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沉船与海上丝绸之路,是水位标尺

发布时间: 2013/12/5 0:11:16 被阅览数: 次

新安沉船与海上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2017-06-30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梁国庆点击率:
新安沉船位于韩国全罗南道新安郡海域,是《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所绘航路的群山列岛处。沉船发现于1975年5月,自翌年10月开始,至1984年9月,韩国文化财管理局先后共进行了10次大规模的发掘,历时九年,出水了沉船遗骸及大量文物。
经发掘,该沉船船体残长约28、宽约6.8米,船艏向西北方向323°,水深约20米,船身向右倾斜约15°,船体由7个舱壁分成8个舱,上部腐朽,下部埋藏在海泥之下,保存较好。经过发掘,共出水船体构件455块,其中残存外壳板17块,板与板之间铠张法连接,桅座两个,龙骨断面为方形,由船艉、中部和船艏三部分组成,前后龙骨和中央龙骨结合处分别嵌入白铜镜和铜钱,前部结合处的垂直向断面有较浅的圆孔,其内放置雕花白铜圆镜,孔口用木塞封盖,船艉部分的龙骨结合处凿有9孔,其中7个孔内各塞入一枚“太平通宝”,并用木盖封盖。该沉船与泉州后渚沉船船体型线相似,龙骨的构造和链接方式与蓬莱元代沉船一致,其曲线型龙骨和龙骨上的“宝寿孔”构造与福建造船传统相符,俗称“七星伴明月”。隔舱壁、舱壁肋骨的构造和装配与中国木船建造技术一致,一般认为该船是建造于福建的福船船型。
沉船发掘出水大量文物,主要有铜钱、陶瓷器、金属器、石材、墨书木简、紫檀木、香料、药材、胡椒和果核等等。其中,数量最多的为铜钱,达28吨,皆为中国铸造,年代包括唐、北宋、南宋、辽、金、西夏、元,最晚为元代“至大通宝”。出水了20691件陶瓷器,仅7件高丽青瓷和2件日本濑户窑釉陶,其余皆为中国陶瓷器,以龙泉窑青瓷器居多,约占60%,达12377件,器形有盘、碗、香炉、瓶、罐、执壶、高足杯、匜、盆、盏托等,皆为元代流行造型;另外景德镇窑白瓷和青白瓷共5311件,约占26%;黑褐釉瓷器共509件,约占2.4%。这些陶瓷器的产地,几乎涵盖了当时各地代表性窑场,涵盖了浙江、江西、福建、江苏、广东、河北等,尤以南方窑口居多。出水金属遗物729件,有瓶、香炉、灯盏等配套的宗教文物和锁、铜镜、炊具等日常生活用品。新安沉船还出水了墨书木简364支,应为沉船的货物标签,其中一件墨书有“至治三年”,为判别沉船年代提供了重要依据。木简墨书铭文还有“东福寺”“钓寂庵”“答琦宫”等日本寺社名,“东已三郎”“七今二郎”“卫门次郎”“本七今二郎”“协冲二郎”“又三郎”等日本人名,还有“纲司”等字样。另外,还出水石材43件,紫檀木1017根,以及大量的香料、药材、胡椒和果核等。根据出水文物的特征、墨书文字,并结合文献,初步推断新安沉船应该是元至治三年从庆元港出发的,前往日本博多港进行贸易的海船。图片 1

发布时间: 2013/12/5 0:11:18 被阅览数: 次
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最新成果,接着,扬州曹庄隋唐陵墓被考古学家依传统的、公认的方式确认为隋炀帝陵墓。曹操DNA课题组负责人表示:验证隋炀帝DNA比曹操更容易,“因为有两颗完好的牙齿”。
“基因考古”准吗?——质疑声传遍学术界内外。(深圳晚报见习记者马君桐)
曹操家族DNA是这样测出来的
第一步:从现代曹氏家族的基因反推祖先,锁定曹操的DNA特性。
第二步:找到曹操叔祖父的牙齿,寻找古DNA中独特染色体
