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未承担二战罪责,抗战前蒋介石如何瓦解川军从而独霸四川

中新网10月10日电
据央视报道,当地时间9日晚,总部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15年最新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名单。在总共47个入选项目中,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榜上有名,但另一份慰安妇档案遗憾落选。

导读:众所周知,重庆是中国抗战时的陪都,其时四川作为西南大后方,是御敌的大本营。可在全面抗战爆发前3年,四川还是军阀割据、中央政府无法深入的王国。国民政府是如何在短期内将势力渗入四川的?

8月27日,针对中国新华社的评论文章要求日本天皇就过去的战争道歉一事,日本外务省以“对陛下非常失礼”为由向中方提出了交涉。这一罕见的强硬口吻,让不少中国人感到一惊。身为日本发动战争时的国家元首,昭和天皇在战后却继续统治日本达44年之久,更在死后倍享哀荣。昭和天皇到底是傀儡还是元凶?向天皇问责,又为何成为了日本人讳莫如深的“禁句”呢?

至此,在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346份文献和文献集合中,来自中国的已达到10份。

刘湘请援,蒋介石趁机入川

麦克阿瑟的“美丽误会”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网站显示,中国提交的南京大屠杀档案共分三部分,分别包括1937年至1938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南京期间大肆杀戮中国军民和平民的档案;1945年至1947年,对日本战犯调查和审判的档案;以及1952年至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机构提供的文件。而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则记录了慰安妇的情况和痛苦遭遇。

1932年10月,四川最大的两股军阀势力——刘文辉与刘湘叔侄开战,结果踞守重庆的刘湘独霸四川。但刘湘“四川王”的位置还没坐稳,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对刘湘造成威胁。1933年10月,刘湘受国民政府任命,就任“四川剿匪总司令”,与蒋介石合作围剿共军。“围剿”失败后,刘湘黯然去职。

说起日本天皇对于战争罪责的认识,有一段不得不提的公案——也许在美国人眼中,昭和天皇裕仁在战败之初就已经正式就战争做过道歉了。只不过这句道歉到底是否真实,其实十分可疑。

外交部回应“申遗”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准备长征。一个借力打力的计划在蒋介石的脑海里产生:将红军赶向中央势力无从插足的西南,令西南各路军阀“围剿”,并派中央军跟进,达成消灭红军、削弱西南军阀、将中央势力深入西南腹地的三重目的。

1945年9月27日,在驻日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的要求下,被日本神话为“现世神”的裕仁不得不屈尊前往美国驻日本大使馆拜见麦克阿瑟。据麦克阿瑟后来回忆,会见过程中,裕仁显得十分紧张,在握手后对麦克阿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使得国民进行了战争,对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全部决定和行动负有全部的责任,这次来访就是把我自己交给您,以及您所代表的诸同盟国进行审判。”

人民网北京10月9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在回应“日方反对《南京大屠杀档案》申报世界记忆名录”问题时,华春莹表示,中方敦促日方本着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正视和深刻反省侵略历史,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于是,蒋介石向刘湘发电,请他复职。刘湘清楚,中央军入川,自己独霸四川的局面恐难维系,但他不得不接受。他忌惮红军,庞大的军费开支也让财政左支右绌。而蒋介石也盘算,刘湘在川军诸将中实力最强,且在商界人望很高,当前扶持刘湘协助“剿共”是上策。双方商定:刘湘任省主席兼“剿匪总司令”,中央拨款补助,派出参谋团协助川军“剿共”。蒋介石就这样在四川打入一个楔子。

在回忆录中,麦克阿瑟是对裕仁这段相当于“主动认罪”的发言表现出了相当的好感,甚至觉得天皇有点贵族范儿。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这段给天皇脸上贴金的佳话,却偏偏没有在日本人自己的记录中出现,根据随行翻译奥村后来给外务省提交的报告,裕仁当天到访后跟麦克阿瑟扯了一通有的没的,甚至连兴趣爱好都谈到了,但唯独没提战争罪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