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策勒县达玛沟3号佛寺建筑遗址发掘简报,奥梅尔克文化考古

图片 9

图4 最古老的奥梅尔克

图片 1

达维尔津遗址平面图

文字独特。奥梅尔克人使用两种文字,一种是象形文字,一种是象形与字母结合文字,现在多见于权杖、陶器、雕塑和石碑上,法国语言学家康斯坦丁·萨米埃尔·拉菲内克1832年出版了解读玛雅文字的论文,该文也有助于解读奥梅尔克文字。1999年,奥梅尔克文化中心区维拉克鲁斯州发现了墨西哥及美国考古学家确认的迄今为止年代最古老,刻在蛇纹石上的象形文字玉碑。
天文、历法独特。奥梅尔克文化创造了中美洲著名的长历法和“零”的概念。迄今为止,奥梅尔克文化中心地区发现了6件早于玛雅文化时期的长历法雕刻,而计算长历法需要零的概念。特雷斯萨波特斯城出土过一件刻满奥梅尔克数字的贝雕,考古学家把其上的年份翻译成公元前32年9月3日。
农业发达。奥梅尔克文化地域辽阔,覆盖18000平方公里土地,西北起自图斯特拉山脉,东南至崇塔尔吧低地,中央夸察夸尔河流域地势低洼,沼泽众多,河网密布,偶有小丘、火山口,宜于农耕,类似新石器早期尼罗河流域、两河流域和黄河流域的地理环境。适宜的气候,肥沃的土壤,使奥梅尔克人一年可以生产两季农作物,他们丰富的农业知识和经验培育出了世界最早的玉米、辣椒和西红柿。

全文阅读

框架结构房屋和半地穴式房屋受到草原地区传统的影响,土坯房来自中亚南部。
三道外墙和一道内墙把达维尔津分为三个部分。墙建起来之前,有50-80厘米厚的文化层,筑墙和不断修墙时期,产生的文化堆积厚2.5米-4米。上层是结束期,厚0.6米。
墓葬基本在文化层中,属于不同时代,有四种类型:第一种是单人葬,有的随葬一套器物。第二种合葬,在易得直径2米的洞里曾发现8具人骨架。第三种为多人二次葬。第四种是头骨葬,在一处曾发现8个头骨葬,另外一处是5个头骨葬,在附近还发现马、牛和山羊绵羊的头盖骨。左右侧身屈肢或者直肢葬,一般没有随葬品。在一个埋葬的人前面发现一个大水罐,另一例是在脚的左侧发现一个手制的陶碗。
曾发现一座残熔炉遗迹,和坩锅、石制模具、炉炭和鼓风嘴,同时还发现一把铁刀的残片和铁矿熔渣。青铜器主要有镰、锄、刀、凿、锛、矛、镞、马衔等工具和武器。还有镜、手镯、耳环等装饰品。其中马衔形式很有特点。为圆环直棍式。同时,还发现大量的石制、骨制和角制的工具和器物,其中以石镰最多,也最有特点。

