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垣后人,陈矫子孙

图片 3

陈垣出身广东新会一个药商家庭,是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宗教史学家。他曾在国立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高校任教,曾是京师图书馆馆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中央研究院院士等职。陈垣在史学界也有着卓越成就,与陈寅恪并称“史学二陈”,二陈又与吕思勉、钱穆并称“史学四大家”,毛泽东赞其为“国宝”,著有《校勘学释例》《史讳举例》《陈垣学术论文集》等作品。陈垣在文革时被软禁,于1971年自杀而死。人物生平
家庭背景图片 1陈垣
陈垣,出身药商家庭。少年时,他受“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影响,曾参加科举考试,未中。后以经世致用为宗旨治学。1905年,在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影响下,他和几位青年志士在广州创办了《时事画报》,以文学、图画作武器进行反帝反清斗争。继之辛亥革命,他和康仲荦创办《震旦日报》,积极宣传反清。1912年被选为众议院议员。后因政局混乱,潜心于治学和任教。他曾在一段时期内信仰宗教,故从1917年开始,他发奋著述中国基督教史,于是有《元也里可温考》之作。他认为,中国基督教初为唐代的景教,以次为元代的也里可温教、明代的天主教、清以后的耶稣教。所谓“也里可温”,是元代基督教的总称。元亡,也里可温就绝迹于中国。但作为宗教史来说,它又是世界宗教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这一著作不但引起中国文学界的注意,也受到国际学者和宗教史研究专家的重视。此后,他又先后写成专著《火祆教入中国考》、《摩尼教入中国考》、《回回教入中国史略》。
研究多元化
在研究宗教史的同时,他还注意研究元史,从事《元典章》的校补工作,并采用了两百种以上的有关资料,写成《元西域人华化考》一文,在国内外史学界获得高度评价。在研究《元典章》的过程中,他曾用元刻本对校沈刻本,再以其他诸本互校,查出沈刻本中伪误、衍脱、颠倒者共一万二千多条,于是分门别类,加以分析,指出致误的原因,1931年写成《元典章校补释例》一书,又名《校勘学释例》。
经历事件
他在校勘学、考古学的成果还有《旧五代史辑本发覆》、《二十史朔闰表》和《中西回史日历》等书。他阅读了大量宋人、清人有关避讳的述作,并广泛收集引用了一百种以上的古籍材料,写成《史讳举例》一书,“意欲为避讳史作一总结,而便考史者多一门路、一钥匙也”。
“七七”事变爆发后,北平被日军侵占。他身处危境,坚决与敌斗争。在大学讲坛上,他讲抗清不仕的顾炎武《日知录》,讲表彰抗清民族英雄的全祖望《鲒埼亭集》,以此自励,亦以此勉励学生爱国。同时,他还利用史学研究作为武器,连续发表史学论著,抨击敌伪汉奸,显示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在八年抗战期间,他连续写成《南宋河北新兴道教考》《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中国佛教典籍概论》等宗教史论文及《通鉴胡注表微》,都含有讽今喻世、抒志表微的用意。
1948年3月,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他已经六十九岁。在掌握了丰富的历史知识并曾深入研究、著作等身的基础上,他很快接受了新事物。之后的十年间,先后写了二十多篇短文。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陈垣后人图片 2陈垣
