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佑简介,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阿鲁特·崇绮字文山,出身满洲镶黄旗,是晚清大臣,清朝唯一的旗人状元,这个状元还是慈禧太后亲自点的。崇绮原本为蒙古正蓝旗,因女儿嫁给同治帝为孝哲毅皇后,妹妹则是同治的恭肃皇贵妃,他父凭女贵被封为三等承恩公,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八国联军侵华时,崇绮跟着荣禄直奔保定,家人通通丧命,他亦自缢而死,谥号“文节”。人物生平
崇绮乃蒙古八旗子弟,最初为廪生,通过捐输军饷,谋得八品笔帖式,不久又被任命为玉牒馆誊录,1848年升任工部主事,一年后中举。
咸丰元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咸丰帝任命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督师广西,进剿太平军。太平军势如破竹,冲破清军围剿,从广西进入湖南,直逼长沙城下。咸丰帝大怒,将赛尚阿革职,押回北京,定斩监候,籍没家产。崇绮也受其父牵连,被革去工部主事官衔。
家道中落,崇绮备尝“身居闹市无人理”的世态炎凉。他索性闭门读书,研习书法,练成一笔好字,他还擅长丹青,尤喜画雁,以寄寓其“沧州旧隐无人识,正似寒芦落雁边”的感愤。
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北伐军逼近天津,威胁京师。咸丰帝下令设巡防所,宣布戒严。巡防王大臣调崇绮充任督练旗兵处文案。次年,孤军北上的太平军弹尽粮绝,为清军所败,崇绮因抵御太平军北进有功被授予兵部七品笔帖式,并开复举人。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被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帝仓皇逃奔热河。崇绮以随办巡防名义守卫内皇城,并协理内城团防昼夜巡行,以备不测。英法联军退去后,因守城有功,崇绮被提升为兵部主事,后迁兵部员外郎。
同治三年,宁夏将军都兴阿奏请让谙熟军事的崇绮随他去西北参与军务,兵部上疏坚请留崇绮在部,获准,遂调充步军统领衙门兼办司员。
这一年,正逢三年一次的礼部会试,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这天,崇绮沉着镇定,文思格外敏捷,下笔有如行云流水,不多时,便洋洋洒洒地写完了上千余字的经史时务策文。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金榜题名后,照例入翰林院为修撰。
同治九年,崇绮升为侍讲,是年秋,又任河南乡试主考官,后来又充当日讲起居注官,侍奉于皇帝左右。
同治十一年,同治皇帝已届成婚之年,需从高级官员的女儿中选一皇后。崇绮之女相貌端庄,文静娴淑,被东宫慈安太后相中,最终获得同治帝首肯,被册封为正宫皇后。作为皇后之父的崇绮,受封为三等承恩公,崇妻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他的直系亲属从蒙古正蓝旗升隶满洲镶黄旗。崇绮一家又惊又喜。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当今天子联姻,并受到这样的恩宠。此后,崇绮历任内阁学士、户部侍郎、吏部侍郎等职。
然而好景不长。虽然同治帝与皇后十分恩爱,可慈禧太后却不喜欢这位皇后,经常强迫同治疏远她。同治十二年,同治帝亲政,慈禧太后仍然干涉朝政,大权独揽。同治帝心中不悦,便经常微服出宫,同治十四年1月,因患天花驾崩,年仅20岁。
同治帝死后,照理应该立同治帝下一辈中的皇族为君,但这样一来,慈禧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不能再垂帘听政,因此她自作主张,立同治帝载淳的同辈,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恬为咸丰皇帝之嗣,继承皇位。因载恬年仅3岁,自然仍由两宫皇太后临朝垂帘听政。
