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纯仁简介,固伦恪靖公主

固伦恪靖公主别名海蚌公主,是康熙皇帝的第六女,生母为贵人郭络罗氏。19岁时被封为和硕公主,下嫁喀尔喀郡王博尔济吉特氏敦多布多尔济;28岁时受封和硕恪靖公主;雍正二年晋封为固伦恪靖公主。公主为人恭俭柔顺、娴于礼教,她和亲外蒙古维持边疆稳定,制定外蒙古喀尔喀大法规、改善土地水利造福百姓,是和亲蒙古公主中婚姻意义最大的。人物生平
康熙皇帝的九个女儿中,先后有七人嫁去了蒙古。她们分别是:固伦纯禧公主、固伦荣宪公主、和硕端静公主、固伦恪靖公主、固伦纯悫公主、和硕温恪公主、和硕敦恪公主。其中,皇六女固伦恪靖公主在康熙十八年己未五月二十七日寅时生,其母为贵人郭络罗氏,与十九子允礻禹同母。康熙三十六年十一月受封和硕恪靖公主下嫁敦多布多尔济。雍正元年二月晋封固伦恪靖公主。雍正十三年三月去世,时年五十七岁。
固伦恪靖公主的夫君是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第三代土谢图汗。敦多布多尔济,博尔济吉特氏。喀尔喀多罗郡王噶勒丹多尔济之长子。康熙三十一年袭札萨克多罗郡王,康熙三十九年晋袭和硕亲王袭土谢图汗。四十一年降郡王,雍正元年复封亲王。乾隆八年闰四月去世。固伦恪靖公主的丈夫
敦多布多尔济,生于1678年,博尔济吉特氏,为多罗郡王噶勒丹多尔济长子。康熙三十六年娶康熙帝第六女和硕恪靖公主。雍正十三年恪靖公主去世。乾隆七年九月,愉恪郡王第四女县君续嫁敦多布多尔济,乾隆八年去世,时年66岁。固伦恪靖公主府
固伦恪靖公主府,位于呼和浩特市新城区通道北路62号,建于清康熙年间,是康熙皇帝六女儿固伦恪靖公主下嫁漠北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部多布多尔济后所建,是清朝满蒙联姻国策的产物。府邸以大青山为屏,札达河与艾不盖河环抱,素有二龙戏珠之美称。公主府是中国国内唯一保留完整的清代公主府邸,是古代建筑艺术重要的文化载体。公主府象征着民族美好,府内景色别具一格,2001年获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公主府所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途径草原的必经之地,也是伊斯兰景观街和蒙元风情街的纵观带上,不仅交通十分便利,周边更有数不尽的特色美食。
固伦恪靖公主嫁给敦多布多尔济之后,康熙皇帝不放心漠北,于是赐公主住归化城。据《公主府志》记载,公主曾经三次迁居。第一次是在清水河县。清水河县位于呼和浩特市南100公里。当年,固伦恪靖公主的府邸就在县城里的花园巷。公元1697年,康熙皇帝三次亲征后,漠北硝烟尚未散尽。归化城同样处于战争前沿,她暂住清水河。第二次是在归化城西的扎达河畔。随着战火的远去,恪靖公主迁居到归化城西的扎达河畔。公主府在离归化城北门2.5公里的扎达河东岸。这座公主府保留在呼和浩特市,是目前全国保存最完好的清代公主府,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内蒙古草原上,公主府作为呼和浩特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历史载体之一,已经成为民族团结的象征和纽带。人物评价
