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义之生平简介,楚昭辅陈桥兵变

昌义之是南北朝时期南齐、南梁的将领,曾随大将曹虎征战,在萧衍起兵中颇有战功,又出征北魏、攻拔梁城、扼守钟离、大破北魏,屡从征伐,战功显赫。昌义之曾任冠军将军、平北将军、北徐州刺史、护军将军等职,被封为营道县侯。公元523年,昌义之逝世,追赠为散骑常侍、车骑将军,谥号为烈。人物生平
累从征战
昌义之少有武干,随南齐大将曹虎征战,屡立战功。曹虎担任雍州刺史后,以昌义之补任防阁之职,外授冯翊戍主。曹虎入朝后,昌义之留在雍州,效命于新任雍州刺史萧衍麾下,萧衍对其颇为优待。
中兴元年,萧衍起兵攻打东昏侯萧宝卷,昌义之为辅国将军、军主,除任建安王中兵参军。当时竟陵芊口有邸阁,萧衍派昌义之前去驱逐,昌义之每战必捷。萧衍军至新林,昌义之随大将王茂于新亭及朱雀航力战,斩获尤多。攻克建康后,萧衍任命昌义之为直阁将军、马右夹毂主。
天监元年,萧衍代齐称帝,建立南梁,是为梁武帝。南梁建国后,昌义之受封为永豊县侯,食邑五百户。又被授为骁骑将军,后出任盱眙郡太守。
天监二年,昌义之调任假节、督北徐州诸军事、辅国将军、北徐州刺史,镇守钟离。北魏派兵侵扰北徐州,昌义之将其击退。
天监三年,进号冠军将军,增封二百户。 北伐讨魏
天监四年十月,萧衍兴师进攻北魏,以其弟萧宏为统帅,率军进驻洛口。
天监五年二月,昌义之与魏平南将军陈伯之战于梁城(今安徽淮南田家庵附近),昌义之败走。四月,北魏以中山王元英为征南将军、都督扬、徐二州诸军事,率军十万迎击梁军。五月,右卫率张惠绍攻徐州,进抵宿预。昌义之再攻梁城,最终将其攻拔。六月,张惠绍等攻彭城,遭大败。七月,青、冀二州刺史桓和攻北魏兖州,占领固城。南徐州刺史王伯敖与北魏中山王元英战于阴陵,兵败,损失五千余人。八月,魏将邢峦领兵夺回孤山、固城。当时,北魏宣武帝元恪命魏平南将军元诠督促未出发的部队增援淮河以南的魏军。邢峦于睢口击败梁将蓝怀恭,进围宿预。蓝怀恭退至清水(此指泗水下游,循今废黄河至清江西南入淮河)以南筑工事,继续抗击魏军的进攻。
九月,邢峦与平南将军杨大眼联兵进攻,于清水以南击斩蓝怀恭,俘斩梁军以万计。时张惠绍被迫放弃宿预,吴平侯萧景亦放弃淮阳逃回。此时,北伐梁军已进至洛口,昌义之等前军攻克梁城,诸将都想乘胜深入敌境。但梁军统帅、临川王萧宏怯懦愚劣,尤其是在得知邢峦已渡过黄河,与元英会合,即将共同攻南梁的消息后,甚为恐惧,即召开军事会议。大将吕僧珍说:“知难而退,不亦善乎!”萧宏连忙出言同意,但诸将都主张继续进兵。昌义之坚决反对退兵,他大怒不已,一时之间“须发尽磔”。他说:“吕僧珍可斩也!岂有百万之师出未逢敌,望风遽退!何而目得见圣主乎!”萧宏不敢违背众议,只是驻军不前,遭到魏军嘲笑。适遇洛口天气突变,一夜狂风暴雨,萧宏抛下大军,领数骑落荒而逃。洛口将士随之散归,失亡近五万人。昌义之也被迫放弃梁城,移军扼守钟离。北魏宣武帝欲乘胜灭南梁,遂攻克马头(位于钟离西,今安徽怀远南),并将城中粮秣悉数运回北方。当时有人认为:“魏运米北归,当无复南向
。”萧衍对形势看得很清楚,说:“不然,此必进兵,非其实也。”于是令昌义之完善钟离城的工事,以待魏军。
十月,北魏中山王元英与镇东将军萧宝寅果然率众围攻钟离。十一月,萧衍命右卫将军曹景宗都督诸军二十万援救钟离,兵屯道人洲(今安徽凤阳东北淮河中),待众军集齐后并进。
死守钟离
天监六年正月,元英与平东将军杨大眼率数十万大军攻钟离。钟离城北阻淮水,魏军在邵阳洲两岸架桥,建栅达数百步,作为跨淮通道。元英据南岸攻城,杨大眼据北岸立城接应,以通粮道。时钟离城中仅有三千人,昌义之督率将士奋力抗击。钟离城堑水深,魏军以车载、人负,运土填堑,设飞楼、冲车撞击城墙。昌义之率军用泥土补修被撞坏之处,冲车虽入,但城墙未坏。魏军昼夜苦攻,轮番冲击,坠而复上,莫有退者。昌义之善射,第每当有危难之处,便亲去救援,箭到之处,无不应弦而倒。双方一日之内战数十合,被梁军杀伤者以万计,死尸堆积与城墙相高,仍不能克。
