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韶之子,费扬古与董鄂妃

图片 6

段韶字孝先、小字铁伐,是南北朝北齐开国功臣,一生征战四方,为北齐立下汗马功劳,出将入相,功勋卓越。段韶年少就善于骑射,深得姨夫高欢的喜爱,将他视若心腹,跟随他消灭尔朱兆、抵御宇文泰、征讨玉壁,又征伐梁国、北周等地,镇守晋阳,随征颍川,功勋卓越。段韶官至太师、左丞相、大都督等,封爵广平郡公,于571年病逝,追赠太尉、使持节等,谥号为忠武。人物生平
将帅之才图片 1段韶
段韶少年时善长骑射,有将帅之才。因母亲娄信相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所以高欢对他很是器重,常安排在自己的左右,作为心腹看待。建义初年,为亲信都督。
中兴元年,跟随高欢抗抵尔朱兆,战于广阿。高欢对段韶说:“敌众我寡,怎么办?”段韶答:“所谓众者,是得众人之死;强者,是得天下之心。尔朱兆狂妄奸狡,一路上看到的,是裂冠毁冕,拔本塞源。邙山聚会,搢绅有何罪过?又杀主立君,不过半月,天下思乱,十室有九。王亲行德义,除君侧的恶人,何往而不胜!”高欢说:“我虽是以顺伐逆,奉命讨罪,但弱小处于强大之中,恐怕没有上天的庇佑,你没有听说过吗?”段韶:“我听说过小能敌大。小道大淫,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尔朱兆外害天下,内失善人,智者不为谋,勇者不为斗。不肖者失职,贤者夺过来,还有什么疑惑的?”于是便同尔朱兆展开交战,尔朱兆军溃败。进攻邺地的刘诞。
韩陵之战,段韶率领自己的部众,首先冲进敌阵。不久随从高欢离开晋阳,将尔朱兆追赶到赤谼岭消灭。因军功封下洛县男。又跟随高欢偷袭、夺取夏州,活捉斛律弥娥突,加龙骧将军、谏议大夫,累迁武卫将军。后又将其父姑臧县侯的爵位授予段韶,其下洛县男的爵位则上表请求转让给继母弟段宁安。
屡次封爵
兴和四年,跟从高欢在邙山抵御西魏宇文泰。高欢在兵卒之中,被西魏将军贺拔胜认出,于是贺拔胜带领精锐逼来。段韶骑马从旁跃过,并回身用箭射击,一箭就将最前面的追敌射下马去,其他追骑害怕,不敢向前。西军撤退,朝廷赏赐段韶马匹、黄金,进爵为公。
武定四年,随高欢征讨玉壁。时高欢身患疾病,城池又没攻下,便召集诸将,讨论行动方案。高欢对大司马斛律金、司徒韩轨、左卫将军刘丰等人说:“我每次同段孝先论兵,都能听到许多高见,如果让他来参谋参谋,就可能没有今日的劳累了。我担心局势危急,恐怕出现不测,准备委托孝先承担邺下的重任,怎么样?”斛律金等人回答说:“知臣莫如君,孝先是最合适的。”高欢又对段韶说:“往昔我和你的父亲冒着危险,同佐王室,建立了大功。眼下病重得厉害,大概不行了,你应该小心辅助朝廷,承担起这一重任。”马上下令段韶随次子高洋镇守邺城,召长子高澄赶赴玉壁军中。高欢病情严重,遗令高澄说:“段孝先忠孝仁厚,智勇双全,亲戚之中,只有此人,军旅大事,应同他商议。”
