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感技术给新疆带来更多考古成果,疑用女子奠基城墙

遥感技术给新疆带来更多考古成果
发布时间:2016-11-24文章出处:亚心网作者:张迎春点击率:
曾经,一把洛阳铲是考古工作者最实用的工具。如今,遥感技术越来越多地被运用在新疆考古挖掘中,成为一种先进的考古方式。
原来,田野考古只能看到地面的文物。现在,遥感考古和航拍、地面调查以及后期分析结合起来,让那些古城遗址或文化遗址线路,渐渐从地下“浮”出轮廓。遥感考古已被称为新疆古遗址发现的“第三只眼”。
一个完整的米兰古城“浮”出
位于塔里木盆地南缘的米兰古城,曾经是汉代丝绸之路南道重镇,有军队在此灌溉屯田。然而,米兰古城早已发现,其灌溉屯田系统的遗迹却一直没有找到,使这座古城不太完整。
“纵观我国西北地区千年的屯垦史,屯田兴则西域兴,边疆则得到迅速开发;当屯田废弛,边疆多会走向不安宁,丝绸之路阻绝。”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自然与文化遗产空间技术中心副主任王心源认为,古丝绸之路主要分交通、防御和补给3部分功能,才构成了曾经车水马龙、昼夜不息的繁荣景象,而米兰古城的灌溉屯田系统兼有这3个功能。
只不过,经过千年风沙侵蚀,灌溉屯田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古城和沟渠诉说着沧桑历史。从去年4月起,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组成团队利用遥感考古技术,用高分辨率卫星图像和人机交互解译,揭开了米兰古城灌溉屯田系统的神秘面纱。
茫茫戈壁上,1条干渠、7条支渠和大量斗渠、毛渠组成的灌溉屯田系统,呈现在东西长约6公里,南北宽约5公里的范围内,通过遥感考古高分辨率卫星图像,从高空拍摄下去,将已经湮没于戈壁地下的灌溉屯田,探测出了一个轮廓。
遥感影像采集、处理与解译后,研究人员又通过对NDVI植被指数等的分析,与《史记》《汉书》及斯坦因的《亚洲腹地考古图记》等历史文献进行比对,并在遥感影像的精准导航下,还新发现了一个大面积椭圆形的古代绿洲。
一个屯田灌溉渠系统,一个大面积的古代绿洲,说明这里曾有过高度发达的绿洲农耕文明,这在古代西北边疆绿洲农业开发中少见。至此,一个完整的千年米兰古城“浮”出。
一条古代线路显露“真容”
遥感考古技术同样适用于大型的文化遗产线路考古。
今年8月,自治区文物局组织的“丝绸之路·天山道枢纽路网实地综合考察”活动,采用了遥感考古技术让这条线路显露出了“真容”。
一天,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兴奋地告诉考古队员们,有重大发现了。原来,前一天,那热德大墓的无人机遥感航拍图像出来了,从地面完全看不出的遗址结构,在遥感图像上,清晰地显现出来:两个巨大光环,一个巨大的十字光道的形象,像太阳绽放着光彩。
“遗址年代大致在青铜时代晚期,距今2500年至3000年之间,也有可能更早,应该是迄今为止新疆范围内规模最大、形制最完整的青铜时代太阳祭坛或墓葬。这个早期草原文化遗址结构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规模和环状加十字形的建筑结构,这种结构是亚欧草原早期居民宗教文化的典型特征。”参加这次考察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队队长巫新华说。
他们还在新源县境内发现了3000年前的早期游牧部族用的环壕聚落和阿勒马勒青铜高足环牛祭盘,也是目前西天山地区规模最大的环壕聚落遗址。据了解,沿线还有不少墓葬和遗址通过遥感考古的无人航拍技术,显示出了清晰的大致轮廓,使整个线路相对完整。
从和静县、新源县到尼勒克县等地,沿着老巴仑台黄庙、阿尔夏墓群,一直到尼勒克县吉林台河谷山地青铜时代遗址等沿线20多处遗址,考察队将遥感考古技术运用其中,并综合多学科、多角度进行综合分析和考察,使他们对这条线路的内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亚欧大陆是人类早期文明的主要发源地,古代文化陆路沟通渠道必经以新疆为代表的中亚地区,而且是唯一通道。天山是亚欧大陆中部最大和最重要的商贸物流通道,而伊犁河谷与巴音布鲁克山地是天山古代交通的关键区域。
遥感考古技术运用越来越广泛
