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军官学校近代史上竟出了千余名将军,揭秘近代日本陆军

陆军军官学校

改革陆军“三人帮”

一些名伶毒瘾实在太深,新中国成立后也戒不掉,只好网开一面,特许他们吸食,伶人与毒品的关系就有这么“深厚”,对社会的影响也如此“深厚”,要求他们以身作则,禁吸毒品,也是正当之理。

假若保定军校开办校友会,那么张治中、叶挺——这些在中国历史进程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人物都将在邀请之列。这所位于保定的“陆军军官学校”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高等军事学府,从这里曾经走出一万多名军事人才,其中有一千多位有将军头衔。

宇垣一成没什么名气,只不过是1913年跟着山本权兵卫干了一架,恰好山本权兵卫就是萨摩阀,宇垣一成还因为这个事遭贬谪,所以陆军长州阀在没有其他能人的情况下,只好先祭出宇垣一成来当保护神。1924年,宇垣一成就任陆军大臣,在1925年5月开始了“宇垣裁军”。

到了民国仍然如此,据当时《京报》报道:戏班子收入相当高,谭鑫培第五次去上海唱堂会,一个月包银就有1万块。二三流的角色,唱一出也有10块20块,而当时北平政府的一个科员一个月也不过30块上下,教授、部长月薪350元已经是非常之高了,跟名伶相比,乃小巫见大巫。

从上任到卸任,蒋百里在保定军校只有短短半年。他推行的改革,虽然后来受到阻扰,但是其教育理念已经深入保定军校。在他之后又有六任校长,基本上都沿袭了蒋百里改革时推行的制度。

其实答案很简单:军部虽然掌握军队,却只是众多政治势力当中的一个,他们有“帷幄上奏权”不假,但这项权力,却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尤其是在大正时代(1912~1926年)民主浪潮中,妨碍民主建设的权力事实上受到政党势力的极大约束。

明星吸毒屡现,公众颇为震惊。但只要翻翻近代史,会发现伶人吸毒那是家常便饭。所以有人说,“一部演员史就是半部鸦片史”。

保定军校的学生虽然是由北洋军阀培养的,但不少毕业生却有民主思想,辛亥革命时很多学生离校参加了新军,还有许多参加了北伐战争。另外,还有一部分人成为地方实力派的领袖人物,如川军的刘文辉、邓锡侯,桂系的白崇禧、李品仙,晋绥军的杨爱源、傅作义,都是保定军校出身。

188金宝搏,就在田中义一任期内,“一夕会”主要成员河本大作派人安置了一颗炸弹,炸毁了沈阳皇姑屯的一条铁路,也炸死了坐专列经这条铁路从北京回来的奉系军阀张作霖。

伶界新人在前辈烟枪的熏陶之下,有样学样。据说当时师傅教徒弟,经常是在烟床上进行:“盖烟榻譬之课堂,烟盘犹如黑板,烟签权做教鞭,烟枪可当刀枪靶子或马鞭等使用,又口中念锣鼓时,烟签击于烟盘上,亦可代表鼓板。”那是派头十足,舒服至极的。譬如余叔岩拜谭鑫培为师,谭鑫培就是侧身倚靠在烟榻之上,用一只大烟枪给余叔岩指点。如此耳濡目染,徒弟有钱了不仿效师傅抽大烟,难;有巨大社会示范作用的名伶吞云吐雾,视之为时髦,其他阶层不竞相效尤,亦难。

保定军校满目疮痍,不得不停办了一年半之久。此时,第八期的学生即将毕业,到此时不得不自谋生路。学生为了争取早日开学,组织了复校同学会,到北京四处呼吁。有的学生身穿军官服,在北京大街上拉洋车,引起媒体关注。在各界的关注下,1921年10月,保定军校重新开学,第九期学生同时入校。

对比一下,换谁都会选萨摩阀,这不,“三羽乌”在1919年也选择反对长州阀。

老裘派花脸的创始人裘桂仙也是个老烟枪,据说长年抽烟让家里的老鼠都染上了烟瘾。有一次,裘老板带领全家长时间在外地演出,家里顶棚的老鼠因无鸦片烟熏养,纷纷坠地而亡。这固然不可信,但裘桂仙的儿子裘盛戎有遗传式烟瘾,抽得厉害,未过花甲即因肺病死去,却是真的。

黄埔军校曾深受保定军校的影响。1924年2月黄埔军校开学,其军事教官大部分都是保定军校的毕业生,如陈诚、钱大钧、顾祝同、张治中等。据统计,在黄埔军校前四年,先后有近200位保定生到黄埔军校任职。在教学内容上,黄埔军校基本沿用保定军校的教材,但学习时间和内容都远不及其正规。