二月,萧衍命豫州刺史韦睿自合肥领兵增援钟离,受曹景宗节度。两军进屯邵阳洲。三月,淮水暴涨六七尺,韦睿派水军乘斗舰袭击洲上魏军。另以小船载干草,灌以油,趁风纵火,以焚其桥。同时,派敢死之士拔栅砍桥。当时大水特别湍急,倏忽之间,桥栅俱尽。梁军奋勇冲杀,无不以一当百,呼声动天地。魏军大溃,元英见桥断,脱身弃城而走,杨大眼亦烧营而去。诸垒相次土崩,皆争先弃其器甲争投水,溺死、斩杀各有十余万,淮水为之断流。曹景宗令军主马广追击杨大眼至灭水上四十余里,杨大眼部死伤无数,伏尸相枕。昌义之闻报后,又悲又喜,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连声叫道:“又活命了!又活命了!”随即出兵,全力追击元英,直至洛口才回师。元英独自逃入梁城,部下兵士全军覆灭,沿淮河的百余里间,尸骸相藉,梁军又俘虏五万魏军。梁军缴获的军粮、器械堆积如山,牛、马、驴、骡不可胜计。
梁军回师后,昌义之因功进号军师将军,增封食邑二百户,改任持节,督青、冀二州诸军事,征虏将军,青、冀二州刺史等职。尚未拜职,又改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辅国将军、南兖州刺史。后因将“禁物出蕃”,遭到有司弹劾罢职。同年,补任朱衣直阁。后授左骁骑将军,仍任直阁职。调任太子右卫率,领越骑校尉、假节。
硖石无功
天监八年,昌义之出任持节、督湘州诸军事、征远将军、湘州刺史。
天监九年,昌义之以征远将军号入朝。不久,又出任司空、临川王萧宏的司马,仍为征远将军。次年,改授右卫将军。
天监十三年,昌义之被调为左卫将军。同年冬,萧衍派太子右卫率康绚督众军建造荆山堰。
天监十四年,左游击将军赵祖悦袭取北魏的硖石,以此进逼北魏占领下的寿阳,北魏扬州刺史李崇、镇南将军崔亮及镇东将军萧宝寅分兵抵御,并围困硖石、攻击荆山堰。崔亮久攻硖石不下,北魏胡太后于次年派镇军大将军李平总统各军,加大了对硖石的攻势。在此危急情况下,萧衍令昌义之率太仆卿鱼弘文、直阁将军曹世宗、徐元和等前往救援。昌义之军未至,康绚等已破魏军。萧衍改命昌义之率朱衣直阁王神念等沿淮进援峡石。当时魏军兵势强盛,王神念攻峡石浮桥失败,昌义之等只能屯于梁城,无法援救峡石,不久后硖石被魏军攻克。昌义之班师后,被有司弹劾,萧衍因为他是功臣,所以并未加罪。
晚年及去世
天监十五年,昌义之又出任使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信威将军、湘州刺史。是年,又改授都督北徐州缘淮诸军事、平北将军、北徐州刺史。其后,获赐鼓吹一部,改封营道县侯。
普通三年,昌义之受征入朝,被调为护军将军,仍享有一部鼓吹的待遇。
普通四年十月二十六日(523年11月19日),昌义之去世。萧衍深为痛惜,下诏追赠他为散骑常侍、车骑将军,赐东园秘器及朝服一具,赠钱二万、布二百匹、蜡二百斤,谥号“烈”。昌义之后人
儿子昌宝业,袭封营道县侯,官至直阁将军、谯州刺史。人物评价
昌义之不懂读书,认识的字不超过十个。但他为人宽厚,善抚士卒,部下也愿为其效死力。在地方任职时,也能使官民安居乐业。
萧衍:干略沉济,志怀宽隐,诚著运始,效彰边服。
姚察:张惠绍、冯道根、康绚、昌义之,初起从上,其功则轻。及群盗焚门,而惠绍以力战显;合肥、邵阳之逼,而道根、义之功多;浮山之役起,而康绚典其事:互有厥劳,宠进宜矣。
李延寿:张惠绍、冯道根、康绚、昌义之攀附之始,其功则未。及群盗焚门,张以力战自著。钟离、邵阳之逼,冯、昌劳效居多。浮山之役,而康绚实典其事。互有厥劳,宠进宜矣。
赵翼:其他立功立事,为国宣力者,亦皆出于寒人。……陈伯之、陈庆之、兰钦、曹景宗、张惠绍、昌义之、王琳、杜龛等之于梁。……皆御武戡乱,为国家所倚赖。