“遥感考古技术越来越广泛运用于新疆古城遗址,包括古代丝绸之路新疆段沿线的考古调查,因为新疆地域广阔、沿线环境复杂,有的地方人迹罕至,自然环境恶劣,从空间和距离上,人的肉眼难以做到全面的感知和判断,但遥感技术拍摄的图像和方位所呈现出来的数据定位比较准确,又有很强的透视功能。
所以,在新疆这个地域广阔的地方,使用遥感考古技术不但非常适合,而且速度快,效果好。”11月22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于建军感慨地对记者说。
他说,从去年到今年,他领队对布尔津县境内的海流滩古墓群、吉木乃县境内的通天洞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之前,分别运用了遥感技术进行电极物探,并确定了墓葬和遗址大致的方位以及地下层堆积物有多深,然后才开始发掘。有了遥感考古技术的支撑,他明显感到考古发掘不再盲目,效率很高。
最后,他们不但发现海流滩古墓群可能与2000多年前的斯基泰人有关系,还在通天洞遗址首次发现了新疆有明确地层关系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填补了新疆旧石器考古的空白。
据了解,自2014年至今,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西北大学以及自治区文物局等疆内外文物单位,在对新疆地区的考古田野考察中,几乎都运用了遥感考古技术,先后发现了7处古城遗址和部分墓葬,大大缩短了时间和节省资金成本,提高了效率。
据了解,遥感考古技术有很多种,目前在新疆运用最多的是无人机航拍和电极物探,新疆自然地理环境多样,文化遗迹状态复杂,目前这些文物单位正将遥感考古技术与三维扫描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结合起来,还原遗址的初始状态,让观众戴上VR眼镜,就可以看到一座古城千年前的辉煌。

朱芳圃学术成就回顾
发布时间:2016-11-23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齐航福点击率:
朱芳圃先生是我国着名学者。1895 年出生,湖南醴陵人。1928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师从国学大师王国维和着名学者梁启超,并曾在中山大学、河南大学、湖南大学、东北大学、开封师范学院等高等学府任教授,1958
年调河南省历史研究所(即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前身,现为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任研究员,直至1973
年9 月病逝。
朱先生一生勤奋、学识广博、功底深厚,在古文字(甲骨文、金文等方面)、音韵、训诂、历史和考古等诸多领域中的研究均用力深厚,成绩斐然。尤其是在甲骨学与殷商史研究领域,成就卓着,为学术界所称道。朱先生一生治学严谨,着述颇多,这里谨对其主要学术成就加以概述:
首先,他十分重视对古文字的考释工作。众所周知,甲骨学殷商史学科发展过程中,文字考释是学者主要从事的工作之一,朱先生在这方面用力至巨。如1962
年,他的《殷周文字释丛》一书由中华书局出版,在该书“叙言”中先生写到:“余结集近十余年来研究甲骨吉金文字之心得,成《殷周文字释丛》三卷。”正所谓十年磨一剑,先生在甲金文考释方面的不少成果便集中体现在此书之中。《释丛》一书共考释文字181
个,其中包括新释甲骨文41、金文18,其余则是纠正旧说,另创新解。先生在考释某一文字之前,首先给出该字的甲骨文、金文字形,并于字形下面标注其出处,使读者能对该字有一个直观印象,接着再引用《说文》对该字的解释,继之又列出甲金文学者对该字的解释,最后以按语的形式表明自己对该字的看法。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先生考释古文字的方法是极其科学的,他在说解文字时,能够把地下出土文字资料与传世历史文献相结合,这正是充分运用了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所提倡的“二重证据法”。尽管朱先生当时对有些字的解释是可商的,但是,《释丛》一书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却是无可置疑的,该书在当时即受到了学界的广泛好评,而且后来还被翻译成日文介绍到了日本。即使在今天看来,它仍然是古文字学者尤其是甲金文学者作考释文字工作时应经常查阅的参考着作之一。