武定五年春,高欢在晋阳去世,秘不发丧。不久侯景造乱,高澄准备回邺城,留段韶镇守晋阳。高澄回到邺城后,赐给段韶女乐十几人,黄金十斤,还有缯帛,封长乐郡公。高澄征讨颍川,段韶留守晋阳。别封真定县男,行并州刺史事。武定八年,高洋受禅即位,建立北齐,是为文宣帝。别封段韶为朝陵县公,又封霸城县侯,加位特进。段韶上表请求归还朝陵县公,乞请封继母梁氏为郡君。高洋嘉奖他,别封梁氏为安定郡君。又将霸城县侯让给了自己的继母弟段孝言。是时受到舆论的夸赞。
讨敌平乱
天保三年,任冀州刺史、六州大都督,有惠政,深得吏民爱戴。天保四年十二月,南梁将领东方白额偷偷来到宿预,引诱边民,杀害长吏,致使淮、泗骚动。天保五年二月,文宣帝下诏段韶前去讨伐。段韶率军抵达。适逢梁将严超达等围逼泾州;陈霸先又率众将要进攻广陵,刺史王敬宝遣使向朝廷告急;还有尹思令,拥众万人,准备袭击盱眙。三军恐惧。
段韶对诸将说:“自从梁氏丧乱,国无定主,人心离散,强者从之。陈霸先等人智小谋大,政令不一,外虽同德,内实离心,你们不必忧虑,我的计划已思虑周全。”于是留下仪同敬显俊、尧难宗等围守宿预,自己率领数千步骑兵急行军赶赴泾州。路经盱眙,尹思令没有料到大军会从天而降,望风北奔。段韶继续前进,又与严超达交战,大败严超达军,夺取了所有的舟船器械。段韶对诸将道:“吴人浮躁,本无大谋,今天打败严超达,陈霸先肯定会逃走。”旋即回师广陵。陈霸先果然逃走。追至杨子栅,看得见扬州城才回来,并且缴获了许多的军资器物,马上撤退到宿预。六月,段韶派游说之士劝降东方白额,东方白额因此开门请盟。段韶与行台辛术等人议论,同意东方白额的请求。结盟完毕,估计东方白额会脚踩两只船,段韶下令将东方白额抓起来并杀了,连同他的弟弟们的头颅,送到京师。江淮安静,民皆乐业。文宣帝嘉奖他的功劳,诏令赏赐吴人七十,封平原郡王。清河王高岳攻克郢州,活捉司徒陆法和,这次行动,段韶也参加了,筑建鲁城,在新蔡置郭默戍后返回京城。
皇建元年,领太子太师。太宁二年,拜并州刺史。高归彦在冀州作乱时,武成帝高湛诏令段韶与东安王娄睿率众平定。迁太傅,孝昭帝赐其女乐十人和高归彦的果园一千亩。依然任职并州,为政是举大纲,不存小察,所以甚得民心。
晋阳抗周
河清二年十二月,北周武帝宇文邕派将军率领羌夷与突厥合众围攻晋阳,武成帝从邺城出发兼程前往救助。突厥从北组成战阵往前推进,东抵汾河,西达风谷。情况危急,兵马未整,武成帝见此阵势,也想往东逃避。但很快接受了河间王高孝琬的请求,下令赵郡王保护好诸将。此时正是大雪之后,周人用步卒作为前锋,从西山冲下,离城只有二里多路。诸将都想迎击。
段韶说:“步行的人气势必然有限,眼下积雪深厚,交战不便,不如严阵待守。彼劳我逸,打败他们是有把握的。”不久交战,大败周军,周军的前锋全被消灭,无一活口,后边的部众连夜逃走。
武成帝下令段韶率骑兵追击,出塞后没有追上而回。武成帝赏其功,别封段韶怀州武德郡公,进位太师。
解围洛阳
北周大冢宰宇文护的母亲阎氏先配中山王,宇文护听说母亲还在人世,于是就修书北齐,请归还阎氏,并愿通好。此时突厥多次骚扰边地,段韶驻军塞下防御。武成帝派黄门徐世荣乘驿车带着宇文护的信向段韶请教。段韶认为周人反复,不讲信义,其晋阳之役,就是证明。宇文护对外是丞相,在内其实为王。既为母亲请和,却不派一介之使申其情怀。我们则依据一纸之书,就送还其母,这恐怕是在向周示弱。我认为,姑且佯装同意,等些日子再放不迟。武成帝不听,于是派遣使者依礼送还。