陈垣先生先后结婚两次,有子女十一人,其中长子陈乐素先生(1902-1990),也是颇有成就的历史学家。陈垣与陈寅恪
学界二陈之说由来已久。若就籍贯而论,陈寅恪是江西修水,在北,陈垣是广东新会,在南。之所以反而称陈寅恪为南陈,陈垣为北陈,是因为抗日战争以后,陈寅恪除去1946年10月至1948年12月间一度重返清华园外,长期避地南方;陈垣则始终居留北方。
二陈同为中国新史学的巨擘,二陈是1926年定交的。初晤长达三个半小时,应该说是两心相契的。
自初晤后,二陈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学术交往和私人友谊。到抗日战争爆发前的十年间,陈寅恪向陈垣介绍过钢和泰、伯希和等西方著名的汉学家;推荐过吴世昌、汤涤等弟子、友人或同事。从陈寅恪径请陈垣代查史料,陈垣一再向陈寅恪索序,可以推断二陈私交之亲近融洽。
二陈在学术上的切磋砥砺,更是史坛的一段佳话。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陈寅恪先生题写在《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的十个大字,而他始终也在坚持知识分子的自由与良知。面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陈寅恪显然不属於三叉路口的任何一类知识分子,他依旧傲然保持着自己所崇尚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对迫使知识分子放棄自我的思想改造运动,他从一开始就是反感和抵制的。陈垣与陈寅恪分别视毛泽东为圣人与教主,姑且不论二陈见解的是与非,他们在心态上对领袖人物的自由独立度还是区别明显的。陈垣晚年被软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人物评价图片 3陈垣
总体评价
走过北京师范大学东门,有一座大厦,叫励耘学苑。“励耘”二字取自北师大原校长陈垣先生的“励耘书屋”。
陈垣没有受过正规的史学教育,全靠自己的勤奋,著作宏富,成就斐然。在中国宗教史、元史、中西交通史及历史文献学等领域的研究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成为世界闻名的史学大师。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国际地位还很低的时期,他就被中外学者公认为世界级学者之一,与王国维齐名。上世纪30年代以后,又与陈寅恪并称为“史学二陈”。他的许多著作,成为史学领域的经典,有些被翻译为英、日文,在美国、德国、日本出版。毛泽东主席称他是国宝。
他也是一位大教育家,一生从事教学74年,教过私塾、小学、中学、大学。他任大学校长46年,为祖国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才,桃李满天下。他对教学极端负责,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创立了不少新课程,沿用至今。
他是一位在政治上与时俱进的人物,青年时代就投身反清斗争,一生与时俱进,1959年,以79岁的高龄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学界评价
《元西域人华化考》公开发表之后,在中外学术界引起巨大的轰动。蔡元培称此书为“石破天惊”之作。
1922年胡适曾断言:“南方史学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学能疑古而学问太简陋,将来中国的新史学须有北方的疑古精神和南方的勤学工夫。”“能够融南北之长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国维与陈垣。”
