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检测发现秦兵马俑坑旁葬有2200年前,先秦思想中的身体与修行

中国考古专家28日说,他们最近通过DNA检测发现,在秦始皇兵马俑坑旁埋葬着一具2200年前具备“欧亚西部特征”的人类遗骸,死者生前是修建秦始皇陵的劳工。

有关发生在汉四年的灭齐战役,包括汉人在内的传统看法都是韩信利用郦生对齐的成功游说,趁人不备时发动的一次突然袭击。如汉人刘向在《新序·善谋》中就直指韩信、蒯通之遭遇为其对郦生不仁的结果。后人也多附会这一评价。如明人唐顺之曰:“信之杀郦生,实所以自杀也。贪一时之功,不顾违高祖之命,是自取猜忌也。信含谗之口,而辄杀有功之人,是干天诛也。迨其夷族之后,人皆言汉高没淮阴之功。孰知淮阴已先没郦生之功也。人皆言汉高以无辜而戮淮阴,由知淮阴以无辜而烹郦生也。天道好还,岂偶然哉。吾于是而益信报复之不爽矣。当沛公过高阳时,陈留令何罪而生杀之。嗟嗟郦生,一自反焉。当亦无憾于地下矣。”[1]明人丁奉也说:“郦生之说下齐也,高帝之命也,非郦生之擅为也。韩信妬郦生之功,独不畏高帝之命,而必齐之击,以致郦生之烹。是其震主之威,既为帝之所忌,而抗主之罪,尤为帝之所衔,则淮阴夷族,不待云梦之擒,而显蛔击齐之曰矣。”[2]不难看出,这种因果报应说与刘向的观点一脉相承,而刘向的结论又是来自《史记》,但司马迁对韩信结局的评价着眼点不在此,其曰:“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3]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作为史学家,司马迁和班固都没有将郦生之死完全归之于韩信,只是后世的评论家得出这个结论,并且以此结论影响着后世对史实的评判。然而,考之于史,灭齐问题并非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是韩信对齐的突然袭击,而是汉有预谋的一场会战。试论如下。一、灭齐是当时战局发展的需要从汉二年开始的楚汉战争,这时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从战争开始后不久,即汉败彭城后,以刘邦为首的汉军主力就与项羽为首的楚军主力相持于荥阳一线。其间,以韩信为首的汉势力已陆续平定了北方。天下的大势是,楚汉相持荥阳依旧,但汉的后方已得到安定。魏、代、赵已为汉势力平定,燕国也表示臣服,汉可以一心一意与项羽对抗。反观楚国,形势远非汉可比。楚最大的盟国九江虽然地倂入楚,但其王黥布加入了汉的阵营,被项羽击败后,得汉资助又在九江一带继续作战,牵制楚军。楚的另两个盟国衡山、临江在整个战争期间保持中立。楚的侧翼有敌对的齐,尽管两国暂时处于休战状态,但楚的戒心丝毫不能减轻。可以看出,楚这时基本上是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不仅如此,汉的势力在楚地,亦不容小觑,灌婴、靳歙的军队时常骚扰游击,此二人是汉军中战力最强者,给楚造成的麻烦估计不会小。彭越时附时叛,对楚的打击更大。应该说,楚国此时已经是四面楚歌了。但所有这些不利因素并没有改变荥阳对峙的态势。当时的战局正如时人娄敬所说:“与项羽战荥阳,争成皋之口,大战七十,小战四十,使天下之民,肝脑涂地,父子暴骨中野,不可胜数。哭泣之声未绝,伤痍者未起,而欲比隆于成康之时,臣窃以为不侔也。”[4]另有《史记索隐》引《三辅故事》曰:“楚汉相距于京索间六年,身被大创十二,矢石通中过者有四。言汉王病创也。”估计这些创伤都是在楚汉相持荥阳时落下的。因此,汉阵营在楚地制造的麻烦,看来还不足以改变战场颓势。当此之际,开辟第二战场或曰其它战线就成了当务之急。从汉三年起,刘邦先采纳了袁生的建议,派黥布入宛叶间;继而又让刘贾率军助彭越击楚。[5]黥、彭二人后世以为与韩信同功一体,其作战能力应该相当可观,但这两路人马取得的战果并不理想。其原因可能是,这两路人马都不是汉军的主体,充其量是友军。显然,在帮助刘邦达成目标的时,他们一定还有自己的打算。因此,他们在助汉的过程中,难免有所保留,不可能全力以赴。在这个背景下,刘邦亟需开辟一个以汉军为主体的第二战场。于是就是有了韩信击齐的战事。