宇文护得到母亲后,依然遣将尉迟迥等袭击洛阳。武成帝诏令兰陵王高长恭、大将军斛律光率部抵御,军队驻扎在邙山下,滞留未进。武成帝召段韶询问:“现在我想派王去解救洛阳之围,但突厥驻军在这里,又要派人防御,王认为该如何处置?”段韶说:“北虏侵扰边地,是容易处理的事情,如今西羌窥视逼近内地,这才是心腹之病,我请求受诏南行。”武成帝说:“我的意思也是这样。”于是便命令段韶督察一千精骑,从晋阳出发。五天后就渡过黄河,段韶与手下大将商议办法。段韶清晨带领二百骑兵与诸军一同登上邙阪,想看看周军的阵势。来到大和谷,就遇上周军,旋即派人驰告各营,集中兵马。段韶马上同诸将摆开阵势以作防备。段韶为左军,高长恭为中军,斛律光为右军,与周军相对。段韶对着周军喊:“你们的宇文护有幸得到母亲,却不怀恩报德,今天之来,究竟是何意思?”周军说:“老天派我们来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段韶说:“上天赏善罚恶,大概是派你们来送死的吧?”周军便将步兵摆放在前,向山上冲去。段韶认为敌徒步我骑马,就指挥部众边退边引诱,候其疲惫,一齐下马攻击。短兵相接,周军大溃。其中军所指处,也是迅速瓦解,投坠溪谷而死的就有许多。包围洛阳城的敌人,马上逃遁,弃置营幕而不顾,从邙山到谷水三十里的距离内,到处都是抛撒着的军资器物。武成帝亲自来到洛阳,慰问将士,在河阴摆设宴席,款待众将,又策勋命赏,拜段韶太宰,封灵武县公。天统三年,除左丞相,又封永昌郡公,食沧州干。
力败周军
武平二年正月,段韶由晋州道抵达定陇,筑威敌、平寇二城后返回京师。二月,周军寇掠,后主高纬派段韶与右丞相斛律光、太尉兰陵王高长恭一同抵御。三月底,到达西部边境。柏谷城这个地方,是敌人把守着的天险,石城千仞,诸位将领没有哪个敢于围攻。
段韶说:“汾北、河东若要为国家所有,如不拔除柏谷,就像得了痼疾。估计他们的援兵,当在南道会合,如今截断这一要路,使他的援兵无法赶来。他们的城墙虽高,但是很狭窄,用火弩射击,完全可以攻下。”
诸将认为他的主意好,于是鸣鼓齐攻,城墙坍塌,俘虏其仪同薛敬礼,斩杀许多首级,仍然在华谷筑城,置戍后凯旋,朝廷封段韶广平郡公。
因病去世图片 2
同月,北周又派将军寇掠北齐边境。右丞相斛律光首先率领军队出讨,段韶也请求同行。五月,攻打服秦城。周军在姚襄城南再起城镇,东接定阳,又挖出深堑,断绝大道。段韶就偷偷抽调壮士,从北边发起袭击。又派人秘密地渡过黄河,与姚襄城内联络,请他们作内应,过河来的有一千多人,周军才开始发现。于是交战,周军大败,虏获其仪同若干显宝等人。诸将都想向新城发起进攻。段韶不同意,说:“此城一面临河,三面险地,不能进攻。即使攻了下来,也只不过是一座城池而已。倒不如再作一城雍塞其归路,攻克服秦,齐心协力进击定阳,这是最好的选择。”将士都认为这个主意好。