1933年4月15日,伯希和离开北京时,对前来送行的陈垣、胡适等人说:“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先生两人。”“……不幸国维死矣,鲁殿灵光,长受士人之爱护者,独吾陈君也。”“伯氏在平四月,遍见故国遗老及当代胜流,而少所许可,乃心悦诚服,矢口不移,必以执事为首屈一指。”据梁宗岱说,他在一次聚集了旧都名流学者和欧美人士的欢迎伯希和宴会上担任口译,席上有人问伯希和:“当今中国的历史学界,你以为谁是最高的权威?”伯希和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以为应推陈垣先生。”
日本学者桑原骘藏评介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说:“陈垣氏为现在支那史学者中,尤为有价值之学者也。支那虽有如柯劭之老大家,及许多之史学者,然能如陈垣氏之足惹吾人注意者,殆未之见也。”
陈寅恪在序文中评论说:“近二十年来,国人内感民族文化之衰颓,外感世界思潮之激荡,其论史之作,渐能脱除清代经师之旧染,有以合于今日史学之真谛,而新会陈援庵先生之书尤为中外学人所推服。”又说:“盖先生之精思博识,吾国学者,自钱晓徵以来,未之有也。”
傅斯年说:“幸中国遗训不绝,经典犹在,静庵先生驰誉海东于前,先生鹰扬河朔于后。”
黄侃、朱希祖、尹言武等“偶谈及当世史学钜子,近百年来横绝一世者,实为门下一人,闻者无异辞。”
黄现璠回忆说:“解放前,日本学者,特别是名牌大学如东京、京都、帝大教授……对于陈垣先生推崇备至。”
孙楷第和余嘉锡、王重民等人议论时贤,“以为今之享大名者名虽偶同,而所以名者在大家径庭,多为名浮于实的一时之俊”,“而鲜实浮于名的百代之英,后者惟陈垣足以当之。”
《陈垣先生遗墨》:陈垣先生的《通鉴胡注表微》,使我懂得了胡三省隐藏在《通鉴》注释背后的爱国情怀,感到史学研究如开矿,深入地表后,才能有创获;读《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知道了禅林深处的政治风云,那些披着袈裟的抗清志士的史迹,经陈垣先生钩沉抉微,再现人世,令我辈感奋者再。

陈宜中生于温州永嘉,是南宋末年大臣,人称“六君子”之一。他曾依附贾似道,担任过监察御史、右丞相等职,曾英勇抵抗元兵,进行焦山之战、溧阳之战等,又与与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等人建立宋末行朝,以抗元复宋。崖山海战后宋军全军覆没,陈宜中则带着家眷逃亡越南,最终死于泰国。人物生平
为官之路
陈宜中年少之时,家贫如洗,但他为人“性特俊拔”。曾经有一个商人推算他的生辰,认为他将来必定大富大贵,于是把女儿许配给他。
进入太学之后,陈宜中写的优美文章,得到了许多饱学之士的赞誉。作为太学生员,他为人正直,关心时政。宝祐年间,丁大全和权臣卢永升、董宋臣拉乡邻关系,被宋理宗所宠幸,不久便擢升为殿中侍御史。丁大全上台之后倚仗权势,横行霸道。陈宜中于是和同学黄镛、林则祖等六人联名上书攻击丁大全。丁大全知道后,暗使监察御史关衍弹劾陈宜中,取消他的太学生的资格,并发配到地方。临行那天,太学司业带领十二个学生衣冠整齐地将陈宜中送到桥门之外。丁大全更加恼怒,于是在太学立了一块碑,碑文告诫太学生不要乱议国家政务。许多文人根本不理他这一套,倒是对这六个上书的太学生赞赏有加,誉之为“六君子”,成为南宋朝活跃学生运动的著名学生运动领袖。陈宜中在其后被谪建昌军。丁大全倒台后,丞相吴潜奏请还临安。
当时,贾似道初为丞相。上台伊始,他为了稳住自己的位置,非常注意网罗人才,认为才华横溢且血气方刚的陈宜中很有前途,有意把他当作门生。于是,他请皇帝下诏六人可以免省试而赴考。景定三年廷试,陈宜中名列第二。在这六人中,陈宜中最通时务,因而在贾似道的荫庇下很快升迁,先后任绍兴府推官校书郎。又过了几年,他被迁为监察御史。过了不久,陈元凤再次出任丞相,贾似道害怕他侵占自己的权利,一心想除掉他。陈宜中参陈元凤纵使丁大全肆恶,是他播下了宗社之祸的种子。陈元风被革职,任太府卿。陈宜中考虑到在朝廷积怨太深,而且做地方官也有利于自己建立政绩,于是先后转任浙西提刑、崇政殿说书、福州知府。他在任职期间整顿生产,主张抗战,兴修水利,政绩明显。十年后,
