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剑及其装饰,萨尔博格教授一行

图片 3

 

 

   
2013年3月8日,陈星灿副所长会见了前来我所访问的德国慕尼黑大学亚述学与赫梯学研究所的沃瑟•萨尔博格教授(Prof.
Dr. Walther
Sallaberger)和慕尼黑大学亚洲研究所汉学系的托马斯•赫尔曼教授(Thomas O.
Hollmann)。陈星灿副所长陪同客人参观了考古研究所的陈列室以及科技中心,并向客人们介绍了考古研究所的基本情况和近期的课题、田野工作。

    2011年10月25日,法国高等实验学院教授杜德兰(Alain
Thote)先生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进行了一场学术报告,报告的题目是“中国剑及其装饰”。报告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先生主持,所内外20余位学者聆听了报告会并与杜德兰教授现场交流。

   
5月20日下午,由法国远东学院和社科院考古所联合组织的中法学术系列讲座的第一一四讲“中世纪大马士革(叙利亚)王公丧葬习俗的演变”顺利举行。本次讲座是该系列讲座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一年系列专题“和而不同:考古与美术史对表现彼岸世界的贡献”的一讲,由法国高等实践学院的约翰-米歇尔·穆顿(Jean-Michel
Mouton)主讲。考古所副所长白云翔主持并发表欢迎讲话,法国巴黎高等实验学院杜德兰(Alain
Thote)教授介绍了讲座和主讲人的背景信息。法国远东学院北京中心主任吕敏(Marianne
Bujard)教授、以及中科院自然史研究所,考古所等单位的学者参加了讲座。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大马士革是伊斯兰世界重要的城市之一,曾经两次成为首都。第一次是在公元660~750年的倭马亚(Umayyyade)王朝期间,第二次是在公元1076~1260年十字军东征期间以及其后的阿尤布(ayyoubide)王朝时期。

   
沃瑟•萨尔博格教授等就自己关心的中德之间在考古学及文化遗产保护等学术领域的交流情况与陈星灿副所长进行了交流。双方还就如何从科研的角度加强合作进行了探讨。

   
首先,杜德兰教授谈到西周早期匕首和短剑。剑在中国的起源问题现在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一般的观点是,它起源的灵感来自中原周边的游牧人群。北方和西北地区是广义上的中原地区(包括晋南和关中)剑的早期发展的最可能的贡献者。一个明确的证据是安阳二炼钢厂一座车坑中出土的一件游牧民族的匕首。它的总长约三十三厘米。这种兵器经常成为“短剑”。然而,称为“匕首”更合适,因为它的身长只有不到二十厘米。它的造型和纹饰都是商代晚期西北地区游牧民族所特有的。比起使用剑、短剑和匕首,商代和西周早期的人们还是更喜欢使用青铜戈作为兵器。最早的匕首出现于陕西、山西和河南的一些西周墓葬中,但是中原地区至今发掘的大量该时期至春秋中期的墓葬中,只有极少数墓葬随葬匕首。看来,在公元前第一千纪早期,匕首在兵器中仍然是一个陪衬角色。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中原文化的周边地区,带鞘的匕首却在中原文化风格的墓葬里大量出现,比如宝鸡Yu(弓鱼)国墓地、琉璃河燕国墓地、甘肃灵台百草坡墓地等都有发现。从这些匕首鞘纹饰上,也许可以看到与三星堆文化的一些联系。

   
这次讲座的主题就是展示并解读中世纪大马士革王公墓葬的变迁,即由遵守伊斯兰教义的简朴墓葬到修建体量庞大的陵墓建筑,这其间也反映了他们对死后到达天堂途径的认识和进行的努力。对大部分穆斯林来说,死后到达天堂之路有两条:极少数的先知等在死亡之后即可直达;而绝大多数人死后要经历墓中受难的过程,期间会获得另一种形式的生命,在通过了最终的“审判”后才会获得在天堂复活的机会。根据伊斯兰教教义,大马士革城在这一过程中有重要的意义。耶稣曾在此现身,来制服丑陋的独眼怪,并在耶路撒冷将其捕获。大部分死者的最后审判“清算日”安排在橄榄山与神庙之间的Sirct桥上。《古兰经》记载的天堂中有河流、果实和丰富植被。这种景象在穆斯林的墓葬中并没有直接反映,倒是在大马士革清真寺于公元550年后完成的镶嵌画中可以看到。因此通过对伊斯兰教义的分析可知,穆斯林墓葬作为死后到复活这两个阶段的过渡,其主要作用是保存尸体以利于死者接受训诫,以期获得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