固伦恪靖公主有一个称号,叫“海蚌公主”。其实,“海蚌”是满语,汉译为“参谋”、“议事”。当年的固伦恪靖公主权倾漠南、漠北。她的府第就是归化城中的独立王国。不但不受归化将军、督统衙门的管辖,而且将军、督统还得给她跪安问好。并且她还有参政的权力,有皇帝监国的义务。固伦恪靖公主摆脱了家务的范围,真正的加入了政治的决策之中。康熙四十八年在土谢图汗多尔济厄尔德尼阿海时,经公主允准制定了《喀尔喀三旗大法规》。虽然这部法律的制定肯定是得到康熙皇帝同意的,但公主的地位也可见一斑。固伦恪靖公主不但参与政事,而且老百姓相当体恤。《公主府志》说她:“恭俭柔顺,不待皇家之骄,娴于礼教。”在她暂住过的清水河曾有一块功德碑,上边歌颂她“自开垦以来,凡我农人踊跃争趋者.纷纷然不可胜数”,“实公主之盛德所感也”。这里指公主暂住清水河期间,曾圈地4万余亩开垦种地,吸引了杀虎口外大批汉民前来垦殖,连年丰收之事。为此,康熙曾亲笔御书两匾训示警戒自己的女儿。一匾曰“萧娴礼范”,一匾曰“静宜堂”,挂在公主府的过殿和寝堂。
固伦恪靖公主下嫁后,喀尔喀诸部没有再起内讧,齐心协力将矛头指向搞分裂的噶尔丹。喀尔喀三部(雍正时又分出赛音诺颜部,合称四部)全体内附,构成了清朝大一统的版图,促进了蒙古各部与内地的文化、经济交流发展;使晋商大显身手,创建了北国商贸黄金网。《公主府志》对恪靖公主有很高的评价:“外蒙古二百余年,潜心内附者,亦此公主。”在康熙皇帝嫁到蒙古的女儿中,固伦恪靖公主的婚姻意义是最重大的一个,她是喀尔喀蒙古内附之后第一位下嫁的公主。她嫁到蒙古不仅以自己的身体和终身幸福作为连接满蒙两族的纽带,而且真正行使了皇朝在蒙古的监国权利。

范纯仁是范仲淹的儿子,北宋名臣,人称其“布衣宰相”。范纯仁进士出身,担任过同知谏院、给事中、观文殿大学士、宰相等职;虽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但也能支持王安石部分政策,著有《范忠宣公集》。范纯仁于公元1101年去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忠宣”。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天圣五年六月,范纯仁生于南京应天府。出生的那天晚上,他的母亲李氏梦见一小孩从月亮中坠下来,她以裙子接着,接而生下了范纯仁。范纯仁天资警悟,八岁就能讲解所学的书。因其父范仲淹而被任命为太常寺太祝。
中皇祐元年进士,调任武进县知县,但以远离双亲而不赴任。又改派为长葛县知县,仍然不前往。范仲淹对他说“:你以前以远离双亲为理由不去赴任,现在长葛县离家不远,还有什么可说的哩?”范纯仁说“:我怎能以禄食为重,而轻易离开父母!长葛县虽离家近,但亦不能完全实现我的孝心。”范仲淹门下多贤士,像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类,纯仁都与他们有良好关系。他自己也不分白天黑夜,努力学习;有时因学习到深夜,油灯的烟雾把帐顶都熏成了像墨水一样的颜色。
出任县令
范纯仁在范仲淹去世后才出来做官。先后出任许州观察判官、襄邑知县。县里有一处牧场,卫士在那里牧马,马践踏了百姓的庄稼,范纯仁抓捕了一个卫士处以杖刑。这牧场本来不隶属于县里,管理牧场的官员发怒说:“这是陛下的宫廷值宿护卫,你一个县令怎么敢如此?”就把这事向宋神宗禀报,要立即予以审理治罪。范纯仁说:“供养军队的钱物是由田税所出,如果听任他们糟蹋百姓的农田而不许追究,那么税钱从哪里来呢?”宋神宗下诏释放了他,并且允许把牧场交由县里管理。凡是牧场由县里管理,从范纯仁开始。
同知谏院
