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缅之战17个猴子杀日寇,滇缅战争中国远征军初期战败原因分析

图片 3

图片 1滇缅战争
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经一年多的英勇奋战,收复滇西失地、伤亡14.1万余人,毙伤日军6.9万余人,恢复了海外交通补给线,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滇缅之战17个猴子杀日寇
1944年10月,中国远征军112团在缅甸误中日军埋伏。最终,112团其他官兵都突了围,但一营的200多名士兵却被敌人逼到一面断崖上面。前有天堑,后有追兵,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官兵们发现了断崖旁边有一片榕树“林子”,走进去一看,才发现这是一棵罕见的大榕树。树冠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营长李克己灵机一动,立刻命令:“上树!”200多人齐刷刷地上了树。
中国士兵躲在大树深处,密集坚实的气根挡住了日军的枪弹。天黑的时候,日军不得不后撤。榕树之战首战告捷,日军被击毙72名,远征军无一伤亡。这次交手让一营官兵信心大增。榕树四周有土包,有巨石,还有很多溶洞,为防范日军的疯狂进攻,一夜之间一营官兵就在榕树里建起了上下三层、里外三圈的立体防御工事。以后数日,日军始终无法攻克榕树阵地。
日军看强攻不成,就改用偷袭。不过这一招早就被一营官兵料到。远征军官兵在敌人可能接近的方向埋设了地雷,埋伏了伏击分队。日军几次偷袭,不是踩了地雷,就是被伏击分队打得落花流水。
不过有一天夜里,日军差点偷袭成功。日军当时想借一片竹林的掩护接近榕树,而中国哨兵并未发现。眼看偷袭就要得手,树上的猴子突然对着竹林方向发出“吱吱”尖叫。猴子的叫声惊动了一营官兵,树上的几挺机枪同时扫向竹林。第二天一早,官兵们发现竹林里有24具日军尸体。李克己十分高兴,给17只猴子各奖一瓶罐头。
强攻不下,偷袭不成,日军只好采取长期围困的策略。但盟军空军不断给一营官兵投下食物与弹药,日军气急败坏,却也无可奈何。就这样,中国远征军一直坚守了34天,终于等到了援军。一营官兵与援军里应外合,四个小时就将日军大部消灭,击毙日军约一千人,榕树之战以中国军队的辉煌胜利而告终。后来,人们把榕树所在的地方称为“李家寨”,以纪念英勇机智、果敢善战的李营长,而那些猴子,也成了能带给人好运的动物而备受人们喜爱。
滇缅战争孙立人活埋日军?
作家李骜在《孙立人研究》一书的前言中提到,在远征军作战的过程中,有一个“孙立人活埋日本战俘”的传说。网上有对这段传说的描述:“1942年10月24日,新编第38师第112团开始攻击前进,29日即占领新平洋。当被俘的日军被带到师长孙立人将军的面前时,孙立人厌恶地皱皱眉头,不假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正法。今后都这样办。’命令被迅速执行。日军第18师团曾在中国战场上犯下累累罪行,这些俘虏手上沾满中国人的鲜血,当然在劫难逃。
“结果,缅甸会战中投降的1200名倭寇士兵以及倭寇军官,统统被孙将军以活埋的方式杀掉。唯一生还的倭寇,是一个叫山田进一的下士。因为经过审讯,孙将军得知他是台湾人。
“活埋1200名倭寇的事件是二次大战中比较大的杀降事件,此事被美国报纸披露,震惊了世界,美国方面大为恼火,认为这将使日军此后更加顽强的抵抗。然而,其结果却是倭寇一旦闻得新一军的威名,皆望风逃窜。1945年春,新一军兵不血刃占领仰光,缅甸全境光复!孙立人将军名震全球,成为二战中与张自忠将军齐名,享有世界声誉的中国将领。”
这段描述虽然听来惊人,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却是漏洞百出,比如新一军并未收复仰光。这座缅甸的首都属于下缅甸,按照作战序列属于英军的作战区域。而现存的影像资料也记录了大量远征军在缅甸俘虏的日军战俘,显然并没有被活埋。此外,在当地俘虏的日军也没有1200名之多。这些都说明这段描述的不靠谱……
大规模杀俘在远征军作战中看来属于谣传,毫无历史根据。但是,新38师、新22师官兵很多都曾经打过淞沪抗战,对日军恨之入骨,也很清楚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因此个别曾经到过中国的日军老兵被活埋,却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熟识的一位记者提到,当他向远征军老兵谈起“孙立人活埋日本战俘”的传说时,对方先是大摇其头,表示从未听说孙立人下过这样的命令。不过,活埋日军战俘的事情嘛……“李鸿干过!”
语出惊人,但可能因事涉严重,这位老兵此后不肯再多说,我那位记者朋友虽然百般追问,也不曾得到确切的回答。因为没有找到权威文献证明此事,所以,这只能作为一种传言了。
这虽然查无实据,却很像李鸿的风格。
和廖耀湘一样,李鸿也是一个“湖南骡子”,同时,他也是国民党抗日将领中读警校出身的将军之一。他1904年出生于湖南岳阳,据说
其先祖乃唐代名将李泌。1925年毕业于中央警官学校,却没有去当警察,而是继续进入黄埔军校第五期工兵科学习,后成为孙立人最得意的部将之一。推测他在
中央军校教导团期间结识了孙立人,从此李鸿的军事生涯深深地打上了孙的烙印,被视为孙的铁杆嫡系。用“荣也因孙立人,辱也因孙立人”形容颇为贴切。
1932年,随孙立人参加过“一二八”抗战后,李鸿得到孙的推荐,调任税警总团第4团第二营担任连长,后到江西参加过对红军作战,也参加过“西安事变”时对东北军的作战准备。
1937年淞沪抗战打响,李鸿随税警总团参加战斗。激战中,孙立人被敌军炮弹击伤,负伤13处,是李鸿命令一个机枪连长将孙背回抢救的。
入缅作战时,李鸿担任新38师第114团团长,随孙立人转战缅北,率军退入印度。退入印度后第114团最先进驻,整理修建改造英军在兰姆伽留下的营区,后
来有人将李鸿誉为“兰姆伽训练营的开拓者和奠基者”。大反攻开始后,他率部攻入缅甸,先后参加了新平洋、胡康、密支那等战斗。在攻占密支那后,中国远征军
驻印军扩编,李鸿接替孙立人担任了新38师师长。
不过,抗战结束之后,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将军后来的命运坎坷,却也是远征军将领们的一个典型。
新一军自缅甸回国后,蒋介石任命李鸿为新编第7军军长,后该部队在长春弹尽援绝,在友邻部队先后起义的情况下,向解放军投诚。李鸿在此役中没有参与长春起义而被俘虏。成为俘虏后,李鸿选择了仍然追随国民党的道路,解放军方面也未加特别责难,而是将其释放。当时有人认为蒋介石在战败后作风日益辛辣,劝他不要来台湾,更不要继续投效蒋介石,以免受害。但他坚决要追随孙立人,听说孙在台湾,便冒险辗转来到台湾。
和李鸿同时被捕的,还有陈鸣人等八位新38师远征缅甸作战有功的高级军官。特务抓了他们后,经过漫长的四年时间,不杀、不放、不审、也不判,直到1955年,“孙立人兵变”事件后才把这批人移送军法机关进行侦查;接着又拖了18年,到1968年才侦查终结,以叛乱罪嫌提起公诉。他们的罪名是在长春贪生怕死,放弃部队,而且台湾的军事检察官还指控他们在被释放后,与投共将领秘密联络,并接受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的指示来台,“争取国军高级将领孙立人及掌握兵力,以备策应匪军犯台”。最终李鸿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来减刑为有期徒刑25年。