四、问题的提出

秦始皇陵考古队队长、陕西省考古所研究员段清波说,这是首次发现“洋劳工”在2200年前已来到中国腹地。

如所周知,源于西欧的现代性裹挟技术理性、概念思维、人性诉求和宪政理念,以其普遍主义的姿态,已使非欧美的各后发现代化国家卷入了社会建制、经济结构、思想观念、精神气质和日常生活等几大层面的剧烈转型,在受动和被迫的状态下,参与到全球一体化进程之中。当然,现代性的基设、结构和游戏规则绝不具有先验的必然性,但在现实层面,现代性问题已将人类的命运拴在一起,风险与福祉都要共同承担。

西北大学考古系主任王建新说,“洋劳工”出现在中国腹地,其意义犹如在金字塔修建者中发现了东方人一般,在东西文化交流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参与现代世界的过程,是一部被现代所“化”的挫折史。西学言述与华夏理念的猝然相遇,使古代中国的文化精神和制度构设遭到质疑、颠覆,而作为西方思想基本构架的神/人、心/身、精神/物质、理念/身体的二分模式,也强行植入中国转型期的思想意识层面。伴随着经济和信息的全球化、跨国垄断资本对民族国家的渗透、以及文化消费主义的泛滥,本处于“前现代”阶段的中国也呈现出了“肉体社会”的许多特征。身体作为感性、欲望的在体,成为现代中国的社会-思想织体中的一个基点,身体话语、身体写作与身体行为已融进知识生产、主义论争、商业行为和生存方式中,构成现代中国社会一个重要的结构性因素。与此同时,在身体对理念、精神的价值颠覆过程中,对身体的片面关注也使得身体被等同于肉体,29)其丰富意蕴也被抽空为无根的欲望。身体的异化,在中国与国际接轨的某些区域,成了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

专家们共对秦兵马俑坑旁“劳工墓”里的50个劳工遗骨个体进行了DNA检测研究。

尽管存在着先发与后发、强势与弱势的区别,现代民族国家在世界共同体中面临的现代性问题仍然是相同的。只是由于政治-经济的社会因素与民族-地域的文化历史因素,问题会呈现出不同的面相。对身体的理解正是如此,如何在精神优位论对身体的贬抑与唯身体论对精神的颠覆之间,找到一个适切的结合点,使精神与身体的契合、融构成为可能,是西方与中国在现时代共同面临的紧迫问题。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博士生徐智说,50个劳工遗骨个体为随机选取,人骨样品部位主要是肢骨残段。

也许,对中国古代的身体思想进行考察,当能提供不同于西方式理解的一个维度。本文深信这样的努力是有意义的,毕竟,在强势文明主导下的全球一体化并不能掩盖甚至泯灭不同文化的价值基点,也不能锁定人类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文明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对话的、参与的,而非强制的、排它的或者“保护性剥夺”30)的。不同的思想传统、价值体系,都应该在现代社会共同体的融构中起到建设性的作用。

他说,在对样品进行预处理后,用硅胶吸附法进行了DNA提取,最后做出了15个个体的类型结果。

另外,对中国古代身体思想的梳理,亦可进一步理解中国文化中的人,并进而勘察中国独特的人观、身体观,是否还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合理性,在中国文化的现代转型中是否起到了某种作用。这对于思考转型期的中国问题及中国文化的自我更新,不是没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