范纯仁后来被任命为同知谏院。他上奏说:“王安石改变了祖宗法度,搜刮钱财,使民心不得安宁。《尚书》说:‘怨恨哪里在明处呢,要注意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啊。’希望皇上能注意那些看不见的怨恨。”宋神宗说:“什么是你说的看不见的怨恨呢?”范纯仁回答说:“就是杜牧所说的‘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啊。”宋神宗赞许他,采纳了他的意见,说:“你善于分析政事,应该为我逐条分析上奏自古至今可以作为借鉴的天下安定和动乱的史实。”于是就写了一篇《尚书解》献给宋神宗。富弼任宰相,称病在家闲居,不理政务。范纯仁说:“富弼蒙受三朝君主的恩顾和倚重,应当自己主动担当国家的重任,可他却为自己之事的忧虑超过了为众人之事的忧虑,为自己疾病的忧虑超过了为国家的忧虑,在报效君主和立身处世两个方面都有过失。富弼与我父亲,平素要好,我现在知谏院,不考虑私情来进忠告,愿将这本书给他看,让他自我检省。”
庆州知州
范纯仁又出任庆州知州。当时秦中一带正遭饥荒,他自行决定打开常平仓放粮赈济灾民。下属官员请求先上奏朝廷并且等待批复,范纯仁说:“等到有批复时就来不及了,我会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有人指责他保全救活的灾民数字不符合实际,宋神宗下诏派使臣来查办。正遇上秋季大丰收,百姓高兴地说:“您确实是救活了我们,我们怎么忍心连累您呢?”昼夜不停地争着送粮归还他。等到使臣到来时,常平仓的粮食已经没有亏欠了。调任齐州知州,齐州的民俗凶暴强悍,百姓任意偷盗劫掠。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严厉处置还不能止息,您一概宽以待之,恐怕那里需要整治的违法乱纪事情不能穷尽了。”范纯仁说:“宽容出于人性,如果极力地严惩,就不能持久;严惩而不能持久,以此来管理凶暴的百姓,这是造成刁顽的方法啊。”有一处掌管刑狱的衙门常常关满了囚犯,都是犯了盗窃罪行的屠夫商贩之类的人,关押在这儿督促他们赔偿的。范纯仁说:“这些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保释后缴纳呢?”通判说:“这些人被释放,又会作乱,官府往往会等他们因疾病死在狱中,这是为民除害啊。”范纯仁说:“依照法律,他们所犯的罪不至于死罪,却因这样的意愿而杀死他们,这难道是依法处理吗?”将他们全部叫到官府庭前,训诫让他们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就把他们都释放了。等到满了一年,盗窃案件比往年减少了大半。被授官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
高风亮节
范纯仁凡是举荐人才,一定凭天下公众的议论,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是范纯仁所推荐的。有人说:“担任宰相,怎么能不罗致天下的人才,使他们知道出自自己的门庭之下呢?”范纯仁说:“只要朝廷用人不遗漏正直的人,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知道是我所推荐的呢?”