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对曹操家族的DNA研究项目始于2009年。当时,河南省安阳市宣称发现曹操墓,随后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宣布,拟用DNA技术开展对曹操家族DNA研究。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和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李辉教授跨学科联手。
李辉教授做的第一步工作是:从现代曹氏家族的基因反推祖先,锁定曹操的DNA特性。2009年起,课题在全国征集曹操后人,共采集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包括夏侯、操等姓氏男性志愿者的静脉血样本,最终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
与此同时,韩昇对全国各地258个曹姓家谱做了一次全面梳理研究,与史书、地方志参照,筛选出8支持有家谱、具有一定可信性的曹氏族群。
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对这8个曹氏族群的DNA做了重点检测。人类DNA共有30亿个碱基对组合成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男性独有的、碱基对比较稳定的Y染色体只在家族中传递,是最合适的检测对象。经过复杂的Y染色体DNA全序列检测,课题组发现,其中6个家族属于O2*—M268的基因类型,其祖先交会点在1800年至2000年前——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O2*—M268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在中国人口中只占5%左右。这些曹氏家族都是仿冒的可能性,在概率上仅为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李辉解释说,对这6个家系所做的Y染色体全谱分析显示,其突变率、发生变化的速度很稳定,约每隔140年会产生一个差异点。到今天,曹丕和曹植两家系的后代相差都在13个点,也与其生活时代基本吻合。
根据现代曹姓后人基因,课题组已成功反推出曹操家族DNA,但为了确证,研究还在继续。
2011年初,韩昇、李辉来到安徽亳州,这里是曹操老家、曹氏宗族墓所在地。在当地文物主管部门的积极支持下,他们找到两颗上世纪70年代从曹氏宗族墓“元宝坑一号墓”中出土的,可以确证为曹操叔祖父、河间相曹鼎的牙齿。课题组将一颗保存较好、表面还非常坚硬的牙齿带回实验室,在牙的侧面打了个小孔,提取古DNA,经过每次间隔一个月、总共6次的反复严格测试,隐藏在这颗牙齿中的时空记忆被展开——其古DNA中Y染色体类型就是之前找到的O2*—M268。
现代基因和古DNA的双重验证,让专家们可以100%确定:曹操Y染色体即是该类型。
DNA检测在考古领域攻城略地 小八卦:曹雪芹也是曹操后代?
大动作:孔子是真有其人还是传说?
日前,国家文物局和中国考古学会在扬州组织召开扬州曹庄隋唐墓葬考古发掘成果论证会,专家一致确认,扬州曹庄隋唐墓葬为隋炀帝墓。而在一号墓内发现的两颗牙齿经初步鉴定为50岁左右的男性个体,依照史学推测属于隋炀帝杨广。对此,复旦大学曹操DNA研究课题组的专家表示这一发现十分重要。而如果采用基因研究技术,则可以进一步验证这一考古发现。“因为有两颗完好的牙齿,那么这个检测相对曹操DNA研究要更容易。”据李辉介绍,如果要进行相关的DNA研究测试,其方法与之前曹操DNA研究的思路一致。同样是需要提取牙齿中的古DNA,然后再通过杨氏后人DNA的检测,将两者进行比对鉴定。“如果样本采集到后,一般2~3个星期就可以得出鉴定结果。”
事实上,DNA检测手法已用于很多考古项目之中。