六月,转围定阳,但定阳城主帅开府仪同杨范闭城固守,段韶军未能攻下。段韶登山观看城中的情势,之后便纵兵猛攻。七月,夺取外城,斩获许多敌军首级。这时段韶突然在军中病倒,由于内城还未攻下,他对兰陵王高长恭说:“此城三面是深涧,没有退路,只有东南一处可以与外面沟通。贼如果突围,必须走东南这条路,我们挑选精兵把守,自然可以捉住逃敌。”高长恭便下令一千多壮士在东南涧口埋伏。这天深夜果然像段韶预计的那样,周军弃城而逃,伏兵一拥而上,周军大溃,杨范两手反绑投降,其众全被俘虏。
此时,段韶病情更加严重,因而提前回到了京师,以功别封乐陵郡公。同年八月己未日,段韶因病去世。后主在东堂为段韶举哀,赠帛千段及温明秘器、辒辌车,出殡之日,军士们列成仪仗一直送到平恩墓地,后主又征调民夫为其起冢。赠假黄钺、使持节、都督朔并定赵翼沧齐兖梁洛晋建十二州诸军事、相国、太尉、录尚书事、朔州刺史,谥号忠武。段韶之子
长子:段懿,字德猷,娶颍川长公主,拜驸马都尉,袭封平原王,历任行台右仆射、殿中尚书、兖州刺史。
次子:段深,字德深。天保年间,因父功封姑臧县公。大宁初年,拜通直散骑侍郎。大宁二年,娶永昌公主,公主未婚而卒。河清三年,又娶东安公主。后历任侍中、将军、源州大中正,其父死后受封济北王,武平末年,任徐州行台左仆射、徐州刺史。入周,拜大将军,郡公,后坐事而死。
三子:段德举,武平末年,官仪同三司。北周建德七年,在邺城与高元海谋逆被杀。
四子:段德衡,武平末年,官开府仪同三司,隆化年间,任济州刺史。入北周,授仪同大将军。
七子:段亮,字德堪,武平年间,官仪同三司。隋大业初年,任汴州刺史,卒于汝南郡守的任上。
段德操,排行不详,唐武德年间将领,右武卫将军。
段德濬,排行不详,陇州刺史。段韶好色的故事
段韶的生母娄信相是父亲的原配,也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故而他从小就得到高欢的赏识器重。母亲去世后,父亲娶了继母梁令春,他服侍后母十分孝顺,时人皆赞颂不已。段韶的原配元渠姨是北魏宗室女,侍妾皇甫氏原本是元瑀之妻,为高澄所赐。说起这个这位侍妾,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段韶虽然出将入相,家中有一位出身高贵的妻子,但其为人好色,常常微服间行,寻找貌美女子。当时,东魏黄门郎元瑀的妻子皇甫氏因其弟谋反而被没入宫中,段韶看她长得漂亮,请求高澄将其赐予他,高澄于是将皇甫氏赏赐给了他。人物评价图片 3
段韶外统军旅,内参朝政,又建有高功,加之婚姻,名望极高。他擅长计谋,善于御众,因此深得将士的爱戴。与敌交战,人人奋勇当先。他的性情温文尔雅,极有宰相的风度。教训子弟,闺门雍肃,服侍后母十分孝顺,北齐勋贵之家没有比得上他的。
《资治通鉴》:“韶有谋略,得将士死力,出总军旅,入参帏幄,功高望重,而雅性温慎,得宰相体。事后母孝,闺门雍肃,齐勋贵之家,无能及者。”
《北史》论曰:“韶光辅七君,克隆门业,每出当阃外,或任处留台。以猜忌之朝,终其眉寿;属亭候多警,为有齐上将,岂其然乎!当以志谢矜功,名不渝实,不以威权御物,不以智数要时,欲求覆餗,其可得也。《礼》云‘率性之谓道’,此其效欤!”

