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佑后人,怎么评价刘长佑

图片 3

图片 1刘长佑
刘长佑出生湖南新宁,曾镇压太平军及天地会起义有功,颇受清廷赏识,后因镇压张六等起义不力而被革职,于1887年病逝,谥号“武慎”。
刘长佑墓被盗
刘长佑的墓在文化大革命前被人盗后,一直没修复,而周边却被农民占用种地种菜。刘长佑一生节俭,盗墓后他们唯一的收获就是脖子上挂的朝珠。
在新宁县白沙镇全田村,一代名将刘长佑将军墓正在加紧修缮。该工程10月25日正式开工,目前已发掘并整理出土了神道碑、祭台、石狮、石龟、墓拱、墓志铭等完整古物12件、其余残片多个。已出土古物中,铭文清晰可辨,文采卓然,对清末历史尤其清末湖湘文化研究有着一定的意义。
此次刘长佑将军墓修缮工作耗资48万元,工期约2个月,预计年底前完工。主要修缮区域为墓室、祭台、翁仲、墓庐等350平方米的核心区域。县委统战部要求文物部门与施工人员“修旧如旧”,在保护原貌的前提下,做好修缮工作。
怎么评价刘长佑
刘长佑是湘军著名将领,在镇压太平天国起义中,忠勇善战,因战功受清廷重用,历任直隶总督、两广总督、云贵总督。因刘长佑思想性格特征在晚清官僚群体中比较典型,故本文以其思想性格为切入点来研究人物,希望通过这个视角获得对刘长佑更全面的认识,摆脱对历史人物史事乏味的单纯陈述。
在用兵打仗方面,刘长佑在作战中剿抚兼施,柔中带刚,用兵周密谨慎,力求稳妥。他对军队训练严格,与将士同甘共苦。在绿营衰落之时,首创练军,促进近代军事改革。任职西南时,积极抵御法国侵略,维护国家边疆安全。与此同时,刘长佑为人谦卑,敦厚低调,不争功,不倨傲,因忠厚而受到朝廷重用。但因不善钻营,不谙官场经营之道,以致获罪罢官。
在地方治理上,刘长佑亲民务实,清正廉洁,他关心百姓疾苦,减免课税,积极治理灾荒,努力减轻百姓负担。在整顿吏治中,以身作则,廉洁勤政,重视人才选拔。重视封建道德,积极发展封建教育,努力恢复当地封建秩序。其地方治理政策以守成为主,并不热心洋务。
总而言之,刘长佑的思想性格有优有劣,他勇于任事,但缺乏变通;忠厚温和,但机敏不足。这种思想性格特征反映了一定的时代特征,在湘军乃至晚清大多数官僚中,有一定的代表性。

图片 2刘长佑
刘长佑是晚清名臣、湘军重要将领,曾经镇压太平天国叛乱、主张抵抗法国、与天地会作战并追击石达开军等,历任广东巡抚、云贵总督等职。
刘长佑简介 刘长佑新宁哪个镇人
刘长佑(1818年—1887年),字子默,号荫渠,湖南新宁人,湘军重要统帅、清朝大臣。初在湖南办团练,与江忠源友善。1852年以拔贡随江忠源率乡勇赴广西镇压太平军及天地会起义。次年春因扑灭浏阳征议堂会众起事,擢知县,旋升同知。6月,太平军围困南昌时,奉命独领一军自长沙驰援南昌;旋即偕罗泽南赴援解吉安围,并分兵克泰和,后官擢知府。
江忠源战死庐州后,奉湖南巡抚骆秉章命,偕忠源弟率军千人驰援,攻克袁州、临江等地,官加按察使衔。1857年袁州太平圩之战,全军溃败,下马引佩刀欲自裁,由刘坤—拥上马退保分宜。1859年回湖南与天地会作战,并追击石达开军。占柳州后,官擢广西布政使。次年任广西巡抚。1862年擢闽广总督,旋即调任直隶总督,与鲁西北白莲教起义军张锡珠、宋景诗等部作战。
1869年沧州盐民在张六等领导下举行起义,以数千之众,逼近京畿,他以镇压不力被革职。1871年后历任广东巡抚、云贵总督等职。主张加强边防,抵抗法国侵略,支持刘永福援越抗法。后病逝原籍。谥武慎。著有《刘武慎公遗书》。
刘长佑后人
刘长佑第七世孙刘刚,第六世孙媳方爱莲,第六世孙刘念铎,第五世孙女刘靖熊,第六世孙刘念铨,第六世孙媳石笛。
刘念铎: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纪录片委员会委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开始致力于民俗文化的发掘和宣传报道。先祖刘长佑曾在岳麓书院砥砺学问十一年,是湘军主要创始人之一,历任清兵部尚书、两广总督、直隶总督、云贵总督。

图片 3僧格林沁
僧格林沁率领的蒙古铁骑是清军一只劲旅,然而落后的战斗方式相比西方列强简直螳臂当车,最终他被杀,队伍也被全歼,他死后曾国藩等人率领的湘、淮军登上历史舞台。
僧格林沁是个怎样的人
僧格林沁是清廷倚重的大将,善于治军,所部为清军精锐。但气性骄横,不谙敌情,恃勇少谋,作战往往只图近利,谋不及远,终至覆军丧命。
僧格林沁治军有两个特点:一是军旅所至,首先下令安民。他吃饭时接到报告,说哪里发生了扰民事件,立刻停止用餐,翻身上马,怀揣馒头数个而往。二是军旅途中,与士卒同甘共苦。士卒不眠他不入帐,士卒不饭他不用膳。有一次军粮断绝,只剩胡萝卜数石,部下以此充饥,难以下咽,僧格林沁就坐在军帐前连吃数根,意犹未尽,众将士见了,不敢再有怨言。
如何评价僧格林沁
《清史稿》:“僧格林沁忠勇朴诚,出於天性,名震寰宇,朝廷倚为长城。治军公廉无私,部曲诚服,劳而不怨。其殄寇也,惟以杀敌致果,无畏难趋避之心。剿捻凡五年,扫穴擒渠,馀孽遂为流寇,困兽之斗,势更棘焉。继事者变通战略,以持重蒇功,则僧格林沁所未暇计及者也。然燕、齐、皖、豫之间,讴思久而不沫,於以见功德入人之深。有清籓部建大勋者,惟僧格林沁及策凌二人,同膺侑庙旷典,后先辉映,旂常增色矣。”
恒福:“与士卒誓同甘苦,风雨无间,劳瘁至今,其忠勇朴诚,实为奴才所不及。”
刘体仁:“僧王将蒙古铁骑,驰逐中原,可谓勇矣,而计谋不定,故无成功之望。”
震钧:“生平忠节,可与定边超勇亲王并峙。其不可及者,则有数端。自兵民既分,遂不相入。虽节制之师,不扰民者有之,断无民愿兵之来者,惟王异是。闻山左人言:捻匪之乱,王驻兵于彼凡数年。它将非养寇自重,即弃民不顾。惟王专以救民为心,凡捻踪所及,王必追踪而至。首令保护百姓,故民皆仰之如父母。”
蔡东藩:“自曾国藩战胜江湖,而湘军遂横厉无前;自僧格林沁肃清燕鲁,而京畿乃完全无缺。南有曾帅,北有僧王,是实太平军之劲敌,而清祚之所赖以保存者也。”“僧亲王锐意平捻,所向无前,戮张洛型,诛苗沛霖,铁骑所经,风云变色,乃其后卒为张总愚等所困,战殁曹南。盖有勇无谋,以致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