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崇绮曾上书称疾告退,朝廷不准。
光绪二年,祟绮任会试副考官,镶黄旗汉军副都统等职。
光绪三年,河南干旱无雨,灾情严重,民不聊生,而地方官吏夸大灾情,从中渔利。崇绮上奏朝廷,说明“河南饥民遮道,呈诉蒙蔽勒捐并恳求蠲缓等节”,请求对废驰的吏治加以整肃。朝廷命祟绮偕同侍郎邵亨豫查核地方官吏贪赃枉法之事,祟绮揭露了藩司刘齐衔贻害地方、巡抚李庆翱玩视民瘼等情况,交由吏部议处。
光绪四年,崇绮奉命与侍郎冯誉骥查办吉林驻防侍卫倭兴额(钮祜禄·阿里衮之子)被控抢劫栽赃案,并署吉林将军,办案不力,自提辞呈,被赦免。次年,崇绮出任热河驻防都统,主持修挖旱河工程。御史孔宪瑴上疏称其忠直,适合留京,没有得到批准。
光绪七年,崇绮调任盛京将军,驻奉天城。崇绮到任之后,即整饬吏治,充实营伍,练兵筹饷,并严定边民交易的限额。光绪八年,法国谋据越南,并企图入侵中国。崇绮针对边境不断告警的情况,及时调整财务税收,添练步兵,分驻盛京各个重要海口,以防备法国兵舰北上骚扰。
光绪十年,任户部尚书,内阁学士周德润上疏弹劾安徽风颖六泗道任兰生盘距利津,营私肥己,致使安徽税务积弊丛生。清廷派崇绮偕内阁学士廖寿恒前往查核。他们严查密访,获得了充足可靠的证据,上奏朝廷将任兰生议处。
光绪十一年,崇绮调离盛京,担任武英殿总裁。此后,崇绮又被委以吏部尚书等职。但崇绮患有严重的腹泻之症,只好上书请求回家养病,获准。从此,崇绮闭门谢客,每日在家中读书写字作画,倒也怡然自得,但每当念及女儿之死,仍不免老泪纵横。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诛逐维新党人,将光绪帝幽禁于中南海瀛台。荣禄向慈禧太后献计立“大阿哥”,作为同治帝嗣子,借以废黜光绪帝。次年,慈禧太后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决定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俊为穆宗毅皇帝的继承人,接进宫中,准备将来承继大统。崇绮闻知,心中暗喜。当年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没有留下继承人,却让载恬继了帝位,崇绮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机会难得,祟绮便与大学士徐桐、尚书启秀等往来筹议,积极策划废立之事。此举颇合太后心思,崇绮因此被授与翰林院掌院学士,入值弘德殿,充大阿哥师傅。慈禧太后对崇绮恩宠有加,特下谕旨:“命管理礼部事务崇绮,在西苑门内乘坐二人肩舆。崇绮又是国丈,又是太子师傅,身价陡增,众人羡艳,这是他生平第二次鸿运高升的得意之事。
1900年,义和团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团民大批进入北京城。朝中不少大臣都崇信义和团宣扬的可避刀枪的法术,幻想着凭借这支农民武装把洋鬼子赶走,重振大清国威。崇绮当时正是积极附和者之一。一次,有人来拜访崇绮,谈话中称义和团为“拳匪”,崇绮大为恼怒,曰:“君何将我中国义士以匪目之?”立即端茶送客。在一次御前会议上,崇绮与徐桐一致称道:“义和团民气可用。”内阁学士联元则针锋相对地指出:。民气可用,匪气不可用。”当时慈禧太后听说列强支持光绪皇帝,要她归政,大为恼恨,也想利用义和团来对付一下洋鬼子,因此改剿为抚,企图欺骗利用义和团。以渡过这一难关。
义和团的反帝斗争,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恐惧,1900年6月,英、法、日、俄、德、美、意、奥八国组成联军,由天津出发,进犯北京。8月14日,北京城被攻破,慈禧太后携带光绪帝、大阿哥和一些王公大臣逃往西安,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