经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分析确定,山东乳山市下初镇河南村曹姓居民Y染色体类型都是O2*-M268,疑似曹操后裔。而红学会会员、自称曹操后裔的曹祖义,通过对《红楼梦》以及相关史料与曹氏家谱的研究得出结论——曹雪芹的祖籍在乳山。也就是说根据DNA检验结果,以及曹祖义对史料的研究,曹雪芹很可能是曹操的后裔。
此前,红学会会员曹祖义在上海检验DNA期间,高调宣称曹雪芹也是曹操后裔,是曹操七十代孙。曹祖义说,曹雪芹的祖籍在乳山,不管从历史资料上,还是曹雪芹在书中亲撰的家谱上,以及曹祖义的家谱上,都充分证明曹雪芹是曹丕、曹髦的后裔。另外,曹雪芹家和曹祖义家以范字起名上的规则完全统一,这些都是有力的证明。
复旦大学对国内与曹雪芹有关的曹姓人群进行了DNA检测,现有的曹姓DNA数据支持曹雪芹祖籍“乳山说”。据介绍,当前,关于曹雪芹祖籍地还存有“丰润说”“辽阳说”等众多学说。
下一步课题组还将有更庞大的计划——从三个层面来做立体的研究,一个是大的中华民族形成史研究,第二是做中华家族史研究,第三是做中国历史人物的研究,乃至建构整个中国古代的历史。他们还计划将几千年前的孔子甚至更早的三皇五帝纳入研究范围,判定其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还是仅仅属于传说。例如,历史学家顾颉刚多年前的“大禹是条虫”的考证正确与否,也有望得到验证。而网络上争议最大的有关孔子的研究,因为课题组还没有获得孔家的授权,所以必须保密。
DNA是可以借助的
无论DNA考古计划是否能够完成,但是大家都清醒地认识到,DNA已经成为考古学可以借助的重要手段。以传统历史研究确立方向,再通过DNA基因进行印证确认是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的专家们正在做的事。未来,也将有更多的考古专家,以更加广阔的思维,更专业的眼光运用这一方法解决更多的历史难题。正如韩昇教授所说:“毋庸置疑,基因研究的新时代已经来临。这是很严峻的问题,学界要意识到,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抵抗不住。从我们研究的领域来说,分子生物学将大踏步进入历史学的研究。但是,虽然已经成为国际学术研究的潮流,但国内学界并没有开怀接纳。”
相关链接 因为DNA成吉思汗“认了”个美国后代
其实类似的研究早就在国外兴起。2006年英国《泰晤士报》报道,一名美国人的基因显示,他与成吉思汗有直接亲缘关系。他是亚洲之外、血缘可以追溯到成吉思汗的第一人。在与成吉思汗的基因图谱进行的对比测试显示,鲁宾逊的9项生理指标中有8项与其吻合,仅有一项发生在800年前的生理变异指标显示出了不同结果。而鲁宾逊的家谱则显示,正是在那段时间,他的曾曾祖父约翰·鲁宾逊从英国移居到美国伊利诺伊州,把成吉思汗的染色体带到了美国。
鲁宾逊的基因测试结果是牛津大学人类基因研究所的布赖恩·赛克斯教授发布的。赛克斯的检验方法是提取Y染色体样本进行对比实验。在DNA检测中,Y染色体是决定男性性别特征的一组数据信息。Y染色体由父亲单传给儿子,再由儿子传给孙子,以此类推,就像姓氏一样代代相传了下去。因此也可以这样说,分享了同一个姓氏的男性很有可能在过去某个时间与同一个祖先有继承关系,因此在他们的Y染色体里也有相同的DNA数据信息。不过由于染色体呈线状,其数据信息可能会在代代相传中随着环境而稍有改变。
因为DNA找到了理查三世的骸骨
就在去年,背负恶名谜一样的15世纪英格兰国王理查三世就用DNA手段确认了身份。科学家们找到了两位理查三世的后人,通过DNA对比,确认他们在一处废旧停车场下发现的骸骨属于理查三世(详情请见深圳晚报2013年3月6日B10版报道)。
通过DNA检测,甚至可以解决许多种族历史难题。11月22日外媒报道,一具埋葬于东西伯利亚贝加尔湖畔的马尔他的古尸揭示美洲印第安人有欧洲血统。这具古尸的DNA跟西欧人的一致。这显示,在最后一个冰河时期,来自欧洲的人类在欧亚大陆上东行的距离比之前估计得要远。
来源:深圳晚报 编辑:秋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