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家楼四十六友,明英宗为什么不要也先的女儿

188金宝搏,单雄信有勇力,擅长使用马槊,韦城翟让亡命瓦岗,聚众起义,单雄信与徐世勣前往归附,翟让在徐世勣的建议下攻取荥阳、梁郡二郡,瓦岗势力达到万余人。
同年,李密助杨玄感反隋失败,投奔瓦岗。

也先,也就是绰罗斯·也先。根据历史的记载,也先在明代时期是蒙古族瓦刺部的首领。瓦刺部落在也先的统治下达到了全盛时期。然而雄心勃勃的也先并不满足于此,他在位期间还降服了女贞部落及朝鲜。甚至以明朝廷拒绝与瓦刺贸易为由,向明朝发动多次进攻。

“兵以正合,以奇胜。善之者,出奇无穷。奇正还相生,如环之无端。夫始如处女,适人开户。后如脱兔,适不及距——其田单之谓邪。”这就是田单,一位被《孙子兵法》和《史记》记录下来的军事将领。或许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他是优秀的军事家还是有一名杰出的将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的“出奇无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业十三年,翟让在王伯当与徐世勣的建议上将瓦岗之主的位置让给李密,
李密自称魏公,封翟让为司徒,单雄信为左武候大将军,徐世勣为右武候大将军。

明英宗,也就是皇帝朱祁镇。九岁的时候正是享受童年乐趣的时候,但是朱祁镇却在这个年纪登基称帝,在小小的年纪承担起与自己实际年纪不符的事情。虽然明英宗在位期间轻信宦官,但是他却是一位节俭爱民的皇帝。

太史公口中的这位“出奇无穷”的将领,在历史上的名气固然不如那些千古名将:廉颇、李牧、白起等人,但是一提起田单,人们还是会想起他和他的“火牛阵”。田单,关于他的生卒年不详,妫姓,田氏,名单,临淄人,他是战国时期的齐国的一名将领,当时也只是齐国的一个小官。其实,田单也是齐国商族,大抵算得上是齐国田氏的王族,可惜的是他只是王族的一个旁支,这种身份很尴尬,不能掌权进入权力核心,也不能进入政坛。

同年七月,李密率军与王世充会战,双方互有胜负。此时翟让部下王儒信劝翟让夺李密之权,但翟让拒绝,李密听到这个消息后,打算除掉翟让。逢王世充率军进攻,翟让率军出战被王世充击败,李密与单雄信率领精兵前往救援翟让,打退王世充军。第二天,翟让到李密处摆宴,李密拿一张好弓给翟让,派人趁翟让看弓时将翟让砍杀。徐世勣被乱兵砍伤,单雄信无奈,向李密叩头求饶。房彦藻以单雄信轻易屈就,劝李密杀了他,但李密爱惜单雄信才能,拒绝这个建议。
李密宽慰单雄信、徐世勣等,让他们分统翟让部众。

也先与明英宗虽然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但是照理说不应有过多的纠缠,然而就在土木堡的战役,明英宗成为了也先的阶囚,被也先作为筹码,以此向明朝廷索要好处。然而朝廷却并没有因为明英宗而受也先的牵制,这使得明英宗在被囚一年后获得释放。

田单,作为田氏的一份子,他在齐国都城临淄当过小官,可惜没有出名,很难想象历史上着名的“火牛阵”的发明者,前期工作竟然是从商,田单从政无果之后,于是转而从商,这下他的才干终于有了发挥余地,田单很有经商的天赋,田氏商贾成为天下大商,田单也成为田氏宗主。

唐武德元年,宇文化及在江都杀死隋炀帝杨广,李密接受王世充的册封,率兵与宇文化及作战。九月,李密击败宇文化及后,王世充率军来攻李密。李密留王伯当守金墉,率军前往偃师。
李密让单雄信领外马军,在偃师城北驻扎,王世充率军袭击单雄信营,李密派遣程咬金和裴行俨前往救援,裴行俨中流矢坠马,程咬金抱起裴行俨逃脱。
王世充打败李密,进围偃师,单雄信等人投降,徐世勣转而投奔李唐。王世充用单雄信为大将军。

在女医明妃传里,也先与明英宗却是情敌的身份,也先喜欢上了谈家聪明贤惠的允贤,然而允贤喜欢的却是明英宗,三人的爱恨纠缠因此而起,向观众演绎了一段唯美的感情故事。

后来燕国合纵攻齐,迫使齐王丢掉了国土出挑,齐国的百姓也跟着颠沛流离。田氏家族也都卷入到了这一场大浩劫中。举族出奔,逃到了安平这个地方。田单的沉着与军事方面的才能便在这时候显现出来。据说,他下令田氏家族的人,将所乘之车上突出在外的车轴截断,并且给所有族人的马车都罩上了铁笼,大家都不知道田单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武德三年,李世民率军攻打洛阳,单雄信率军出战。单雄信持枪纵马直取李世民,徐世勣出现制止单雄信,单雄信于是退走。