董鄂·费扬古别名费扬武、费扬果、飞扬古,是清朝时期的将领,顺治帝的最爱董鄂妃的弟弟。费扬古曾参与平定三藩之乱,跟随康熙西征噶尔丹,在昭莫多破敌全歼噶尔丹主力,为大清立下汗马功劳;官至抚远大将军、领侍卫内大臣等,封爵一等公。公元1701年,他跟随康熙帝巡幸,疾病发作回京,不久后就去世了,康熙帝赐谥号襄壮。人物生平
从讨三藩图片 4
顺治二年,费扬古出生,他是顺治帝孝献端敬皇后的弟弟,其父为内大臣三等伯鄂硕。满洲正白旗人,状貌异常魁梧。顺治十四年,十四岁的费扬古承袭了父亲的爵位。
康熙十三年,三藩之乱爆发,费扬古跟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到江西围剿吴三桂的叛军。吴三桂的大将黄乃忠纠合了一万多叛军自湖南长沙进犯袁州,费扬古与副都统沃赫、总兵赵应奎击溃了黄乃忠的进犯,继而攻克万载。
康熙十五年,于萍乡击败了吴三桂的女婿夏国相,夏国相败走,费扬古进围长沙,连战连捷。康熙十八年,费扬古又于武冈击败了吴国贵。大军还京之后,他被提升为领侍卫内大臣,位列议政大臣。
防卫西北
康熙二十六年以伊犁为统治中心的漠西蒙古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支准噶尔部,在首领噶尔丹率领下挥师东进,并于康熙二十七年五月越过杭爱山大举进攻漠北的土谢图部,又乘胜渡过土拉河侵入车臣部牧地,漠北各部纷纷南奔,请求归附清朝。如果清廷不接受漠北各部内附,他们必然被准噶尔部所吞并,将成为清王朝北部的巨大威胁;如果允许喀尔喀各部内附,噶尔丹就可能以追击为名而内犯。尽管情况如此严峻,但康熙帝绝不会错过臣服漠北各部的天赐良机。
康熙二十九年,清廷授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率军西征噶尔丹,命费扬古前去科尔沁征兵,参赞军事。同年秋,在乌兰布通之战中击败了噶尔丹。康熙三十二年,归化城增加戍兵,以费扬古为安北将军驻守归化城。康熙三十三年,噶尔丹遣使来朝,请求入贡。费扬古发兵出迎并一路护送他们,侦查他们男女人数一共一千五百多人,把他们留在了归化城。上书康熙帝之后,康熙察觉到噶尔丹居心叵测表面上是为与朝廷修好,实际上是派人到内地窥探虚实,命侍郎满丕下谕谴责噶尔丹的使臣,把他们遣还。七月,听闻噶尔丹将窥探图拉,清廷命费扬古与右卫将军希福一起率军前去抵御。希福请求增加派兵,康熙帝责其有恐惧沮丧之心,让他不要去了。很快报告图拉没有遭到入侵,考虑到噶尔丹将要进攻归化城,康熙召费扬古回师。
康熙三十四年,噶尔丹到了哈密,费扬古前去防御,噶尔丹自图拉河向西窜去。费扬古很快被授右卫将军,仍兼管理归化城的军事。下诏授费扬古为抚远大将军,以都统伊勒慎,护军统领、宗室费扬武,瓦尔达,副都统硕岱,将军舒恕参赞军事。不久康熙召费扬古入宫授予他讨贼方略。
北上破敌
为了解决噶尔丹对内蒙古的军事威胁,康熙在三十五年二月,康熙帝再次御驾亲征。此次亲征兵分三路,东路由萨布素负责,率领数千军队驻守蒙古东部,防止噶尔丹向东逃窜;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的费扬古是西路统帅,西路是此次征战的主力,兵力四万六千有余;中路由康熙帝亲自率领,兵力约三万三千。