当时慈禧西行路线是取道居庸关,经大同以达太原。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当晚,这位年近古稀的满蒙状元便自书了绝命辞:“圣驾西幸,未敢即死,恢复无力,以身殉之。”自缢于莲池书院。此后,清廷以崇绮洵能舍生取义,大节无亏。著照尚书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寻赐祭葬,谥文节,入祀昭忠祠。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崇绮的同父异母妹妹恭肃皇贵妃、女儿孝哲毅皇后都嫁给了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所以两人是亲家关系。
此外,慈禧是太后、同治帝生母,而崇绮是大臣,崇绮还是慈禧亲自点中的状元。
治三年,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
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福晋子女
原配嫡妻:郑亲王爱新觉罗·端华之女 继妻:瓜尔佳氏,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子:阿鲁特·葆初,散秩大臣,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女:孝哲毅皇后。
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后,慈禧仓皇西逃,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
另有说法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城抓住了崇绮的妻子和另外一个女儿,并强行将她们押往天坛扣押。在这期间,崇绮的妻女先后遭到几十名八国联军士兵的强行侮辱。直到八国联军撤退之后,才被放回家中。回到家中之后母女二人先后自尽而死,崇绮也悲愤自缢而死。

蔡佑字承先,出生河南杞县,曾被赐姓大利稽氏,是南北朝时期西魏将领,人称“铁猛兽”。蔡佑勇猛善战,被宇文泰收为养子,参与讨伐侯莫陈悦、迎奉北魏孝武帝,多次与东魏军交战;担任大将军、少保、小司马等职,封爵怀宁郡公。559年,蔡佑病逝于任上,追赠柱国大将军,谥号为庄。人物生平
追随宇文
蔡佑自幼生性聪敏,品行出众,以孝母闻名,而且膂力过人,善于骑射。530年,宇文泰镇守原州,将蔡佑召为帐下亲信。533年,宇文泰改任夏州刺史,并任命蔡佑为都督。
534年,贺拔岳被侯莫陈悦杀害,麾下将领推举宇文泰为主帅,并派人到夏州迎接宇文泰。这时,夏州望族弥姐元进怀有异心,宇文泰便让蔡佑将他逮捕。蔡佑道:“弥姐元进狼子野心,逮捕他不如直接杀了他。”宇文泰同意。
宇文泰召弥姐元进等人到府中议事,道:“陇州贼寇叛乱,我理应与各位一道讨伐他们,可是你们之中好象有想法不同的人,这是为什么呀?”说完对蔡佑使眼色。蔡佑起身出外,片刻后又披甲持刀的进来,瞪大眼睛对众将道:“早上想好的主意晚上就改变,这还是人吗?我今天一定要砍掉奸贼的脑袋!”
众将大惊,都跪下叩头道:“希望将军区别忠奸。”蔡佑呵斥弥姐元进,让人将他斩杀,并诛杀他的党羽。众将尽皆战栗,不敢仰视。宇文泰和众将结成同盟,并对蔡佑道:“我今后把你当成我的儿子,你就把我当作你的父亲吧!”
大战东魏
后来,蔡佑随宇文泰讨伐侯莫陈悦,迎奉北魏孝武帝,累功封苌乡县伯。535年,宇文泰改立元宝炬为帝,建立西魏,加封蔡佑为宁逆将军、羽林监、员外散骑常侍,并进爵为侯。537年,蔡佑参与沙苑之战,生擒窦泰,收复弘农,进封平东将军、太中大夫。
538年,蔡佑又参加河桥大战,并弃马步战,手刃数人。部将都劝他上马,以备情况危急时逃跑,蔡佑大怒道:“宇文丞相待我如子,我怎能考虑自己的性命!”然后带领部下十余人,大呼杀敌。东魏军见蔡佑人少,便把他重重围困,又劝降道:“我看你是个勇士,只要你投降,还怕没有富贵吗?”蔡佑骂道:“该死的,只要取了你人头就能封为公爵。”于是弯弓搭箭,和敌军对峙。