也先与明英宗是当时的伟人,两人虽然立场不同,可是两人却分别为自己所属的国家与部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也先让瓦刺部落达到了鼎盛时期,而明英宗则是一位节俭爱民的皇帝,两人在历史上所作出的贡献是毋容置疑的。

后燕军攻破安平的时候,整个国家就处在了动乱之中,所有的百姓一出逃,在道路上,人车来来往往,大家都互不相让,互相争道,很多时候还会碰撞到一起,发生惨剧。没有马车的人自然是凶多吉少。唯有田氏家族的人因为之前锯断了车轴,装上了铁笼,因此才能得以逃脱,平安躲过了这次灾难,从此,田单之名天下闻。

同年五月,王世充被李世民击败,举军投降。李世民下令将单雄信等一干将领全部处死,徐世勣向李世民求情,希望可以免单雄信一死,但遭到拒绝。单雄信安慰徐世勣说,没关系,我知道自己必定会死。徐世勣说,忠义难两全,并表示会在单雄信死后照顾单雄信的家人。徐世勣割下自己一块肉给单雄信吃下,说自己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单雄信吃下后赴死。

明英宗为什么不要也先的女儿

他出现在齐国危亡之际,齐国将领田单坚守即墨,他最出名的是“火牛阵”,以火牛阵击破乐毅率领的燕军,帮助齐国收复了七十余城,凭借这个他被任为相国,并得到安平君的封号。田单此行,可谓知难而上。要知道,当时的燕国上将军,也是春秋时期的一位名将,叫做乐毅,在当时的战国各诸侯国之间,除了秦国白起十分有名之外,能与乐毅抗衡的恐怕也没有几个。偏偏田单凭借着商贾出身,率领数千士兵和士卒,“坐则织蒉”,同甘共苦,风雨无阻地守了五年,一直与乐毅的军队周旋,让乐毅无可奈何。

刘昫《旧唐书》:少骁健,尤能马上用枪,密军号为“飞将”。

明英宗是明朝第六位皇帝,在他九岁时,他的父亲驾崩,年仅九岁的明英宗登基。因为年少无知,所以就宠信宦官,导致国力渐衰,他御驾亲征。在土木堡之变后,被瓦剌俘虏,瓦剌想要拿明英宗向明朝索要财物,到最后都没有得逞,于是就派人南下求和,方朱祁镇回去。

后来到赵国作将相,死后葬于安平城内。乐毅和田单就是在这场战争中相识的,他们是同路人,为了各自的使命而战,又是陌路人,他们是敌人、对手,或许没有这一场对峙,没有各自的立场,他们会成为好友,但是历史是没有或许这样的假设的。

司马光《资治通鉴》:雄信骁捷,善用马槊,名冠诸军,军中号曰“飞将”。

瓦剌太师也先在俘虏了明朝皇帝后,又喜又悲,喜的是他连明朝的皇帝都抓住了,说明他和厉害,悲的是他不知道将明英宗该杀还是该留。之后他的弟弟伯颜帖木儿提议先将他留下来,可以向明朝索要,于是就这样也先将朱祁镇留了下来。

赵翼:伪郑单雄信,挺槊追秦王。伪汉张定边,直犯明祖航。彼皆万人敌,瞋目莫敢当。使其事真主,戮力鏖疆场。功岂后褒鄂,名应并徐常。惜哉失所依,草贼同陆梁。

后来也先派礼官,表明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明英宗,明英宗为什么不要也先的女儿呢?其实在历史上,也先并不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明英宗,而是想要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明英宗。

唐朝时期,正史《旧唐书》里说单雄信是一员骁将,段成式《酉阳杂俎》里所载单雄信将伐枣树砍伐作为枪杆,造一重达七十斤的枪头,称为寒骨白。
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里又把单雄信尊为神灵,民众为他立庙,并祭祀他。

当明英宗听了礼官的话后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于是就打发礼官回去了。与袁彬细细商讨,袁彬说:“从来都只有听说皇上嫁女儿,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皇上将自己送去倒插门的。这样皇上就会从坚强不屈的流亡皇帝,沦为不想回京,只知道享乐的皇帝,那么皇上的名誉将会不复存在。等到也先再来询问的时候,皇上就按照我说的说:朕现在还在流亡,不可以玷辱公主,等到回京的时候,朕再下聘礼迎娶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