按照事先的部署,中路军在四月初一从北京出发,而西路军在三月份分别从宁夏、归化出发,五月底中路和西路在土拉河以北会师。西路军在行进途中因天气恶劣影响了进度,为了避免不能按期到达使得康熙帝率领的中路军独自承受巨大的压力,费扬古亲自率领一万四千精锐日夜兼程,而当康熙抵达克鲁伦河以南时,北岸已无一帐,噶尔丹早已拔营撤退了。噶尔丹在向西逃窜的途中丢弃了老弱辎重,在经过五昼夜的狂奔后抵达位于库伦的昭莫多,但却被费扬古所率领的西路军迎头予以阻击。费扬古在昭莫多同噶尔丹展开激战,噶尔丹的主力全部被歼灭。
噶尔丹在天山以北的故地已经被他兄长僧格的儿子策妄阿拉布坦所占有,进退失据。由于噶尔丹拒绝康熙的招抚,费扬古在康熙三十六年二月又参加了第三次对噶尔丹的战争,但双方还未来得及交战,噶尔丹就在这一年闰三月十三日自杀。费扬古因在平定噶尔丹战争中的杰出贡献,被封为一等公爵。当第三次讨伐噶尔丹的战事结束后,费扬古奉命调离,当他从该城开拔时,归化的商人、百姓纷纷给他送行,不久为他修祠立像,以纪念他在抗击噶尔丹、戍边卫民及绥靖地方的过程中所立下的功绩。
功成而逝
康熙三十六年六月,费扬古有了病,康熙帝下诏昭武将军马思喀代他领军。费扬古归还京师,仍领侍卫内大臣,进一等公,但是他仍以未能生擒噶尔丹为理由上书请辞,康熙帝不准,因谕曰:“以前朕想要亲征噶尔丹,众臣都上谏阻止,惟费扬古与朕的意思相合,于是朕统兵西进。西征的道路非常遥远,水草困乏,费扬古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将狡猾顽固的敌军大败。他多年统兵驭将,没有能比得上他的。”又说:“多次出征,才知道作为一个将领是多么困难。费扬古为将精心策划调遣,使得缓急得宜,才最终成功。”
康熙四十年,费扬古跟从康熙帝出巡索约勒济,半路中疾病发作。康熙帝为此驻跸一日,亲自去看望他的病情,赐给他御帐、蟒缎、鞍马等物,并从内帑里出银五千两赠给他,派遣大臣护送他回到京师。回到北京之后不久就病逝了,清廷赐予祭葬,谥号襄壮。以他的儿子辰泰承袭一等候、兼拖沙喇哈番。费扬古之后
儿子:辰泰。董鄂费扬古和董鄂妃是什么关系图片 5董鄂妃
董鄂费扬古是三等伯鄂硕之子,顺治帝的孝献皇后之弟。
董鄂氏虽然没有留下一儿半女,但她却留下一位为清王朝立下汗马功劳的弟弟费扬古。费扬古的主要成就
康熙十三年,费扬古在三藩之乱中跟从安亲王岳乐率兵到江西围剿吴三桂叛军。击败了吴三桂的大将黄乃忠、夏国相、吴国贵等人的进犯。
康熙帝亲自噶尔丹的时候他也立下了很大的战功。费扬古见其后阵不动,知为妇女和驼畜所在,即令一部迂回横冲,一部袭其后阵,准噶尔军顿时大乱。扼守山顶的清军乘势奋击,上下夹攻,斩杀3000余,俘获数百人。噶尔丹妻阿奴可敦率队冲锋,战死。噶尔丹仅引数十骑西遁,余部逃散。当第三次讨伐噶尔丹的战事结束后,费扬古奉命调离,当他从该城开拔时,归化的商人、百姓纷纷给他送行,不久为他修祠立像,以纪念他在抗击噶尔丹、戍边卫民及绥靖地方的过程中所立下的功绩。人物评价图片 6董鄂妃
《清史稿》:①费扬古朴直有远虑。②及战昭莫多,费扬古麾饥疲之众,当困斗之寇,蹈瑕以破坚,则谋勇胜也。
康熙帝:①昔朕欲亲征噶尔丹,众皆谏止,惟费扬古与朕意合,遂统兵西进。道路辽远,兼乏水草,乃全无顾虑,直抵昭莫多,俾奸狡积寇挫衄大败。累年统兵诸将,未有能过之者。②屡出征,知为将甚难。费扬古相机调遣,缓急得宜,是以济事。

杜杲出生邵武城关一个官宦之家,是南宋著名抗蒙将领、学者。他以荫补入仕,担任过知安丰军、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吏部尚书、宝文阁学士等职,封爵扬子县开国子;他解围滁州,又在安丰之战及庐州之战大败蒙古军,功勋卓越。杜杲是难得的文武全才,他善行草、理学、能诗文,于公元1248年逝世,追赠开府仪同三司。人物生平