范纯仁的性格平易宽厚,不以疾言厉色对待别人,但认为是符合道义之处却挺拔特立,一点也不屈从。从布衣到宰相,廉洁勤俭始终如一。曾经说过:“我平生所学,得益忠恕二字一生受用不尽。以至于在朝廷侍奉君王,交接同僚朋友,和睦宗族等,不曾有一刻离了这两个字。”常常告诫子侄辈说:“即使是愚笨到了极点的人,要求别人时却是明察的;即使是聪明人,宽恕自己时也是糊涂的。如果能用要求别人的心思要求自己,用宽恕自已的心思宽恕别人,不用担心自己不会达到圣贤的境界。”他的弟弟范纯粹在关陕一带做官,范纯仁担心他有与西夏作战立功的心思。就给他书信说:“大车与柴车争逐,明珠与瓦砾相撞,君子和小人斗力,中原大国与外来小邦较胜负,不但不可胜,也不足去胜,不但不足胜,即使胜了也无所谓。”亲族中有向他请教的。范纯仁说:“只有勤俭可以帮助廉洁,只有宽恕可以成就美德。”那个人将这句话写在座位旁边。
熟寐而卒
后以目疾乞归,建中靖国,范纯仁于熟睡中逝世,年七十五。朝廷下诏赐予白金三十两,下令许、洛两地官员给予安葬,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宣,御书碑额:“世济忠直之碑”。范纯仁与苏东坡
范纯仁为人正派,政治见解与司马光同属保守派。熙宁二年七八月间,范纯仁上书皇上,公开指责王安石“掊克财利”,他因反对王安石变法遭贬逐。但司马光复相后,坚持要废除“青苗法”。对此,范纯仁却不为然。范纯仁对司马光说:“王安石制定的法令有其可取的一面,不必因人废言。”他希望司马光虚心“以延众论”,有可取之处的主张,尽量采纳。可惜司马光并不以此为意,只把范纯仁的看法当作耳边风。司马光尽废新法,不能不说他带进了自己的个人情绪的影响。苏轼、范纯仁等人相当惆怅地叹息:“奈何又一位拗相公”。范纯仁子女后代
范正平,字子夷,工诗,尤长五言,学行甚高,著有《荀里退居编》,《宋史本传》传于世。
范正思,因朝廷因其父的功劳追加恩泽,为官。历史评价
脱脱、阿鲁图等《宋史》:纯仁性夷易宽简,不以声色加人,谊之所在,则挺然不少屈。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所得奉赐,皆以广义庄;前后任子恩,多先疏族。……范纯仁位过其父,而几有父风。元祐建议攻熙、丰太急,范纯仁救蔡确一事,所谓谋国甚远,当世若从其言,元祐党锢之祸,不至若是烈也。仲淹谓诸子,范纯仁得其忠,纯礼得其静,纯粹得其略。知子孰与父哉!

封德彝本名封伦,生于观州蓨县,是渤海封氏之人。封德彝早年是杨素的幕僚,隋炀帝当政时深得虞世基器重,然而却做尽了败坏朝政之事,江都之变后他又投靠宇文化及,不久宇文化及兵败,他转投唐朝。封德彝深得唐高祖和唐太宗器重,曾经是李世民的属官却暗中支持李建成,李世民对此却毫不知情,直至封德彝去世多年后才知晓。人物生平
追随杨素
590年,内史令杨素率军征讨江南叛乱,征辟封德彝为行军记室。一次,杨素召见封德彝。封德彝失足落水,被救起后,换了件衣服便去见杨素,丝毫不提落水之事。杨素知道后问他原因,封德彝道:“这是私事,所以没说。”杨素对此非常惊异,后来将自己的堂妹嫁给封德彝。
593年,杨素奉旨营建仁寿宫,表奏封德彝为土木监。杨素生性自负,唯独赞赏封德彝,常与他一起讨论政事,终日不觉疲倦,并手抚自己的坐床道:“封郎一定能坐上我这个位子。”他多次向隋文帝举荐封德彝。595年,封德彝被擢升为内史舍人。
败坏隋基
大业年间,内史侍郎虞世基总揽政务,但因能力有限,常有失当之举。封德彝暗中依附虞世基,为他出谋划策,让他谄媚奉承皇帝、扣押违背圣意的奏章,并抑制贤能。从此,虞世基受到的恩宠逐日加深,而隋朝的国政则日渐败坏。
618年,宇文化及发动江都之变,让封德彝历数隋炀帝的罪过。隋炀帝对他道:“你是士人,何至到此地步?”封德彝羞惭而退。隋炀帝被弑后,宇文化及立秦王杨浩为帝,任命封德彝为内史令。后来,封德彝随宇文化及逃往聊城。他见宇文化及兵力日减,便与宇文士及到济北运粮,以观望形势。
投奔唐朝
619年,宇文化及兵败被杀,封德彝遂与宇文士及投降唐朝。唐高祖认为封德彝是隋朝旧臣,谄媚不忠,对他严词斥责,罢官遣返。封德彝又向唐高祖进献秘策,使得高祖大悦,被任命为内史舍人,不久又升任内史侍郎。