这个“一夕会”,可谓是二战战犯的摇篮。

而且,抽大烟还是一种身份、身价的象征。伶界有句话叫“不抽大烟,不过一千”,就是说一个名角儿要是不抽大烟,家里没有烟榻烟具,说明角儿还不够有名,生活品位还不够高,别人就不会开出超过一千块的价钱。抽大烟俨然成了名角的标配。

1912年10月,袁世凯在保定军校的校址上成立了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期为两年,分步、骑兵、炮、工、辎重五科,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是参照德国与日本的军事教育。每节课为一个半小时,课程以军事战术、兵器、测绘、筑垒及典范令为主,同时增加理化、数学、历史、地理以及外语等辅助课程。

算起来,日俄战争(1904~1905年)已经过去了15年,一代新人换旧人,军事上自然也是一代新装换旧装,但日军在这15年之中,似乎一直躺在功劳簿上。别说新武器研发了,连旧装备更新也是步履蹒跚,自然引得这些青年军官非常不满。

晚清民国伶人吸毒之事实不胜枚举,跟现在明星吸毒提神解压,寻找灵感的借口一样,伶人吸毒据说也是为了提神解压。抽大烟确实有刺激提神的作用,只是药力一过,人就瘫软如泥了。再有,唱戏的最怕嗓子出毛病,尤其害怕在舞台上嗓子出情况,那等于自砸招牌,保护嗓子是京剧伶人非常重要的事,据说鸦片能止咳止泻,伶人宁愿信其有,而不愿信其无。

为复校学生穿军服拉洋车

这三个人,尤其是永田铁山与小畑敏四郎,一战期间一直驻扎于欧洲,目睹了各种新武器与新战术的诞生,联想到自己国家的军队仍然停留在15年以前,就有点不寒而栗。

跟谭鑫培学艺的余叔岩同时把抽大烟学会了。据张伯驹《红毹纪梦诗注》记录,梅兰芳曾出演于美、苏、日,得博士学位,著名京剧旦角程砚秋也曾出演于法国。有人问叔岩何不也去外国出演?叔岩曰:“吾国乃中华大国,而出演皆系男扮女装,未免少失国体。美、法、日、苏吾不再去,唯印度可商量耳。”人问为何愿去印度,叔岩曰:“印度有大土,我可过瘾也。”原来人家不去西方是怕没有鸦片可抽。

在用人方面,“各科的主任、队长、连长大部分都换成日本留学回来的教官。”马永祥说。蒋百里撤换的教官大多是以往陆军速成学堂的段祺瑞的旧部。在他的暗示下,陆军部军学司司长魏宗瀚开始对蒋百里百般刁难。蒋百里向陆军部建议充实学校设备,“几次给陆军部打报告,陆军部就搪塞不给。”马永祥说。

这就是所谓“巴登巴登密约”,一个未来的日本军国主义团体诞生于德国,不得不说是历史的诡异之处。

不过在笔者看来,伶人吸毒主要还是因为来钱快抽得起。清末民国人们爱听戏,京剧市场火爆,伶人挣钱相当容易,名伶挣钱速度更是让人望尘莫及。据近代著名报人汪康年记载,汪桂芬、谭鑫培这些名角,“声价绝高”。谭鑫培除了日常在戏班中演出外,常外出走穴给人家唱堂会,一出戏价钱约50两银子,而当时京官一品大员年俸不过180两银子,谭老板唱三四出戏就顶一品大员一年的“工资”,足以羡煞王公大臣。

近二百人在黄埔当教官

但三人也达成协议,暗地支持如下几个人: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林铣十郎。名字还是不用记,只需要知道他们是哪一派的:萨摩阀。

晚清民国最瞩目的伶人非京剧伶人莫属。京剧原是地方戏曲,漂进京城,经一代代大师的努力,日趋成熟并繁荣兴盛,成为晚清民国非常时兴的文化形式和消遣方式,与同时代的其他艺术门类相比,处于绝对优势,出现了“四大须生”“四大名旦”“四小名旦”等名角,且流派纷呈,有余派、言派、马派、梅派、尚派、荀派、麒派等等。

1912年10月20日,保定军校第一期学员正式开学。

从1921年华盛顿海军会议之后,陆军搞过两次裁军,但效果都不太好。等到宇垣一成上任以后,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他一纸命令废掉了4个步兵师团、16个联队区司令部、5个陆军医院、2个陆军学校。裁军之后省出来不少预算,于是给陆军装备了新式机枪,新建了坦克、高射炮、飞行联队,还创设通讯学校、飞行学校,将日本军事引向近代化。

有了这个正规的校园,袁世凯在此成立了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后来成为一方军阀的吴佩孚、孙传芳都是这一时期的学生。1906年底,这所军校被清政府收归陆军部管辖,并且面向全国招生。蒋介石、王伯岺、张群等人就成为面向全国招生后的第一批学生。

很简单,理想再崇高,不跟实际接轨也不行;人再有才,没有领导提拔也不行。当时陆军一共就是长州、萨摩两个藩阀,你总得选一个,要不然就得受两边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