杜杲出身官宦之家,其父杜颖,官至江西提点刑狱。杜杲因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在海门盐场供职,未上任即被福建提点刑狱陈彭寿召去代理闽尉,之后又被江、淮制置使李珏聘为幕僚。
嘉定十二年,金兵围攻滁州,他带兵救援。在激战中,他面部被射中二箭,不但没有下战场,而且方寸不乱,沉着指挥战斗,极大地激励了士气,打退了金兵的进攻。金兵久攻不下只好退兵。此役,显示了他出众的军事才干,调任江山县丞。淮西制置使曾式中担任庐州节度推官时,当地发生兵变,杜杲单骑前往平息了叛乱。其时,驻在榆林埠的数万金兵请降,有人建议在金兵投降后杀之,夺取辎重。杜杲认为:“杀降不仁,夺货不义,纳之则有后患”,主张对金兵进行教育,后悉数遣散。
端平元年,金为宋、蒙所灭。朝廷要收复金人所占据的“三京”(今开封、洛阳、商丘),派庐州守全子才和大将赵葵、赵范将出征。杜杲任淮西转运判官,他认为“江淮灾荒连年,移南实北,腹心之地反为可虑了”,上奏朝廷极力反出师河洛。
嘉熙元年,蒙古宗王口温不花部攻安丰,时杜杲知安丰军,他先把军民迁到淮城,命儿子杜庶押运银粮接应,设伏兵于城的四周。蒙古军扑了个空,杜杲即率军穷追猛打,大获全胜,蒙古军败退。蒙军又利用火炮攻城,把安丰城的城楼全部摧毁。杜杲一开始也是一坏即马上补上,后来杜杲发明了一种用木材搭构起来的移动木楼,因为很高,可以放到护城壕沟的旁边,上面开有箭窗可以射击,楼与楼之间用横木连接,可以如同城墙上一样的调动兵力,这种楼的坚固度是普通城楼的三倍,而且制作方便,杜杲一下子就做了几百个,布置成防线,哪个楼被蒙军击毁了就同位置换一个新楼上去,就如同一道移动城墙。
经过长时间的围攻,蒙军终于用石头在安丰的护城壕沟河上填出二十七道坝桥,可以直接攻击安丰城,但杜杲马上派宋兵攻夺并扼守住护城壕沟内侧的二十七个桥头。蒙军又组织了一批敢死勇士,身批十余层牛皮做的厚甲,连面部都罩住,向宋军发动冲击。杜杲又利用再严密的铠甲也不能完全遮住眼睛的特点,挑选了一批宋军中的神射手,使用一种特制的小箭,专门射击蒙军的眼睛,杀伤了许多蒙军中的敢死勇士。
随着蒙军攻城时间的拖长,各路宋军援军也接近安丰,池州都统制吕文德便是第一个率援军到达安丰城外的宋将。他用计一举突破蒙军包围圈,杀入安丰城中与杜杲会合。宋军士气大振,并且获知了外围宋军的部署和作战计划。
于是,在又一次蒙军借助风势进行火攻失败之后,杜杲招募敢死勇士向蒙军反攻,夺得一些蒙军填住护城壕沟河的坝桥,并在随后约定的时间里,安丰城里的杜杲军、吕文德军,与安丰城外的余玠军、赵东军、夏皋军等内外夹击蒙军,击退蒙军,并把蒙军的火炮、攻城器械等来不及撤走的器具全部摧毁,蒙军遭受严重打击,遗尸一万七千多具后仓皇撤退。安丰三个月的坚守,是宋军在两淮战场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战后,杜杲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
嘉熙二年秋,也就是蒙军在安丰失败半年多之后,蒙古大帅察罕率蒙军再次大举进攻两淮,蒙军号称80万大军,包围了庐州,意图攻破庐州,然后以巢湖为基地训练水军以渡过长江。
这一次蒙军作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攻城的器械是数倍于当初进攻安丰时候的器械。然而,注定蒙古得不到好处的就是,杜杲因守安丰有功,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制置副司的衙门,就设在庐州。