手工艺发达。奥梅尔克人和中国的商族人一样,尊鬼神、重祭祀。他们通过至今无法解密的方法从数十公里外把重达20吨的巨大玄武岩运至各个祭祀中心,雕琢成精美的头像;通过贸易从200至400公里外的危地马拉境内的莫塔瓜河和阿尔察雅尔高地获得所需的绝大部分的青玉料和黑曜岩料,雕琢磨制成精美绝伦的玉石、燧石、黑曜岩礼器、人像。拉本塔遗址留下了1000吨光滑的蛇纹石所镶嵌的精美地面,48处埋藏坑堆积了大量磨制光滑的玉斧、玉人像、陶器和铁矿石镜。
商贸活跃。美洲热带雨林中动植物非常丰富,墨西哥的夸察夸尔科斯河流域和危地马拉的莫塔瓜河的众多支流为奥梅尔克人提供了方便的水上商贸通道。奥梅尔克人为了获取危地马拉的玉料、燧石和黑曜岩等原材料,与区域内同类文化和其他文化建立了广阔和活跃的商贸关系,他们以美洲豹皮和鸟类羽毛与其他文化交换所需的矿产。
建筑精巧。奥梅尔克人的四个中心城市拥有精美的金字塔、庙宇和附属建筑,但大部分的奥梅尔克人都住在乡村。维拉克鲁斯州和塔巴斯科州的热带滨海地区,地势比较平坦,河流较多。为了避免森林区多发的洪涝灾害,奥梅尔克人把房子顺其自然地建在坡地之上或者人工堆砌的台地之上。值得一提的是奥梅尔克人的城市石砌给排水系统如中国的古代城市般精密完善、经久耐用。
公元前400~350年,此时是地球气候一个相对寒冷期,相当于中国的战国前期,奥梅尔克文化逐渐衰落。美洲考古学家认为奥梅尔克文化的衰落源于该地区火山活动、河流干涸、河道淤积等农耕环境的恶化。
奥梅尔克文化影响广泛而深远。在同时代,奥梅尔克文化影响了整个中美洲的文化和文明进程,远及瓦哈卡州、莫来罗州、格雷罗州,乃至墨西哥城。2007年4月,距墨西哥城68英里的索曲德别克发掘了6座公元前500前后建的奥梅尔克文化类型神庙。在其后,奥梅尔克文化深刻影响了玛雅文化和阿兹特克文化,玛雅文化、阿兹特克文化中的天文历法、宗教信仰、城市规划、金字塔、神殿、玉雕、美洲豹及自然神崇拜都来源于奥梅尔克文化。

图片 2

达尔维津遗址(Dalverzin)是中亚青铜时代晚期至早期铁器时代最大的一个的遗址,位于塔什干州白克阿瓦德区境内位于达尔维津村附近。处于一个椭圆形高地上,面积有25公顷,主要是楚斯特文化的堆积,最厚的堆积达4米,时代为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自1952年开始,札德涅普罗夫斯基(J.A.Zadneprovskiy)开展了16个季度的考古工作,主要集中在祭祀遗址的中心部分和遗址东部。根据发现,遗址分为三个部分,I区有18公顷,主要人口的居住区。II区有5公顷,很少有房屋遗存,堆积薄,其功能可能是遇到危险时,为牛或者附近居民提供避难所。III区有2公顷,西北部,可能是城堡。
遗址保存很好,比较完整,在遗址上能采集到马鞍形石磨盘和彩陶片。有居址、窖穴、灰坑、围墙和地面,还发现具有防御性质的城堡和祭祀用的小庙宇。居址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种是有柱子的框架结构房址。在达维尔津和楚斯特都发现这种居址。这种建筑形式从楚斯特文化时期开始出现,一直到今天都在使用。这种建筑形式在新疆非常普遍。
第二种是土坯房,通常是3至4间屋子组成一套房子。在遗址中发现三套这样的房子,包括11个居住区域。达维尔津从早到晚都有发现,在楚斯特遗址则从晚期开始出现。
第三种是半地穴式房屋,在达维尔津发现一个60平米左右的四边形房址,墙用土坯,屋顶是泥膏,房屋中间有一个四边形的区域,有四个柱洞。由于其特殊的设计,缺少日常生活的器具和装饰,学者推测这是举行宗教祭祀活动的场所。半地穴的房屋也为一般的居民所居住。