升任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该职位相当于副宰相之职。这时,陈宜中已经渐渐跻身于实权人物之列了。
初为丞相
就在陈宜中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时,南宋局势却每况愈下。此时元世祖忽必烈“仁明英睿”,在即位之前便“思有大为于天下”,他把一批汉族地主、官员及知识分子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以汉法治汉地。在宋、蒙战争中,蒙军虽占优势,但到宋度宗时南宋王朝还没有受到致命打击。可惜的是南宋朝廷此时没有抓住机遇重新振作起来,宋度宗赵禥软弱无能,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处理政事完全依靠丞相贾似道,而权倾朝野的贾似道却无心抗战,只顾玩乐。他在葛岭湖山建楼台亭榭,贮珍藏宝、蓄娼纳妾,声色犬马,无所不为。
德祐元年三月, 殿前指挥使韩震提议迁都,陈宜中将其骗到自己家中杀害;
陈宜中胆小怕事,在和与战之间摇摆不定。七月,宋军兵败焦山。太学生刘九皋等伏阶上书陈列陈宜中过失数十条。陈宜中知道后,弃职而去。九月,
后由其母亲说服回朝,任右丞相。 晚年事迹
德祐元年十二月,陈宜中派将作监柳岳前往元军大营求和,伯颜不肯,又派正少卿陆秀夫前往,请求称臣纳币,伯颜也不答应。德祐二年正月,元军至臬亭山。德祐二年正月十八日,谢太后派大臣杨应奎向元军献上降表和传国玉玺,元朝要求与宰相会谈,陈宜中当夜撤离临安,逃往温州,漂泊在海上。
宋室二王和杨淑妃、杨亮节、宋理宗驸马都尉、谢道清的侄儿杨镇、赵宋皇室人员赵与择、陆秀夫(在婺州即今浙江金华跟上二王逃跑队伍)到达温州后,
陈宜中等拥立益、广二王为都督天下兵马正、副元帅。
前往福州建立流亡政府后,又 拥立益王赵昰即位,是为宋端宗。
陈宜中主持南宋流亡政府全面工作,陆秀夫、曾渊子、杨亮节、赵与择、杨镇等文臣辅助陈宜中,文天祥则由于和陈宜中、张世杰意见不合,赴南剑州独立开督府牵制蒙元。景炎元年十一月,元军进逼福建,知福州府王刚中投降。陈宜中与张世杰将端宗护送到广东沿海一带。
南宋灭亡之时,他曾去占城,过吴川极浦亭,曾赋诗明志:
颠风吹雨过吴川,极浦亭前望远天。 有路可通外屿外,无山堪并首阳巅。
淡去起处潮细长,夜月高时人入眠。 异人北归须记取,平芜尽处一峰园。
希望可以向占城借兵抗元。
后来到元朝占领占城,陈宜中败走至遥国,并于当地终老。陈宜中后人
陈宜中在大宋倾覆的时刻逃离皇帝一行,携家眷到了占城。后来元军攻占城,他又奔走遥国,后卒于此,成为温籍华侨先驱。
据蕲春《田氏大成宗谱》,蕲春马骅山《田氏七修宗谱序》:我田氏来蕲春之鼻祖曰梦罴公,世传即宋相陈宜中,当端宗舟抵秀山时,由占城迂道逃至江淮间,结忠义之士,谋复宋室,志卒不遂,乃仿陈公子完之先例,易姓为田,匿于蕲北之久长山而隐居焉。陈宜中逃跑
南宋临倾之前,皇帝幼小,太皇太后派陈宜中去与元军谈判议和,元军丞相伯颜也指名要陈宜中去谈。但陈宜中不去,最后不得不去时,陈宜中一出临安,便遁回温州清澳寨,没有去谈判。这是第一次“逃跑”。
第二次所谓的“逃跑”,是在广东“井澳”海战之后,双方各有胜负。宋端宗因溺水生命垂危,宋军内部出现了分歧。陈宜中辞去丞相职位,前往占城借兵。南宋余下尚有20万人马,但又在崖山遭受元军的攻击,宋军全军覆没,陆秀夫抱8岁的卫王跳海而身亡,宋朝灭亡。陈宜中下落不明。崖山之战前,有说陈宜中前往占城借不到兵,转到泰国,现在泰国有他的墓地;有的说他回来带兵前往崖山,半途中知道宋军已败,再遇大风浪翻船落海而亡;也有说从占城回来流浪到湖北省蕲县久长山改姓田,成为田氏的祖先;也有说他曾驻军广东海陵岛,现在海陵岛及其周边有他的裔孙230万。无论怎么说,有的人认为他前往占城借兵的行动是不负责任的,是逃跑的行为。