如同半年多前安丰之战,蒙军与宋军都兵来将往地斗着攻守器械,蒙军为了阻止宋军增援,筑了一道六十里长的土墙将庐州围起来,但最终也给杜杲毁去,蒙军继续用炮攻击庐州,但是杜杲这次利用庐州城内充足的物资,再上次设计的木楼的基础上加设炮楼,与蒙军展开炮战。如此这般的攻守战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蒙军知道无法攻下杜杲防守的庐州,只好撤围转而向东进兵。
然而这时的杜杲手中的兵力,已经不是安丰时候的那点兵力了。杜杲等蒙军撤走大半后,乘胜开城门袭击蒙军后军。宋将陆旺、李威率两百敢死将士直插蒙军后军,打败了蒙军。杜杲指挥其他宋军追杀了数十里才回军。又派吕文德、聂斌等率水军扼守淮水,使蒙军无法继续南下。此战之后,杜杲因功升淮西制置使。
第三年,蒙古军又大举进犯,杜杲趁其征途疲乏,命子杜庶及统制吕文德、聂斌监军,自外出击,连传捷报27次。朝廷得报惊喜,升杜杲为权刑部尚书,他恳辞。
淳祐元年,杜杲再三请辞,朝廷授予工部尚书,以直学士职退休。
淳祐二年,蒙古军大举南侵,杜杲应诏为官,任太平州知州,不久提拔为华文阁学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行官留守,节制安庆、和州、无为三郡。在真州又大败元军。
淳祐八年病故,享年75岁。朝廷赠开府仪同三司。杜杲后人
长子杜庶,字康侯,官至江西转运副使,后遭诬陷冤死。
次子杜庑,曾任奉直大夫、江西安抚司干官。
长女,嫁文林郎、崇安县尉赵崇林。 次女,早卒。 孙辈孙子,杜蕃曾任承务郎。
孙子杜蟠,曾任承务郎。 孙子杜番,曾任承务郎。杜杲的主要成就
在对抗蒙古入侵时,杜杲设计了一种专用的平底船,来往于壕沟上,击杀蒙军的填壕沟士兵。除此之外,根据史料的记载,杜杲还发明了鹅梨炮、三弓弩炮等武器帮助守城,杜杲的儿子杜庶也发明了一种排杈木帮助守城,但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不清楚这些武器到底起什么特别的用途。当时,有一种新发明的用木头撑开网罩在城墙上,以网的弹性和韧性以及网与墙间的空隙来消弭抛石器投来的扔砸城墙的大石头,以保护城墙的做法,应该也已被使用在安丰城墙上。人物评价
总评
杜杲是宋朝著名的抗蒙大将,他英勇善战,在战场上屡立奇功。但是他出生官宦之家,本身就非常有修养,在政治方面也很有自己的见解。在担任六安、定远知县期间,均有政绩。杜杲晚年专意理学。杜杲盛富文才,是难得的文武全才。
历代评价 李宗勉、徐荣叟:帅淮西无逾杜杲者。
赵昀:杜杲两有守功,若脱兵权,使有后祸,朕何以使人?
脱脱:杜杲、王登、杨掞、张惟孝,思以功名自见,虽所立有小大,皆奇才也。
陶宗仪:为文丽密清严,善行草,学急就章。
胡应麟:蒙古灭金,势已压宋,而孟顾能于其间收复襄邓诸城。庐州之围,杜杲以数千御八十万之众,元人倾国不能进跬步。余尝谓国势无强弱,人实为之。
黄道周:杜杲善谋,谋皆有济。蔽野难民,许入城避。兵变浮光,渠魁诛弃。金币争遗,封贮不费。告将动摇,众惊有异。杲谕以书,无他赴吏。将即日行,一军安利。金众欲降,辎可诱致。杀降不仁,夺货不义。受恐后虞,谕遣为是。诏问战机,杲上封事。中原赤存,一时难治。实北移南,腹心可虑。兵败洛阳,人服其智。元将焚楼,随陷随备。处处成功,皆杲画计。何无悖谋,四书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