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最后一次大战,金正恩上台后需求日益增加

图片 3

图片 1滇缅之战
中国远征军,以数万战士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反攻作战的完全胜利。滇缅战争解除了日军对中国战场西侧的威胁,在国际上博得了崇高的荣誉。
滇缅之战开始于哪一年
日本对缅甸的侵略是1941年12月发起、1942年1月展开的,而滇缅战争是1942年1月-1945年8月。
滇缅战争的历史地位如何
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重要篇章,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历史地位,远征军将士们付出的努力和牺牲,是中华民族不屈精神的写照。
从宏观上看,首先,东亚和南亚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之一。在亚洲战场上,由于中国实际牵制了60%以上的日军陆军,彻底打破了日本军部数月征服中国、尔后北进苏联与纳粹德国会师、进入西亚和欧洲战场的战略构想;其次,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粉碎了日军经缅犯我的真正意图,即:控制滇缅公路,切断中国战区的国际后勤补给线,迫使中国投降,转而集中兵力,寻求与纳粹德国在西亚、中东会师,继而征服世界。
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是抗战期间中国为支援英军抗击侵缅日军、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而进行的出国作战,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的一次军事合作,是中国军队向日军发起的战略性反攻,也是亚洲反法西斯战场从失败走向胜利的转折性战役之一。中国远征军在失败不可抗拒的情况下,仍然苦苦支撑着缅甸战局。虽然经历失败,但其付出的牺牲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赢得了时间和空间。因此可以说,中国远征军从其产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角色。

图片 2朝鲜奢侈品进口
朝鲜给世界的形象一直是非常贫困的,相关报道还声称金正日曾经因为无法实现金日成让朝鲜人民吃上“米饭和肉汤”的愿望而落泪。但事实是,朝鲜人民虽然生活水平不高,但朝鲜的奢侈品进口却一直在发展。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新世界党籍议员尹相现表示,要有效地制裁朝鲜外贸,必须冻结朝鲜在海外的秘密资金。
尽管外界对于朝鲜的印象都是封闭、贫穷,但事实上,朝鲜奢侈品进口市场却在金正恩上任后实现了极大的发展。据韩国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2年,朝鲜奢侈品进口规模已达到6.4586亿美元,而2010年金正日在任时,这一数字还仅是4.4617亿。
这份报告指出,朝鲜2012年进口的奢侈品主要包括欧洲宠物狗及各类宠物用品、高档酒类和饮品、电子数码设备、化妆品和皮包等高档饰品、欧美产婴幼儿用品、德国产桑拿设备、名牌汽车等。
而据美联社去年援引的一份报告小时,在朝鲜2200万人口当中,拥有奢侈品消费能力的人大概在350万人左右。这些“有钱人”主要是政府官员、政府驻外人员、政府涉外工作人员及侨眷、涉外商人等。
根据韩联社的相关报道,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曾发表过的一份资料显示,金正恩掌权四年以来,朝鲜奢侈品进口额接近27亿美元。这是以韩国政府发布的对朝奢侈品禁运目录为准,依据中国海关贸易统计算出的结果。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新世界党籍议员尹相现说,2015年奢侈品进口额同比减少的部分原因可以归结为资金短缺,但从近四年的趋势来看,金正恩的财路仍未干涸。2006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对朝奢侈品禁运决议,但这未能起到作用。今后对朝制裁的关键不是通过另一份制裁决议,而是冻结朝鲜在海外的秘密资金。
事实上,尽管以欧美为主的西方国家一直在外贸方面给予朝鲜严厉制裁,但在奢侈品交易上,西方制裁并没有产生实际的效果,朝鲜奢侈品进口仍在逐年攀升。一方面,西方制裁中有关奢侈品的定义及所开裂的清单与某些国家的规定不统一,因此造成制裁条款形同虚设;而另一方面,就朝鲜本身的管控而言,金正恩上任后,在奢侈品进口的管控上有所放松,再加上新兴企业家的推动,朝鲜对奢侈品的需求日益增加也不奇怪了。