陈矫原本姓刘,字季弼,生于广陵东阳,是三国曹魏时期名臣、曹魏开国功臣之一。陈矫得曹操赏识,出任征南长史、乐陵太守、丞相长史、尚书令、侍中、光禄大夫、司徒等职,封爵东乡侯;著有《上言备蜀》等作品,为人正直公正,处变不惊。237年,陈矫逝世,谥号为贞。人物生平
善于辞令
陈矫早年为避乱,曾在江东一带居住,当时孙策和袁术都曾礼聘过陈矫,但陈矫都不应命,更决定回到故乡广陵郡居住。广陵太守陈登邀请陈矫出任郡功曹,并吩咐陈矫到许昌去,他指出:“许都一带的文士有一些议论,似乎对我的评价并不甚好,请你到许都走一趟,为我听听消息,再回来告诉我。”陈矫应命往复一遭后,回来跟陈登说:“听到附近的言论,都认为您为人颇骄傲自大。”
陈登便说:“说到家门严谨,德行俱全者,我最敬重陈元方两兄弟;说到德行清高,如玉般洁白者,我最敬重华子鱼;说到正直有义,嫉恶如仇者,我最敬重赵元达;说到博闻强记,才华横逸者,我最敬重孔文举;说到英雄杰出,有王霸之略者,我最敬重刘玄德。我如此尊敬他人,又怎会是一个骄傲的人呢?只是其他人太过庸碌,不值一谈而已。”可见陈登性格多么高雅。而这个高雅的人,对于陈矫也是深深尊敬的。
后来广陵郡受到孙权的围攻,军情告急,陈登便令陈矫前往曹操处求救,陈矫面见曹操时便说:“我们广陵虽然只是一个小郡,但却是一个地理位置优越的地方。如果可以得到您的救援,敝郡将成为您的藩国,这足以令孙权束手无策,也可保徐州得以永安。如此一来,您的声望从此远震四方,您的仁爱也得以传流,那些尚未服从您的国家,也将会望风来附。此举既可推崇德行,又可培养威势,实在是王者的所作所为!”曹操听到陈矫的分析后,很佩服他的智策,便想把他留在身边。可是陈矫却说:“我的国土受到迫害,我只是奉命四出奔走告急求援,就算我做不到像申包胥那样求得援兵,也不能忘却弘演的那份忠义啊!”曹操便派兵往援,成功击退孙权军,保存广陵。当时陈登也在孙权退军路上设伏,乘势大败孙权军。
裁决合理 不久,陈矫受曹操征辟任司空掾属,除任相县令。
公元209年,出任征南将军长史。陈矫任征南长史时,曾与曹仁屯军于江陵,当时周瑜来犯,曹仁部曲将牛金引兵出战被围,曹仁见牛金势危便要披甲出阵,陈矫劝曹仁说:“贼兵数量甚多,势不可挡。即使放弃那数百人是很痛苦的决定,将军您又何必要亲身犯险呢!”结果曹仁坚持出军救援,凭著武勇把牛金及其军救回城中。陈矫见状后,对曹仁叹服不已,称赞他说:“将军真天人也!”
陈矫后来又历任彭城、乐陵太守及魏郡西部都尉。一次,曲周县有一位百姓因父亲患病,未能治愈,于是献牛为祭牲来作祷告,结果被县令处以死刑(无故杀害耕牛,而且平民以牛为祭牲也有违礼法)。陈矫知情后,认为此人是一名孝子,便下表赦免其罪。
不久后,陈矫升任魏郡太守。当时郡中讼狱事案繁多,被囚禁的犯人数以千计,而且过了几年仍保持着这种情况。陈矫认为周代有三典,汉初有三章之法,可见国家必须在刑典方面有所根据,才能作出妥善的裁判及执法。如今为了免却判决罪名方面的繁务,竟将所有犯人一概囚禁起来,而从没想过长期囚禁犯人所积累下来的其它问题,实在是很荒谬的事情。陈矫于是凭自己的力量,将郡中所有罪状都逐一验证,并即时作出了合理的裁决。
处变不惊
公元211年,曹操引大军西征马超,陈矫奉命担任丞相长史。曹操班师后陈矫再次回到魏郡,转任丞相西曹属。后来又随军进攻汉中,回朝后迁任尚书。
公元220年,曹操逝世。在邺都的群臣都认为要让太子曹丕袭曹操爵位的话,必须等待一份天子正式的诏命才可实行。陈矫却提出异议:“大王在外逝世,天下都感到惶惧。太子应该放下哀痛立刻继位,来安定天下之心。而且大王的其它儿子亦在附近,如果不立即行动的话,可能有人萌生异心,让彼此间的秩序出现混乱,如此那社稷将会面对重大危机。”于是陈矫设置应有的礼仪后,便假借卞夫人的命令让曹丕袭爵,并大赦天下。曹丕事后便说:“陈季弼即使在面对如此重大事变当中,仍能表现其明略过人的一面,可以说是一时俊杰!”