东魏军不敢进逼,便让穿重甲持长刀的士卒进击蔡佑。敌兵离蔡佑三十步时,部将劝他赶紧放箭。蔡佑道:“我们的性命,就在这一箭了,怎能虚发!”敌兵又进至十步时,蔡佑便射出剪去,正中敌兵面部。敌兵应弦而倒,又被蔡佑用长槊刺死。敌军惊退,蔡佑便徐徐返回营地。
后来,蔡佑退回弘农,正好遇到兵败而回的宇文泰。当时,宇文泰由于受到惊吓无法入睡,见到蔡佑后道:“承先,你来了,我就不怕了。”当晚便枕着他的腿入睡。返回长安后,宇文泰加封蔡佑为京兆郡守,进爵苌乡县公。
543年,东魏将领高慎在北豫州归附西魏。宇文泰率军救援,结果在邙山与高欢交战。当时,蔡佑身穿明光铠甲,奋勇当先,所向披靡。敌军都道:“这是铁猛兽啊!”纷纷躲避。不久,蔡佑担任青州刺史,后又改任原州刺史,加封大都督。
累居要职
547年,蔡佑改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后又加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进爵怀宁郡公,并赐姓大利稽氏。555年,蔡佑担任中领军。
556年,西魏设立六官,蔡佑担任兵部中大夫。当时,西梁刚刚归附,境内蛮族骚动,朝廷便命蔡佑与大将军豆卢宁前去征讨。不久,蔡佑又进封大将军,并增加食邑。同年十月,宇文泰患病,蔡佑与宇文护、贺兰祥一同侍奉汤药。宇文泰死后,蔡佑悲痛欲绝,因此患上气疾。
557年,宇文觉建立北周,是为孝闵帝。蔡佑担任少保,并与尉迟迥同掌禁兵,宿卫宫廷。当时,孝闵帝宠信司会李植等人,密谋诛杀权臣宇文护,对蔡佑的多次哭谏,都不肯采纳。九月,宇文护废黜孝闵帝,另立宇文毓为帝,是为北周明帝,又任命蔡佑为小司马。
病逝原州
周明帝因自幼为与蔡佑关系友善,继位后对他特别优待,经常把他留在宫中,深夜才派人送他回家。蔡佑认为恩遇太过,经常借病躲避。
559年,蔡佑出镇原州,不久改任宜州刺史,但是尚未赴任,便因气疾复发,在原州病逝,时年五十四岁,追赠柱国大将军、大都督、原州刺史,谥号为庄。蔡佑的儿子
儿子蔡正,官至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袭爵怀宁郡公。人物评价
令狐德棻:太祖属祸乱之辰,以征伐定海内,大则连兵百万,系以存亡,小则转战边亭,不阕旬月。是以人无少长,士无贤愚,莫不投笔要功,横戈请奋。若夫数将者,并攀翼云汉,底绩屯夷,虽运移年世,而名成终始,美矣哉!以赫连达之先识,而加之以仁恕;蔡祐之敢勇,而终之以不伐。斯岂企及所致乎,抑亦天性也。
李延寿:周文接丧乱之际,乘战争之余,发迹平凉,抚征关右。于时外虞孔炽,内难方殷,羽檄交驰,戎轩屡驾,终能荡清逋孽,克固鸿基。虽禀算于庙堂,实责成于将帅。达奚武、若干惠、怡峰、刘亮、王德、赫连达、韩果、蔡祐、常善、辛威、厍狄昌、梁椿、梁台、田弘等,并兼资勇略,咸会风云,或效绩中权,或立功方面,均分休戚,同济艰危,可谓国之爪牙,朝之御侮者也。……勇者不必有仁,斯不然矣。以赫连达之先识而加之以仁恕,蔡祐之敢勇而终之以不伐,斯岂企及之所致乎,抑亦天性而已。

柏辉章出生贵州遵义,毕业于贵州讲武堂,曾任第102师师长、25军第2师师长、江西军管区当参议、赣南师管区司令等,参加了淞沪会战、徐州会战、南昌保卫战、长沙会战等。1950年率部起义,最终在1952年的镇反运动中丧命。柏辉章的公馆就是著名的遵义会议会址。人物生平
柏辉章,号健儒,贵州遵义人,第25军第2师,1935年5月在贵州威宁接受中央政府改编为第102师。改编后的建制为两旅四团,共9000余人,首任师长柏辉章。贵州讲武堂第二期毕业。后跟随周西成累升至旅长,王家烈主政贵州时任25军第2师师长,是逼王家烈下台的高级将领之一。第2师改编为102师后,柏辉章被国民政府委任为第102师中将师长,在当时的几个中将级师长里,可算是资历较深的一个。后曾任该师师长的还有贵州六枝人的陈伟光。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该师调往淞沪,参加了淞沪会战,将士英勇抗击日寇,部队伤亡惨重。