楚昭辅字拱辰,别称楚侍中、楚景襄,生于宋州宋城,是五代十国至北宋时期官员,北宋的开国功臣之一。楚昭辅归顺赵匡胤后以才干著称,历任左骁卫大将军、枢密使等职;他为人比较耿直,不徇私枉法,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吝啬,他洗好收藏书画,藏有《五牛图》、王维等名家作品。983年,楚昭辅逝世,追赠侍中、中书令,谥号景襄。人物生平
太祖幕僚
楚昭辅年轻时在永兴军节度使刘词帐下任职。显德元年七月,刘词去世后,楚昭辅转而侍奉赵匡胤,成为他的部下,以其才干著称,甚得赵匡胤的信任。
显德七年,陈桥兵变后,赵匡胤生母杜氏在京师开封城中,赵匡胤担忧她,派楚昭辅询问杜氏的日常起居,楚昭辅详细告诉杜氏士兵推戴赵匡胤的情况,杜氏才安心下来。
权判三司
北宋初年,楚昭辅任军器库使。赵匡胤亲征泽、潞以及出征淮、扬时,都命楚昭辅任京城巡检。
建隆四年,权知扬州,出使南唐。
开宝四年,太祖命楚昭辅钩校左藏库的金帛,几天内就完成,在逐条回答太祖的询问时符合旨意。赵匡胤因楚昭辅擅长计算,拜他为左骁卫大将军、权判三司。
入主枢密 开宝六年九月,拜枢密副使。
开宝九年,楚昭辅与右卫大将军、判三司王仁赡权管宣徽南、北院事。同年十月,升任枢密使。
累加官阶 太平兴国三年,楚昭辅加官检校太傅。
太平兴国四年,宋太宗赵光义率军亲征北汉,楚昭辅随军出征。同年五月,北汉灭亡。十月,赵光义论功行赏,再加楚昭辅为检校太尉。
罢职逝世
不久后,楚昭辅因足疾请求告假,赵光义亲往慰问。因他住所以所居低下狭小,命有关部门扩建,楚昭辅考虑到此举会侵占百姓土地,坚持辞让,不希望建造。赵光义赞许他的想法,赏赐白金一万两,下令在别的地方为他建宅。楚昭辅患病家居近一年后,赵光义才命石熙载接替他任职。之前,楚昭辅没有请求解除自己的职务,赵光义也不忍心罢免他。适逢郊祀完毕,赵光义将楚昭辅罢职为左骁卫上将军。
太平兴国七年十二月,楚昭辅去世,享年六十九岁,赵光义为其辍朝,追赠侍中,谥号“景襄”,命宦官护送他的灵柩归葬乡里。因楚昭辅没有儿子,赵光义就录用他的侄子楚吉为供奉官、楚敏为殿直。
咸平三年,宋真宗赵恒录用楚昭辅的侄子楚谅为借职。
大中祥符八年,赵恒又录用楚昭辅的从孙楚鼎为右班殿直。
宋仁宗时,加赠楚昭辅为中书令。楚昭辅陈桥兵变
楚昭辅跟随宋太宗赵匡胤,以才干著称,因潜邸出身而位至将帅。
传说赵匡胤军中有个唤做楚昭辅的文官,他当天办完了公务,独自一人走出营门闲逛。这时候看见前军散骑指挥苗训,一个人独立于营外仰望天空,好象发现了什么,这个苗训是赵匡胤军营中一位半仙式的人物,传说他能掐会算,善于占卜之术。军营之中都称他为苗先生。
楚昭辅走近苗训问苗先生你在看什么呢?苗训手指着太阳对楚昭辅说你没发现吗?今天是日重光,日重光就是天上有两个太阳。楚昭辅顺着苗训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是在一个小太阳下面好象隐约着还有一个大的太阳,并且两个太阳在空中相博。楚昭辅问苗训,天生如此异相是什么征兆呢?苗训说两日相博必有王者兴。这个小太阳代表的就是小皇帝世宗柴,大太阳代表的就是我们的点检赵匡胤。这就是天意所归,应该拥立我们的点检为天子。
当然,据野史记载,还有很多版本。比如说当天是日全食之类,那么这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呢?我认为日重光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是日重光,不可能只有苗训和楚昭辅两人发现。当时的解释是,军营之内正在埋锅造饭,没有人理睬这件事情。但是,即使军营之内没人发现,京师乃至全国的百姓也应该有人发现,尤其是这样罕见的天文现象,怎么会没有相关记载呢?