同年,曹丕篡汉建立魏国,陈矫负责吏部的事务,封高陵亭侯,迁尚书令。
正直以终
公元226年,魏明帝曹叡继位后,陈矫进爵为东乡侯,食邑六百户。一次,曹叡乘车到尚书台门前,陈矫见明帝亲临,便出门跪迎,并问曹叡有何见谕。曹叡说:“朕只是想查看一下文书而已。”陈矫听罢便回应:“这些文书是臣的职分所在,而不是陛下您所应了解的事情。如果是臣做得不称职的话,就请陛下罢免臣的职务。陛下最好回去吧。”曹叡听到陈矫的话后,感到惭愧,便乘车回宫。可见陈矫为人非常耿直。他后来迁升任侍中、光禄大夫。
公元237年,陈矫升任司徒。同年七月,陈矫逝世,谥号贞。陈矫子孙
陈矫有三子,《三国志》只记载二子,三子《晋书》有提及:
陈本,世袭东乡侯爵位,有统御之才,精练于文理。官至镇北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
陈骞,字休渊,西晋开国功臣,官至大司马,封高平郡公,卒赠太傅,谥武公。
陈稚,因与陈舆不和,被陈骞上表外调。 孙子:
陈粲,陈本之子,世袭东乡侯爵位。
陈舆,字显初,陈骞之子,世袭高平郡公爵位,历任散骑侍郎、大司农、河内太守等职。陈矫的故事
当初,陈矫任广陵郡功曹时,曾在出使途中路过泰山。泰山太守薛悌觉得他很奇特,就与他结为好友。薛悌曾和陈矫开玩笑说:“你这个小小郡吏竟和我这个二千石的大官交了朋友,就像邻国的君主屈尊陪着臣下冶游,不是也挺好吗?”但薛悌后来也先后担任过魏郡太守和尚书令,都是接替陈矫的职务。
陈矫任尚书令时,被当时得宠的侍中刘晔诋毁,说他专权。陈矫害怕,询问长子陈本的意见,陈本想不出什么主意,他的次子陈骞就对陈矫说:“主上是一位明圣的君主,而父亲大人您则是一位顾命大臣。即使君臣间有什么不如意,对您而言最大的损失也只不过是不能做到三公而已。”几天后,明帝接见陈矫,陈矫又问二子,陈骞说:“陛下已经释怀了,所以才见大人。”不久,明帝对陈矫说:“刘晔构陷您,朕已经知道了。”又赐陈矫金五鉼,陈矫辞谢。明帝说:“您认为这只是小惠吗?您已经知到朕的意思,但朕顾念您的妻儿都还不知道啊!”
明帝常常担忧江山社稷,曾经问陈矫:“司马懿忠诚正直,是可以让朕托付国家的重臣吗?”陈矫回答:“是朝廷之望;但是否可以托付社稷,臣就不知道了。”人物评价
曹丕:陈季弼临大节,明略过人,信一时之俊杰也。
陈寿:陈、徐、卫、卢,久居斯位,矫、宣刚断骨鲠,臻、毓规鉴清理,咸不忝厥职云。
胡三省:陈矫、贾逵皆忠于魏,而二人之子皆为晋初佐命,岂但利禄之移人哉?非故家乔木而教忠不先也。
王夫之:①青龙、景初之际,祸胎已伏,盖岌岌焉,无有虑此为睿言者,岂魏之无直臣哉?睿之营土木、多内宠、求神仙、察细务、滥刑赏也,旧臣则有陈群、辛毗、蒋济,大僚则有高堂隆、高柔、杨阜、杜恕、陈矫、卫觊、王肃、孙礼、卫臻,小臣则有董寻、张茂,极言无讳,不避丧亡之谤诅,至于叩棺待死以求伸;睿虽包容勿罪,而诸臣之触威以抒忠也,果有身首不恤之忱。②曹孟德惩汉末之缓弛,而以申、韩为法,臣民皆重足以立;司马氏乘之以宽惠收人心,君弑国亡,无有起卫之者。然而魏氏所任之人,自谋臣而外,如崔琰、毛玠、辛毗、陈群、陈矫、高堂隆之流,虽未闻君子之道,而鲠直清严,不屑为招权纳贿、骄奢柔谄猥鄙之行,故纲纪粗立,垂及于篡,而女谒宵小不得流毒于朝廷,则其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