1862年,墨西哥维拉克鲁斯州墨西哥湾海边发现了一个巨型石雕头像。之后,属于同一文化的各种工艺品在墨西哥湾沿岸和危地马拉陆续出土。该文化被考古学家命名为“奥梅尔克文化”。1939年,在巨石头像出土的地点附近出土了一块石碑,一面刻着典型的奥梅尔克纹饰,一面刻着日期,这个日期使奥梅尔克文化最终被确认为真正的中美洲“文化之母”。至今,17尊平均高约3米,重约20吨的巨型玄武岩石雕头像陆续在墨西哥维拉克鲁斯和塔巴斯科州出土。这些头像具有某些亚洲人或非洲人种特征,然而,最具文化特征的是其具有明显宗教意义的美洲豹嘴型。美国考古学家、人类学家迈克尔·科伊指出,不管奥梅尔克文化是否被公认为中美洲的“文化之母”,玛雅和其他许多中美洲文化都是建立在其基础之上的。
当全新世大暖期最后一个温暖期到来时,即与中国商王朝同一时期,奥梅尔克人在墨西哥维拉克鲁斯州墨西哥湾海滨的圣罗伦索·特诺奇提特兰建起了他们的第一座中心城市,比玛雅帝国出现早了1500年,比阿兹特克帝国出现早了2500年。其后,奥梅尔克人根据帝国贸易的需要在塔巴斯科州的拉本塔建立了东部中心城市,其中耸立着公元前800年创建的美洲第一座30多米高的夯土金字塔神殿。其后,又在维拉克鲁斯州的赛罗斯泻湖建立了西部中心城市,在特雷斯萨波特斯建立了小型城市。考古学家在这三大城市中陆续发掘了170块奥梅尔克石碑,其中拉本塔占38%,圣罗伦索·特诺奇提特兰占30%,赛罗斯泻湖占12%。这四座城市不仅具备了政教合一的行政和宗教功能,而且具备相互支持的农业、手工业和商贸功能,分工细致,人口众多,是该时期美洲最大的城市群。
根据美洲考古研究,奥梅尔克人可能起源于全新世大暖期的鼎盛期,与东亚仰韶文化处于同一时期,即公元前5000~4000年之间塔巴斯科州的一些散居的农业部落。奥梅尔克文化崛起处于中美洲文明的“形成期”(公元前1500~400年),是典型的农业文明,奥梅尔克人精于天文、算术、历法、文字、农学、贸易、手工艺和建筑。奥梅尔克人的社会具有以下特征:

(原文发表在《考古》2012年第10期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疆队)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明特佩遗址。位于安集延省马哈马特东郊。城近长方形,略微有些斜,我们由西墙缺口进入,城墙保存很好,但城内已经是农田和果园。
1939年在建设费尔干纳大引水渠的时候,M.E.Masson带领考古学家参观了这个遗址,1946-1947年、1950年A.N,Bernshtam带领的帕米尔-阿尔泰考古队调查了遗址。1973、1986-1987年札德涅普罗夫斯基发掘了遗址。2001年马教授发掘研究了这个遗址。遗址接近长方形,方向接近正南北,南北长750米,南北宽500米。1950年A.N.Bernshtam调查时,遗址有内外两个城墙,在现在的城之外,还有一个外城墙。内城墙上有密集的塔楼,西墙和东墙有20个,北墙有12座,南墙存6座。四面都有门道,主门道在西南部。城内有几个小山包,1946年-1947年尚存16个,东南部分比较密集,西北接近中心的位置有一个较大,可能是城堡。札德涅普罗夫斯基的发掘证明城址下层为公元前2-前1世纪,上层为公元1世纪。1986-1987年马特巴巴耶夫教授发掘了西墙要塞,城墙宽3.5米,底部为夯筑,上部使用土坯和土块筑成。发现舒拉巴沙特文化的陶片。2001年马特巴巴耶夫教授再次发掘西墙。证明筑墙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底部宽2.5米,第二阶段宽4米,第三阶段宽7.3米。中部小丘的发掘发现5层建筑。城早期的遗存为公元前3-2世纪,城址废弃于4-5世纪。城南部3公里处可能有墓地。