1938年5月,102师又参加了徐州会战。战况同样惨烈,师长柏辉章之胞弟、师部兵站站长柏宪章因运送弹药赴前线时在开封阵亡;304团在苇楼铁路附近与敌发生激战,团长陈蕴瑜阵亡。后国民政府予以表彰,柏宪章追赠上校;陈蕴瑜追赠少将。陈团长阵亡后蒋介石送挽词“忠烈可风”、挽联“裹革痛无尸,一夕苇楼埋碧血;报功原有典,千秋青史表丹心”。李宗仁题词“不以履险而却,不以临危而避,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壮烈牺牲,足以泣鬼神动天地”。冯玉祥题词“成功成仁”。何应钦题词“毅魄英姿”。此后,102师又参加了南昌保卫战、长沙会战等。抗战结束前,该师归入粤军薛岳部,真正结束了其身为黔军的历史。柏辉章被任为赣南师管区司令、江西军管区当参议、第88军副军长等职,未几辞职闲居于上海。
1946年通过何应钦的关系被授予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虚职。
1950年1月在第2绥靖区副司令官任内率部起义。
1952年因镇反丧命。柏辉章公馆
说起柏辉章现在几乎无人知道!但说起遵义会议会址,却天下无人不知,遵义城琵琶桥(后改名子尹路、又改称红旗路)东侧87号,1935年1月15日,党中央在此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彻底扭转了红军的命运,这地方就是原第102师师长柏辉章的私宅。
他30岁在黔军任师长时弄到一大笔“外快”交给其兄柏继陶,言明“供家中造房用”。他关照其兄,房子的设计要别出心裁,与众不同。柏继陶曾在上海读书,见过各种式样的洋房。得到兄弟送来的钱后,他又特地再去上海参观考察各种西式楼房,带回多种图纸,请人设计了一座中西合璧的住宅,建成后人称“柏公馆”。这座建筑颇为考究,分为主楼、跨院两大部分。主楼坐北朝南,二层楼房,宽26米,深17米,高12米,占地528平米。宽敞回廊、转角楼梯、青砖廊柱、雕花门窗,窗上装饰着国民党党徽,天花板的灯从一只鸟或一朵花的雕塑中伸出来。这座建筑据说当时共耗费3万多块银元,算得上上世纪30年代遵义城里最为阔气豪华的官邸。
1935年,红军到达并占领遵义,柏家老小逃避,遵义会议即在此召开。会议期间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等住在这里。柏辉章自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公馆日后因作为遵义会议会址而成为举世闻名的建筑,成为千万人瞻仰的一方圣地。柏辉章被杀的真相
1949年国民党大厦将倾,柏辉章回到遵义,被任为黔北绥靖区副司令,同年11月24日在第2绥靖区率部起义。为利用其在旧军队的关系,中共建政初期柏辉章被作为统战对象,调入遵义地区剿匪委员会,任副主任委员。1952年,因“组织‘中国国民党党员反共救国会’”罪,于1952年9月14日被处决。人物评价
柏辉章在外多年,见识颇广。他关照长兄、房子的设计要别出心裁。柏继陶曾在上海读书,见过种种式样的洋房。这一回他又专门去上海参观各种西式洋房。带回各种图纸,请人设计了中西合璧的住宅,人称“柏公馆”。柏公馆建造的颇为考究,宽敞的廻廊、转角楼梯、青砖廊柱、雕花门窗、窗上还装饰着国民党党徽,天花板上的灯、都是从一只鸟或一朵花的雕塑中伸出来。耗费三万多块银元。
这时、子尹路、杨柳街、何家巷一带是军政机关的中枢,来往的人几乎全是穿黄军装的解放军。穿便衣的曹、徐、万三人,请求解释了半天,也只允许在“酱园”的院子里对楼观览一番,三人对楼的建造评头论足,都感到它与总队部的“罗公馆”神似。
天晴了,但辉煌的夕阳已将西下,五彩睻目的晚霞在凤凰山麓的林荫道上淡淡地铺上了一层美丽的轻纱。军营里吹着催军人归队的、单调的号音,变成了傍晚山间的音乐乐章。晚鸦成群的从天际边缓缓归来。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回归各自的中队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