虽然,传说中的天上同时出现两个太阳是荒诞不稽和滑稽可笑的。但是,当时军中传出日重光,或者其他什么天文奇观。还是比较可信的。因为,古往今来有很多起义之前,都编制出这种天生异相的谎言。这类说法无疑就是给改朝换代增加点神秘色彩而已,其主要目的无非是想宣扬自己,登上皇帝宝座是天命所归,天意所为。赵匡胤当然也不能例外,总得给自己的“谋反”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甚至我怀疑这个传说有可能是在兵变成功以后安上去的。
陈桥兵变后,赵匡胤生母杜氏在京师开封城中,赵匡胤担忧她,派楚昭辅询问杜氏的日常起居,楚昭辅详细告诉杜氏士兵推戴赵匡胤的情况,杜氏才安心下来。楚昭辅的故事
楚昭辅为人颇为吝啬,他把获赐的财物都积累起来,从不舍得乱花,晚年用来购置田宅。他曾经将这些赏赐的财物拿给同僚、朋友们展示,并表示自己虽然没立什么功劳,但既然得到这些财物就当做替国家保管了,以后再献给皇上。然而,后来他被罢免后,这些财物购置田宅了,当时人们就议论纷纷,说他是虚伪的小人。
楚昭辅虽然家财万贯,但的确很吝啬,他住的地方低下狭小,宋太宗看了以后想扩建其住宅,但楚昭辅不肯,赵光义对此很满意,于是赏了他一万两白金。
虽然楚昭辅很有钱,但也不是挥霍之人,唯一的爱好就是收藏鉴赏书画。家中收藏有李绪所画的马、韩滉画的牛、王维画的辋川样等。但随着楚昭辅的去世,这些书画也有所散佚。人物评价
夏竦:具官某,端介自守,沈鸷有谋,早事先朝,罄输亮节,尝总司夫枢务,实备竭于忠?。
李焘:昭辅忠谨,无他才略,性复吝啬。
王称:昭辅性勤谨介直,掌枢务,人不可干以私。
脱脱:楚昭辅当陈桥推戴,太祖遣之入安母后,亦必可托以事者;及为三司,善于心计,人不可干以私,然终以讦直,取寡信之名,何欤?

杨守陈生于浙江鄞县,是明朝时期的官员,担任过编修、侍讲、侍讲学士、吏部右侍郎、本官兼詹事府等职。他曾编《文华大训》,是修《宪宗实录》的副总裁,著有《不寐》、《春寒》、《五经考证》等作品。杨守陈为官毫无官架子,深得世人赞颂,于1489年逝世,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懿。人物生平
编写史书 杨守陈,祖父杨范学问操行俱佳,曾以精思实践之学教育杨守陈。
杨守陈考中景泰二年进士任庶吉士,授编修职。成化元年,充任御前讲席的讲官,升为侍讲。《英宗实录》完成,守陈升为洗马。不久升侍讲学士,参加修撰《宋元通鉴纲目》。为母丧守服期满,仍起用任故官职。太子出后宫就学,杨守陈任东宫讲官。当时编纂《文华大训》,凡事涉宦官的都不收入。杨守陈认为这样不对,他将涉及宦官的善恶得失一一列入。书编纂成功,杨守陈被升为少詹事。
孝宗即位,太子属官都提升官职品级,执政初拟杨守陈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孝宗举笔划掉“南京”。左右说刘宣已为右侍郎,孝宗于是改刘宣为左侍郎,而以杨守陈代任右侍郎。杨守陈任《宪宗实录》副总裁。
直言进谏