图片 3湘西会战
湘西会战是中日最后一次大战,此战充分显示了中国官兵高尚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湘西会战也让国际声誉有所提高。
庆祝胜利的爆竹灰至少两尺厚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湖南省芷江县也沉浸在狂欢中。晚上,航空第9总站无线电区台报务员刘道民与另外3名战友结束芷江机场的值班任务后,便急不可耐地冲上街头,加入狂欢的队伍。
“当我们赶到街上时,地上的爆竹灰至少已有两尺厚了。”刘道民老人回忆起当天的情景,眼神中折射出兴奋的光芒,“我们抬着机场的发报机和扩音器,大街小巷到处跑,反复地播放着电台的广播。”刘道民和他的战友在街上“疯狂”了一夜。
几天后,当他们再回到区台当值时,另一个消息已散播开来:中国抗战胜利之后,谈判受降的地点确定为芷江。
这绝不是一个巧合:日军从妄图侵占芷江开始湘西会战,最终又在芷江低下了不可一世的头颅。
湖南芷江县是进出黔、川,威逼贵阳,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地带。而且,当时芷江机场是盟军重要的空军基地,拥有当时最先进的P-51“野马式”战斗机,还有B-24、B-25轰炸机和C-43、C-47运输机。日军企图一举捣毁芷江空军基地,解除空中威胁,并伺机进逼四川,威胁重庆,以此挽救失败的命运。
为此,中日两军在雪峰山展开了湘西会战: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同年6月7日。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当时,日军以第六方面军第二十军坂西一郎部及第十一军三十四师团为主攻部队,共五个师团,另配属三个独立混战旅团,总兵力约8万余众。
中国军队以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为总指挥,会同第四方面军王耀武部担负正面防御作战;第三方面军汤恩伯部担负桂穗路防务;以第九十军为战役机动兵团,控置于湖南省靖县、绥宁一线,以策应第四方面军右翼作战;第十集团军王敬久部接替湘北防务,原防守湘北的第十八军调湖南省沅陵、辰溪集结,作为第四方面军的机动兵团;新六军廖耀湘部为总预备队。空军有第五、二、三等四个大队各一部,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一部,参战飞机400余架,参战陆军20个师,总兵力20余万人。
湘西会战最终以日军彻底溃败而告终。共击毙日军12498人,伤23307人;7737名中国军人为取得会战胜利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一寸国土一寸血”的真实写照
位于溆浦县龙潭镇的鹰形山下,是绿油油的稻田。走上山路,只见一条条壕沟从山麓盘旋上山顶;一个个掩体彼此相连,布满山上。细心寻找,还能从泥土里找出生锈发绿的炮弹残片。
“湘西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战’,龙潭战役是湘西会战关键一战,而对鹰形山的争夺又是龙潭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溆浦县史志专家、《龙潭战役》主编张昌竹说,“龙潭战役是整个湘西会战中最漂亮的歼灭战,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威风和志气。”
龙潭镇是湘西会战的主战场之一。当时日军4000多人偷袭龙潭镇。龙潭位于雪峰山交通要冲,如果龙潭失守,则日军可长驱直入芷江。龙潭战役自4月17日打响,74军51师周志道将军率部迎敌。双方仅鹰形山争夺战就用了二十多天,中国军队牺牲800多人。周志道将军后来在回忆录里说:“拉锯争夺,这二十余昼夜,诚有一寸国土一寸血之写照。”
张昌竹介绍说,当时天雨路滑,为夺回鹰形山,中国军队先是穿“钉鞋”冲锋,接着穿草鞋冲锋,最后挑选一批湘西籍强壮士兵组成敢死队,赤脚冲上去,和日本兵肉搏,终于将鹰形山拿下。陈纳德将军指挥的飞虎队前来助战,投下燃烧弹、炸弹。当时硫磺和硝烟将山石烤成了白色,山上找不到一根绿草。日军惨败,偷袭龙潭的数千名日本兵全部被歼。
鹰形山上,洒遍了抗日英烈的热血。战后,鹰形山改称“英雄山”。与英雄山对望的弓形山上,建了一座抗日阵亡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龙潭战役中牺牲的700多名抗日将士。
炎炎夏日,前来瞻仰烈士陵园的游人不多。记者一行沿着300多级石阶拾级而上,两旁古木参天。陵园建有浩气门、纪念塔、碑墙、千秋亭、英烈墓等纪念建筑,最突出的是造型独特的纪念塔,宛如一颗炮弹模型,时刻提醒着国人应当铭记先烈,警钟长鸣,自强不息。
被称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战役”
1945年5月8日,《中央日报》和《大公报》刊登消息:国民党军委会发表战讯:湘西我军全线推进,新宁赛市均告克服,中美空军飞机炸前线敌。刊载捷报的报纸一时间洛阳纸贵,百姓纷纷奔走相告:“日本鬼子的末日快要到了!”
洞口县江口镇青岩村的肖岩生老人清晰地记得湘西会战大反攻时的情景。他回忆说:“当时战斗特别激烈,双方打得地动山摇。中美空军的飞机一批接着一批地飞过来轰炸日本侵略者。日军没有任何防空武器,被炸得喔喔直叫,山上到处都是被炸得血肉横飞的日军尸体。5月8日下午以后,日军像潮水一样溃败了。我没有想到日本军队逃得这么快。”
在当时的诸多新闻报道中,中国记者1945年5月22日从中国作战指挥部发出的一则新闻稿,将“湘西会战”比作中国的“史达林格勒”(即“斯大林格勒”)战役。
这场战役,在抗战历史研究专家、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萧栋梁的眼中,意义非同寻常。“湘西会战的反攻,拉开了中国军队战略总反攻的序幕。中国人民抗战八年时,开始大规模收复失地,并最终取得了胜利。”事实也证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战场是反法西斯的重要战场,更是抗击日军的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