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代价最大的和平是哪一场和平,罗马公民权是怎样赋予平民的

公元前91年,即汉武帝征和二年,中国历史上着名的“巫蛊之祸”爆发。太子刘据遭人陷害被迫起兵,与丞相刘屈氂的军队巷战于长安,数日之内数万人战死。之后,汉武帝开始对妻女儿孙、文臣武将、寻常百姓大肆挥舞屠刀,竟至数十万人牵连其中被屠被杀,或被囚禁流放。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1971年,美国宣布阵亡将士纪念日为法定假日,旨在悼念在战争中阵亡的美军官兵。战争中不仅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同时也消耗了巨额财富。

20世纪90年代发生在日本的经济危机是日本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这次经济危机造成日本严重的经济衰退,5000亿的银行坏账,数不胜数的企业倒闭,日本人对未来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失业率和自杀率屡创新高,曾经的日不落暗淡了。

就在这一年,西方世界的文明核心——罗马,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发动战争的成本受许多因素的影响。通过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ongressionalResearchService)的一份报告,《24/7华尔街》对美国历史上成本最高的战争进行了回顾。美墨战争支出仅为24亿美元,占1947年GDP的1.4%,而二战支出4.1万亿美元,占1945年GDP的36%。这两次战争在美国历史上成本最高。

在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经济强大到可怕程度,日本疯狂地购买欧美企业资产。SonY耗巨资34亿美元购买“美国的灵魂”的好莱坞哥伦比亚公司:松下斥资61亿美元购买环球电影公司;三菱重工出资8.5亿美元“美利坚标志”之称的纽约洛克菲勒中心51%的股份。

罗马副执政官盖乌斯.塞尔维利乌斯根据间谍的密报,来到阿布鲁奇山中的阿斯库鲁姆镇。镇上正进行一个盛大的节庆赛会,傲慢的罗马官员却开始大声训话,咆哮着恐吓镇民不得违法乱纪。塞尔维利乌斯习以为常的蛮横深深地刺激了饱受罗马官僚欺凌的意大利人。愤怒的群众当场将官员拿下,碎尸万段,并即刻关闭城门,处死了住在阿斯库鲁姆的所有罗马人。

许多美国早期的战争都使美国获得了土地。19世纪40年代的美墨战争中,美国取得了西南部的大片领土。同样,19世纪末的美西战争美国控制了古巴、波多黎各和菲律宾。

日本国内充斥着乐观,对未来无限的幻想的情绪之中,日本人对股票、债券、房地产投机变态的痴迷,日本股票已经连续25年持续上扬,似乎日本的股市是永远上涨的神话,但是神话毕竟是神话,很快日本人就会为自己的疯狂投机付出惨重的代价……熟悉经济理论的人都明白,市场经济生来注定是跳不出经济周期的范围,只不过经济周期的年限不同,他是一定要经历波峰,波谷的。可惜,人类是贪婪的动物,在股票、房地产价格疯狂上涨,有谁能保持冷静的头脑呢?体会到了投机带来的无限的刺激和幻象,必定会有人要承受资本泡沫破灭造成的损失,这是必然规律。

星火燎原,阿斯库鲁姆的叛乱拉开了罗马历史上着名的“内战”——同盟战争的序幕。

二战前的每次战争中,几乎所有国家的国防预算都花在正面冲突上,也就是战事支出上。例如,1899年,美国在美西战争上支出了GDP的1.1%,而总的国防支出仅为GDP的1.5%。

日本人不切实际的追求财富带来的盈利快感是直接造成20世纪90年代初严重经济危机的重要原因,日本政府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把握不当和滞后的调整机制也难逃其责,日本国内的银行和金融市场鼓励投机氛围、发放低息贷款、贷款的审核不力等给日本严重的经济危机带来强大的推动力。

公元前1世纪意大利各“同盟者”反对罗马统治者的战争。自罗马统一意大利,实行分而治之以后,意大利人被称为“同盟者”,他们没有罗马公民权,因而不能享有与罗马人同等的政治经济权益,却须承担各种义务。同盟者战争便是意大利人反对罗马强权统治,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其主要目的在于争取罗马公民权。

这一趋势在冷战前发生了巨大变化。军事冲突的持久威胁使美国处于随时应战状态,正如在美国和苏联把重点都放在太空竞赛和核军备上。结果,战事支出和国防支出开始失衡。例如,在朝鲜战争中,战争支出仅占1952年GDP的4.2%,而该年度的国防总支出超过了GDP的13%。

当利率从持续多年的2%调整到3.25%,当时日本央行行长是主张刺破泡沫的强硬派,又把利率调高到4.25%,人们对日本经济前景突然感到迷糊和不安,当时许多大经济炒家纷纷抛售股票,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都疯狂的抛售股票,日本股市大跌,股市的跌势又造成了债券和房地产市场市值严重萎缩,作为债权人的银行强烈要求债务人企业和投机者个人增加保证金或是还清贷款,债务人只能把股票和房地产当作抵押物,抵押物又大幅度的贬值,许多中小型银行都相继破产,企业融资形式受到严重威胁,很多企业不得不申请破产,日本经济似乎陷入恶性循环的怪圈,这场经济危机对日本国内带来最大的危害就是日本金融业几乎崩溃,一场经济危机领日本沉睡了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