弘治元年正月,杨守陈上疏说:“孟子说‘非尧、舜之道我不敢陈述于君王之前’。尧、舜之道是什么道呢?《尚书》说‘人心在于守正,道心在于精微,精诚专一,实实在在地实行中正之道’。这是尧、舜在内心修养深厚的缘故,他们以此为治国之本。尧舜与四方诸侯君长谋划政事,打开明堂四门宣布政教,使四方见得明白真切,听得清楚全面。因此尧、舜对外部情况十分了解,这是治政的大纲。臣以前在东宫充任属官,看见陛下朗读经书,未曾勤于探究圣贤要旨。儒臣大略讲解训诂,未曾详细地解说到帝王治政要道。因此陛下内心修养不够深,现在上朝所看见的只是大臣的风度、神采而已。君子小人的情况、官级低的臣子、离得远的臣子的才行如何识别?陛下退朝所看的是百官的奏章而已。各部门的典章规则、众吏的情况如何看得到?宫中所听信的是内官的言语而已。百官的正确意见、人民的意见如何听得到?只怕陛下对外面情况了解不够广博。
“希望皇上遵循祖宗旧制,开办大小御前讲席,一天上朝二次。大的御前讲席及早朝,仍按旧仪式办。如开办小的御前座就必须选择端方博雅之臣轮流进讲。凡是陛下未弄明白的,就请问清楚。凡是圣贤的经书要义、帝王的统治方略,以及人臣贤否,政事得失,民情好坏,必须讲得明白无误,方可以实行而无弊病。对于前朝经籍,祖宗典训,百官章奏都应当贮存于文华殿后面,供陛下退朝阅览。每天令内阁一人、讲官两人在前殿厢房,陛下如有疑问就询问他们,必须把问题弄得明白透晰为好。一天中,陛下在文华殿的时间多,在乾清宫的时间少,那么就会清心寡欲,处理政事时不被迷惑,这样内心修养深厚而治国之本就建立起来。午朝则驾幸文华门,大臣台谏轮流值班。事情已经写进疏文的采用揭帖形式,简略地当面口奏,陛下详细地了解后进行裁决,在外的文武官来京朝见陛下,要他们将所奏之事一一逐条列在奏章里,向陛下口头陈述提要,交付各分管部评议。对于那些辞别陛下前去赴任的,要根据他们出任职务的情况加以不同内容的告诫,遇到大事陛下则到文华殿,使大臣各尽其谋,不互相推避。不当之处则允许言官驳正。其他用疏文呈上的,召阁臣面议可否,然后批答。而对于奏事、辞朝诸臣,必须和颜悦色,详细地询问,广泛地查访,务必了解下情,使贤才常常能出现在面前,使陛下的视听不受身边宠幸的人所左右,合天下的耳目使自己耳聪目明,对外部情况有了广泛了解,那么就抓住了治国之纲。
“再如御前讲席,一般日子只遵循故事,凡百官章奏都交给内臣让皇上批答,臣担心积弊未革,后患越来越严重。而且现在积弊多得不可胜数。做官的少有廉耻之心,士人大多轻浮躁进,教化衰败,刑法禁令松懈。风俗侈靡而财物更加缺乏,人民穷困而使盗贼一天比一天多。各卫的城墙和护城河不修,各郡的仓库很少有积储。铠甲和兵器朽坏锈钝,军队空虚。将领骄傲懒惰而不知用兵,士兵疲惫衰弱而不操练。一旦有紧急情况,如何防御?这是臣因此朝夕忧虑的,以致有时废寝忘食。”
晚年生活
孝宗深为赞许并接纳他的意见。后来果然恢复午朝,召大臣面议政事,这些都是杨守陈疏中提到的事。不久杨守陈以史馆事务繁多,请求解除吏部事务。三次上章;孝宗乃命他以本官职兼任詹事府,专门负责史馆事务。弘治二年,杨守陈去世,谥号文懿,追赠礼部尚书。杨守陈无官架子
杨守陈任职为洗马时请假回家探亲,走到一个驿站,驿丞不知道他是什么官,接待时与他对面坐下来。驿丞突然问杨守陈说:“你的职务是洗马,那么一天能洗几匹马呢?”杨守陈随口答道:“如果勤快的话可以多洗几匹,如果懒惰的话就少洗几匹,没有具体的数目。”过了一会儿有人报告说有一个御史马上要到了,驿丞就催促杨守陈让出上等的住处,杨守陈说:“等他来了以后我再让也不迟。”等到御史来了后,因为御史是杨的门生,见到杨就长跪问安。驿丞于是趁御史没看见,就匍匐在台阶下,百般乞怜,杨守陈并不和他计较。历史评价
《明史》:“守陈以为非,备列其善恶得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