图片 2金日成的私人医生金素妍
朝鲜高层的诸多消息都存在夸大之嫌,这是因为这些消息大多来自一些脱北者。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的私人医生金素妍在脱离朝鲜叛逃韩国之后曾接受美国媒体采访,采访中,她透露了关于金日成的很多隐秘生活细节。金素妍表示,金日成曾经为了保持年轻接受年轻人的输血,而金正恩可能接受过激素注射。
1992年,金素妍叛逃至韩国,两年后的1994年金日成去世,享年84岁。虽然未能如愿长命百岁,但已比朝鲜平均寿命64岁高出许多。
有传闻称,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由于迷上瑞士大孔奶酪留下健康隐患,曾赴中国进行缩胃手术。金素妍认为困扰金正恩的健康问题很可能与他祖父类似。她说,金日成和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均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心理负荷重,可能是遗传。此外,金素妍还推测金正恩已接受激素注射,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备受朝鲜人民爱戴的父亲金正日。
金素妍在叛逃前曾有10年时间负责“长寿中心”的研究工作,该中心致力于找到让金日成保持年轻的方法。她说,金日成晚年让20多岁的年轻人为自己输血,认为年轻血液能让自己活的更长。此外金日成还会观看孩子们做有趣的或可爱的事情,因为长寿中心研究发现开怀大笑有益于长寿。

图片 3滇缅之战
滇缅战争是中国在抗日战争中唯一的一次境外军事行动,但是,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中国远征军在入缅抗日的第一阶段遭遇惨败。
滇缅战争中国远征军初期战败原因分析
其一,英国政府忽视缅甸,且没有采纳中印缅马军事考察团制定的防御方案。英军数倍于日军,却毫无战斗力,一看见膏药旗就丢盔卸甲,望风而逃,不仅把战场上的压力全都丢给中国远征军,还由于历史的偏见,时常干扰中国远征军的战略部署,甚至使商定调剂给中国远征军的武器装备也一拖再拖。关键的曼德勒会战就因负责策应的英军临战畏敌、擅自撤兵而流产,导致中国远征军反被日军抄了后路。此外,由于缅甸老百姓对英国长期殖民统治的痛恨,也不愿帮助与英军一路的中国远征军。
其二,由于英国政府担心丧失其对缅的殖民统治,因而迟迟不同意中国军队入缅参战,谈判时甚至提出中国军队不得带武器入境,只能以难民身份入缅,尔后又提出只允许中国军队的一个团入缅,以致失去了战机。英国后来同意中国军队入缅,很大程度上是要让中国人牵制日军,掩护英军撤退。
其三,中国国民政府对出征目标的动摇,从解放仰光改变为短期守住缅北,只期对世界舆论有个交代,致使中国远征军由主动出击变为被动挨打。
其四,原定美国派出的一个空军联队临时改赴北非,支援与隆美尔作战已现败象的英军。北非战役胜了,而中国远征军却处于危机之中。由于日本空军自始至终掌握着缅甸战场的制空权,构成强大的立体火力网,远征军却没有任何空中掩护,战况可想而知。
其五,友军不济,英军不顾大局多次擅自撤离战斗,内部的协调配合又出了问题,蒋介石直接对战斗部队越级指挥,史迪威指挥失措,加之情报失误,原以为接战的是两三千人的日军前哨部队,交火时才发现,竟是整整一个拥有飞机、坦克、重炮、汽车部队的约1.5万人至2万人的加强师团。以上种种原因致使整个远征军第一阶段的战略行为左支右绌。加上撤退时的指挥失误,各部队各行其是,致使因落伍、染病和饥饿而死亡的人员,数倍于战场上与敌战斗的死伤。中国远征军此阶段参战总数约10万人,生还仅4万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