图2 克洛维斯尖状器

图片 8

图1 阿拉斯加育空河

城墙的解剖在内城IA西北角18号地点,发掘显示内城在12世纪末被一道土坯筑成的新墙所围。从内城8号地点的探沟发掘看,内城有7.5米厚的堆积,分为25个文化层。在文化层之下还有0.75-0.8米厚的灌溉农耕层,可能经750-800年的时间形成。由此可知,城镇本身的始建年代是公元前3世纪末至公元前2世纪初。地下发现火烧砖筑成的水系统,呈拱形走廊通向城堡,18号发掘点发现一个阶梯通向地下室,地下室有长方形和方形的砖块砌成的引水系统,地下室中间有一个过滤池。水通过陶水管从北向南引过这个滤水池。11号地点发现一个火烧砖筑成的纪念性建筑,只剩砖铺的地面。阶梯通到一个圆拱顶的地下室,地面上发现一些烧过的麦粒,圆顶的屋子建筑在中亚中世纪较为流行。推测这是11-12世纪时期的一个粮库。
内城AIB起初的墙有泥土和土坯筑成,墙宽5.3米,坡度有20多度。沿着防御墙有一圈走廊形的房屋,在7号地点发掘的一间房屋已经在墙里面。可能是抛大石头和火把的防御性设施。墙的第一个时代为公元前3-前2世纪末。第二个时期的墙和片治肯特的相似,墙基宽20米,坡度达50°。整个内城更具纪念性的特征。第二个时期为公元前2至1世纪。
5-6世纪,内城IB从两个方面得到加固,一个是加筑土坯,另一个是在外墙挖双重壕沟。7世纪墙得到重新更新,并挖了新的壕沟。9世纪后半期这个区域渐渐失去功能,12世纪末-13世纪初才得到重建。
东北角的9号地点发掘出一个7间房屋构成的房子,房子单层平顶,时代为公元6世纪至7世纪,由于房屋建在墙里,在两个塔楼之间,可能是一处要塞。
4、15、21号地点可能和冶炼钢铁有关,发现的坩埚证明温度能达到1650-1700摄氏度。另外还发现了两个门,四条主要的街道、大的市场、9个水塘。
认为是贰师城,理由如下:第一,面积大,除了城堡外,分为内外两个内城,此外还有外城。第二,出土遗物普遍,而且丰富。第三,始建于公元前3-前2世纪。第四,早期城墙没有塔楼。但从2世纪末开始,城堡的城墙加厚到20米。认为跟贰师将军的攻击有关。

图3 圣罗伦索·特诺奇蒂特兰巨石头像,公元前1200~900

图片 9

图5 奥梅尔克美洲豹嘴玉人像

埃拉坦遗址。位于安集延东北不远的哈库拉巴德(Hakkulabad)东部埃拉坦村附近,遗址近长方形,时代为公元前6-前4世纪,原来也是有二重城墙。保存非常不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B.A.Latynin率领的考古队调查时,内外城墙都还存在,现在内城城墙只剩东西两段,沿遗址中的现代水沟行走,几乎不能发现陶片。遗址总共200公顷,内城墙以内20公顷。1934年B.A.Latynin发掘了一处小丘,面积42平方米,发现两个阶段的手制彩绘陶器,第一个阶段为早期,当时认为是公元前第三千年,现在认为是公元前6-前4世纪。第二阶段是公元5-8世纪。1952年札德涅普罗夫斯基发掘了内城的一个聚落,发现土坯和两道平行的墙,残高0.5米。发现很多红衣彩陶,通过和楚斯特文化的对比,札德涅普罗夫斯基把这个聚落的时代断为公元前7-前4世纪。1960年-1963年,T.G.
Oboldueva在内城的发掘发现了一个小的长方形房屋,要塞的墙、塔楼和门。地面上发现的Aktam类型的陶器让他把遗址的下限断为公元前3世纪。N.G.Gorbunova断为公元前6-前3世纪。1998-1999年S.S.Kudratov经过发掘,同意公元前4-前3世纪的断代。总之,埃拉坦遗址是费尔干纳盆地公元前第一千纪中期最大的遗址,也是最早的城镇遗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