的重量级盛事——201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9日在北京公布,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考古项目榜上有名。在此之前,该考古项目入选呼声颇高,记者此前已到该遗址探访,走近石头迷宫与青铜时代。
被称为“石头迷宫”的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是新疆首次发现早期青铜时代遗址。
石头迷宫
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距温泉县城西约41公里处的阿拉套山南麓浅山地带。遗址周围有成片的花岗岩石块,分布在丘陵和低谷之间,一直延续致南部的博尔塔拉河北岸。阿敦乔鲁是蒙古语,意为“像马群一样的石头”。
2012年6月至9月,阿敦乔鲁项目组对遗址和墓地进行发掘工作。发掘了3座相互连属的房址;还发掘了9座石板墓葬。合计发掘面积近1500平方米。获得了一批陶器、石器以及铜器小件和金耳环等遗物。
经初步调查,遗址范围近7平方公里,集中于阿拉套山山前的一处丘陵周围。丘陵顶部的海拔2525米,环绕丘陵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均有石构建筑的分布,共11组。石构建筑均由大石块组成的双石围为标志,石围基本为方形或不甚规整的方形,长度在8~22米左右,在丘陵四周,也有其他形状的石围建筑遗迹。
记者站在丘陵上,可看到西南部有一处大型石围建筑群,依地势从坡底向坡顶分布4个层级的石构建筑遗迹,由5座石构建筑组合构成。2012年度发掘的三座房址中,编号为F1的房址地表平面形状为长方形,形制工整,由大石块砌成两圈石围,南部有向外突出的石砌门道。
墓地位于整个遗址区南部,与房址所处的小山相距约1800米。墓地南北长约500米,依墓葬分布的密度,基本分为北、中、南三个区域,目前可辨识出的尚有60余座墓葬。墓地之中,除石板墓之外,还有部分石堆墓。石板墓葬均为石围石棺墓,石围最大者边长10米。
青铜时代
据悉,阿敦乔鲁考古工作的意义在于,首次在新疆确认了相互关联的早期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地。据参与是次考古的专家称,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的规模在目前所见同类形制中较大且完整,显示了其在西天山乃至中亚地区早期青铜时代遗存中的重要位置和较高的文明程度。对该遗址的持续考古挖掘工作,将有助于提升对新疆及中亚地区青铜时代考古的研究水平。
记者从温泉县文物局获悉,遗址与墓地其年代为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设计工整、复杂的新疆早期青铜时代西天山地区的中心性遗址。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掘领队丛德新认为,墓葬的形制为新疆地区以往所未见的类型,在阿拉套山以北、今哈萨克斯坦七河流域的别尕兹曾发现有相同类型的墓葬。
此外,阿敦乔鲁墓葬的规模以及出土的陶器、包金铜耳环以及石人等遗物,显示出了西天山地区与中亚七河流域的文化往来,为探索新疆早期青铜时代的文化内涵及与中亚的文化交流也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线索。
温泉县位于新疆的西北端,其西、北部与哈萨克斯坦接壤,其境内的主要河流为博尔塔拉河和鄂托克赛河。博尔塔拉河流域所处的欧亚大陆地域广阔,古代文明丰富多彩。早期人类活动的诸多重大事件大多与欧亚草原这个交通便利的区域密切相关。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李水城:世界体系下的边际效应:中国西北与欧亚草原的族群迁徙与文化交互(Since
4th Millennium BC)
发布时间:2016-11-23文章出处:丝绸之路考古作者:李水城点击率:
自人类出现以来,99.9%的时间都以狩猎–采集为生。随着全新世的到来,气候逐步暖化,人类开始走向定居的农业社会。从此,人类社会便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高速度向前发展。很快,在西亚、北非、印度河流域和中国发展出四大文明古国。这些古代文明的中心在其发展进程中,不断对周边地区施加影响,也引发了相应的族群迁徙和文化交互。
距今6000年前后,进入全新世大暖期的盛期,气候和环境更加有利于农业生产的发展,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人口激增。也就在这一时期,西亚和东南欧出现了两个冶金产业中心,金属工具和武器的普及,进一步解放了生产力,也加速了社会的复杂化进程。由于地球区域环境和资源配置的不平衡,加之人口压力的突显,使得各族群和社会集团的竞争更为激烈,资源的掠夺和领土扩张引发的族群迁徙和文化交互成为一种新常态。这一点在在欧亚草原东部的西伯利亚西南部和中国的西北地区表现的尤为充分。188金宝搏 1

发布时间: 2013/4/10 9:15:07 被阅览数: 次
恐龙会不会游泳?这是古生物学界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中外古生物学者在我国四川省西南部昭觉县发现中国首例确凿的肉食恐龙游泳足迹化石,为恐龙会游泳提供了证据。这类足迹目前在全球仅发现数例,亚洲尚无记录。
这一成果发表在9日出版的《科学通报》上。
来自中国地质大学的研究者邢立达介绍,这批恐龙足迹化石是在当地采矿中被意外发现的。“在对这一区域的考察中,我突然发现一道极其奇怪的足迹,每个足迹都由三道长长的、平行的爪痕组成,沿着岩壁一路往上。这是典型的肉食恐龙游泳足迹。”邢立达说。
古生物学界对恐龙是否会游泳有很多争议,肉食恐龙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有“恐水性”的。直到2007年美国古生物学家才找到肉食龙能游泳的证据。但这类标本非常稀少。
“我们曾在河北赤城地区发现过类似的足迹,但标本很少,且不清晰,这次的发现不同以往,它非常确切地表明了肉食恐龙会游泳!”邢立达说。
那么,肉食恐龙是如何游泳的呢?参与这一研究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恐龙足迹博物馆学者马丁·洛克利指出,从足迹判断,它们应该是通过后肢的交替运动,双腿像桨一样提供推力,很可能和小狗游泳一样。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张建平、甘肃地质博物馆学者李大庆介绍,从足迹来推断,造迹者的臀部高度大约是0.9米,基于肉食恐龙的游泳方式,这也是水的大致深度。而有趣的是,不远处发现有“正常行走”的肉食恐龙足迹,这很可能表明古岸边和水体的分界。新华社北京4月9日电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