620年,封德彝随秦王李世民东征洛阳王世充,并参谋军事。但是两军相持不下,唐高祖便有意撤军。封德彝奉命回朝,向唐高祖讲述形势:“王世充领土虽多,但相互牵制不听调遣,听命于他的只有洛阳。他已计穷力竭,死在旦夕。现在撤军,敌军势力就会互相紧紧勾连,日后再难铲除。不如趁现在敌军立衰,一举攻破。”唐高祖同意。
621年,李世民平定洛阳,凯旋而归。唐高祖对侍臣道:“朕当初发兵东征,群臣都表示反对。只有秦王请求出征,封伦也赞同。即使是张华为晋武帝策动伐吴,又怎能超过这次东征。”于是封封德彝为平原县公,又让他兼任天策府司马。
622年,突厥入侵太原,又遣使求亲。唐高祖向大臣问计,群臣大都主张求和。封德彝道:“突厥入寇,是轻视我中国,认为我们不敢交战。应该打赢了再言和,才能恩威并施。如果现在不战,日后突厥还会再来。”唐高祖表示同意。
担任宰相 623年,封德彝兼任检校吏部尚书。
625年,封德彝进封道国公,不久改封密国公,又升任中书令。
626年,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被立为皇太子,不久继位,是为唐太宗。封德彝升任尚书右仆射。他每次与左仆射萧瑀商议政事,都表示赞同,但到皇帝面前,却说出相反的主张,二人因此不和。
627年,封德彝在尚书省突然发病,唐太宗亲自前去探视,命人用御辇将他送回家中。不久,封德彝病逝,终年六十岁。唐太宗辍朝三日,追赠司空,赐谥为明。
死后风波
封德彝生前深受唐太宗礼遇,并数次向太宗进献效忠之策。同时,他又暗中依附太子李建成。唐高祖曾打算废黜李建成,立太宗为太子,因封德彝力谏而止。但这些事非常隐秘,封德彝死后多年,才被唐太宗得知。
643年,治书侍御史唐临弹劾封德彝生前的奸诈行为,唐太宗命大臣讨论。民部尚书唐俭道:“封伦生前深受恩宠,而罪过暴露于死后,所任的官职不能全部褫夺,请收回封赠、更改谥号,以为惩戒。”唐太宗遂剥夺封德彝的司空之职,削除所封食邑,改谥号为缪。杨素自叹不如封德彝
封德彝早年追随杨素,是他的幕僚,还娶了杨素的堂妹。
有一次,杨素召见封德彝,正巧封德彝失足落水,他换了一件衣服就去见杨素了,却对落水之事只字未提。杨素得知后问他理由,他回答道:“这是私事,所以没说。”
封德彝揣摩人心的功夫也甚是了得,就连杨素都佩服的不得了。
杨素建造的仁寿宫宏大豪华,素来节俭的隋文帝得知后大骂道:“杨素耗尽民力营造宫殿,天下人都要骂我!”杨素非常害怕受到惩罚,而封德彝却安慰他不要害怕,等皇后来了就没事了。果然,第二天独孤皇后就来慰劳杨素。杨素好奇地问封德彝是怎么预料到的?封德彝说:“皇上素来节俭,但他最听皇后的话,皇后喜欢奢华,皇后高兴了,皇帝自然也不会骂你了。”对此,杨素感叹道:“揣摩之才,我不如你。”封德彝后人
儿子:封言道,官至宋州刺史,娶唐高祖第十二女淮南公主。人物评价
卢思道:此子智识过人,必能致位卿相。
刘昫:封伦多揣摩之才,有附托之巧。党化及而数炀帝,或有赧颜;托士及以归唐朝,殊无愧色。当建成之际,事持两端;背萧瑀之恩,奏多异议。太宗,明主也,不见其心;玄龄,贤相焉,尚容其谄。狡算丑行,死而后彰,苟非唐临之劾,唐俭等议,则奸人得计矣。
宋祁:①
伦资险佞内狭,数刺人主意,阴导而阳合之。外谨顺,居处衣服陋素,而交宫府,贿赠狼藉。然善矫饰,居之自如,人莫能探其膺肺。②
封伦、裴矩,其奸足以亡隋,其知反以佐唐,何哉?惟奸人多才能,与时而成败也。妖禽孽狐,当昼则伏自如,得夜乃为之祥。若伦伪行匿情,死乃暴闻,免两观之诛,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