其次,他重视甲骨学殷商史方面工具书的编写,并注重以甲骨卜辞为依据对商史中的相关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和考察,即利用甲骨文材料研究商代的历史文化。
甲骨学殷商史方面,他编写了两部高质量的工具书,即《甲骨学文字编》和《甲骨学商史编》。《甲骨学文字编》,十四卷附录上下二卷补遗一卷,共两册,193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该书将学者们在甲骨文字考释方面发表于各处的论点、论述汇集于一。正编为所收的甲骨文字,依说文部首编排,辑录诸家文字考释之见解时,对“诸家考释见解正确者则录全文,瑕瑜互见者从善删违,至于谬误显然无待辨证者,概削不录”“诸家着述可两通者则并存之”,而且对诸书刊本中因各种原因造成的伪误皆“精校原文,一一更正”;附录上所收为甲骨文中的合书(包括数名、人名、地名、常语、偶语)、分书、倒书,附录下所收是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等几位先生所作的几篇书序以及容庚、董作宾两位先生文章中的一些节选。《甲骨学文字编》成为当时甲骨文工具书的一种新的类型,影响颇大。另外,在利用甲骨文材料研究商代的历史文化方面,朱芳圃先生亦贡献颇多。他的《甲骨学商史编》一书“采辑近世学者根据殷墟文物考释有商一代史实之着作错综排比而成,其与此有关之材料,足资参证者间亦录入。”且“诸家考释间有千虑一失,因行文之故不能删削者,略加按语以明其误。”而诸家着述中因“讹文误字自不能免,本书皆一一更正。”就分类而言,该书分为民族、世系、人物、都邑、方国、文化、制度、产业、卜法等九编,书末还有一附录,包括殷墟沿革、甲骨年表、坑位等。就内容而言,书中涉及到商民族起源、殷商世系、甲骨文中所见到的一些重要人物、商都屡迁以及商朝的律历、宗教、文字、宫室、婚媾、官制、祀典、渔牧农工、卜法等方方面面的商史问题。此书1935
年由中华书局出版,1973 年,香港书店又影印出版,在学术界影响较大。
其三,他重视对古史,尤其是殷商史的研究,发表过许多这方面的学术论着。除了前文提到的《甲骨学商史编》外,还有《殷契卜暵考》(《河南大学学术丛刊》第1
卷1 期,1941 年)、《阳甲考》(《儒效月刊》第2 卷1 期,1946
年)、《曹圉考》(《儒效月刊》第2 卷2、3 期,1946
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再续考》(《新中华复刊》第5 卷4 期,
1947年)
等文章均对商史中的许多重要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考证。他的遗作《殷顽辨》一文(《中州学刊》1981
年第1 期,王珍整理)
则依据古文献中的记载,运用古音韵学、古文字学方面的知识对鬲、献民、献臣、顽民等关系到古代史实及史料真伪等重大问题的名词进行了考辨。另外,其遗着《中国古代神话与史实》以古文献中的神话传说为依据,运用古文字学、古音韵学、训诂学、考古学及民俗学方面的知识,对夏禹以前古代神话传说的产生、发展与史实进行了详细的考证。该书由王珍整理,1982
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其四,在音韵、训诂等方面,朱先生亦造诣颇深。他发表了许多论文,如《照穿神审禅古读考》(《武汉大学文哲季刊》第6
卷4 期,1937 年)、《晋代方言考》(《东方杂志》第28 卷3
期)、《训诂释例》(《民铎杂志》第9 卷3 期,1928
年)等,其中《照穿神审禅古读考》一文对当时声类研究中颇具争议的照、穿、神、审、禅母的古音读问题进行了考辨。朱先生还翻译了瑞典着名汉学家高本汉的着作《中国音韵学》一书。
此外,朱芳圃先生还着有《孙诒让年谱》一书,对清季着名文字学家孙诒让的生平活动与学术事迹作了系统的研究,这为我们全面了解文字学家孙诒让一生的主要活动和学术成就提供了比较全面系统的材料。
朱芳圃先生一生因勤奋而学广,先生的博学多才是有目共睹的。先生的学识不但博而且专,尤其在甲骨学与殷商史研究领域,他与当时河南省历史研究所里的另外一位甲骨学者孙海波先生一样,研究成果都曾长期居于学术前沿,受到学术界的称赞。(作者单位: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1月18日6版)

发布时间: 2013/4/10 9:19:06 被阅览数: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