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琏是怎么死的,爱新觉罗

图片 3

爱新觉罗·杰书是努尔哈赤的曾孙,是清朝宗室、将领,康熙一朝著名的八旗将领。杰书早年袭爵郡王,后又成为康亲王,是清代六大亲王之一,曾任正白旗都统、正南大将军等职;他曾平定耿精忠叛乱,击败郑经,屯守归化城以防备噶尔丹入侵,为清朝立下汗马功劳。康熙三十六年,杰书去世,谥号为“良”。人物生平
承袭爵位图片 1康亲王杰书
顺治二年,杰书出生。他是惠顺亲王爱新觉罗·祜塞的第三子。祜塞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孙,礼烈亲王代善的第八子。杰书起初承袭了郡王。顺治十年,朝廷追封杰书的父亲祜塞为郡王。
顺治十六年,祜塞的兄长满达海被追论以前的罪过,削其谥号,降爵为贝勒。礼亲王一系由满达海之子常阿岱转由祜塞的儿子杰书承袭,并改封为康亲王(因杰书袭爵前为康郡王)。
讨平浙闽
康熙十二年,三藩之乱爆发。康熙十三年六月,康熙帝命杰书为大将军,率领大军南下讨伐耿精忠的军队。大军到达浙江金华的时候,温州、处州两地已经陷落了。耿精忠的大将徐尚朝率领五万人进犯金华,杰书命令都统巴雅尔、副都统玛哈达迎击徐尚朝,大破叛军。徐尚朝不甘失败,再次来进犯,巴雅尔和总兵陈世凯一起攻破了叛军在积道山的大营,歼敌两万余人,克复永康、缙云两地。耿精忠的大将沙有祥盘踞在桃花岭,控制着处州的要道,玛哈达率军攻击他,沙有祥溃败而逃。
康熙十四年,杰书克复处州和仙居。徐尚朝等人仍然占据着宣平、松阳,多次想要攻打处州。都统拉哈达和诸位将领一起防御他,在石塘大、石佛岭、大王岭以东的陇隘口上套寨、下五塘等地大破叛军。康熙帝下诏宁海将军傅喇塔从黄岩进取温州,让杰书从衢州进入,杰书上书说:“处州敌人非常机警,我们兵力单薄不能贸然进入。”康熙帝对他说:“你驻守金华,马上就接近两年了,单单与敌军书信往来,而你自己不亲自率兵进剿,叛军什么时候才能剿灭啊?你应该马上就去进剿。”
康熙十五年,杰书率大军从金华转移到衢州,耿精忠的大将马九玉在大溪滩屯守军队抗拒清军的进入。杰书都督诸将的兵马奋力进攻他,叛军的伏兵四起,与清军遭遇恶战。杰书坐镇古庙的一旁指挥大军,古庙被叛军的火器所穿,杰书的卫兵将门窗盖在身上作为隐蔽,唯独杰书谈笑自若,坐镇指挥,所以各路的清军都士气旺盛,奋力攻击。耿精忠的军队大败,溪水都被染成了红色的。杰书下令偃旗息鼓,一日夜行数百里,乘着晚上攻克了江山,进而克复常山,逼近闽浙交界的仙霞关。耿精忠的大将金应虎收集船舶转移到隔岸的位置,使得清军无法渡河。杰书下令要大军沿着河滩向西行进,找到水浅的地方渡过了河。耿精忠的军队看到清军过了河,立马陷入崩溃的境地,金应虎不战而降。杰书一鼓作气攻占浦城,下檄书敦促耿精忠投降。然后大军继续前进,攻克了建阳,并且平定了建宁、延平二府。耿精忠派遣他的儿子耿显祚迎击清军的进攻,杰书向耿精忠许诺赦免其死罪,耿精忠请求投降清军。
镇守福建
康熙十五年十月,杰书的大军进入福州,耿精忠请求跟从清军讨伐郑经以赎其死罪,杰书同意了他的要求。郑经的大将许耀率领三万人驻扎在乌龙江以南的小门山、真凤山,杰书派遣拉哈达等人击退了他们。并且上书康熙帝说:“耿精忠跟从大军征讨郑经,他的两个弟弟耿昭忠、耿聚忠,应该留下一个镇守福州,管辖他的属民。”又上书说:“福建的军队数量已经设置了合适的数量,耿精忠管辖的军队不少于此数,左右两镇的兵马应该一并裁撤。温州总兵祖弘勋、藩下总兵曾养性两部兵马,应该转移到别处。”康熙帝命耿昭忠为镇平将军,驻福州,其他的都听从了杰书的建议。杰书派遣击败郑经的大将吴淑驻扎在浦塘,进取邵武。清军再次进入,泰宁、汀州及所属诸县都被攻下。
康熙十六年,拉哈达败在白茅山、太平山大败郑经的军队,攻破二十六处大营,攻克兴化,克复了泉州、漳州。
奏捷的奏章到了京师,康熙帝下诏褒奖杰书的功勋。杰书令拉哈达等人率兵与耿精忠一起率军进取潮州,谋划进入广东。郑经的兵马攻陷平和,逼进海澄,清军副都统穆赫林等人守护这里将近七年,清军援兵迟迟不到来,所以海澄与长泰一起陷落。因此杰书上书康熙帝请罪,康熙帝下旨等到大军回师的时候再议论罪责。郑经的兵马又攻破了同安、惠安,杰书派遣大军进攻郑经并且恢复了这些地方,一起克服了长泰,在柯铿山、万松关等地大败敌军,又派遣大军攻破江东桥、石卫寨。
康熙十八年,杰书率军在郭塘、欧溪头与郑经的军队大战,屡次击败郑经的军队。敌军进犯江东桥,杰书率军击退了他们。清军副都统吉勒塔布在鳌头山大败郑经的军队,沃申收复了东石城。
康熙十九年,沃申平定了大定、小定、玉洲、石马等地,攻克了海澄。清军水军提督万正色攻克海坛,拉哈达等人攻克厦门、金门,都统赉塔攻克铜山。郑经只能率领残部回到台湾。
召回京师
耿精忠投降清朝之后,再次怀有异志,杰书上书康熙帝请求逮捕耿精忠。康熙帝令杰书用含蓄的话暗示或劝告耿精忠让他入见康熙帝,同时召杰书的大军回京,留下三千八旗兵分别守卫福州、泉州、漳州。十月,杰书率大军回到京师,康熙帝率诸王大臣到卢沟桥迎接并且慰劳他们。
康熙二十一年,康熙帝追论杰书在金华不肯主动进军打击叛军以及迟迟不肯救援海澄导致失守的罪过,夺其军功,并且罚俸一年。
晚年逝世
康熙二十九年,蒙古噶尔丹的势力越来越大,威胁清朝的统治。杰书再次受命领兵西出张家口,将大军屯守在归化城,以防备愈加跋扈的噶尔丹的入侵。
康熙三十六年闰三月,杰书逝世,朝廷给予杰书谥号“良”。康亲王杰书后人图片 2康亲王杰书
长子:已革辅国将军尼塔哈。 次子:燕泰。 三子:辅国将军扎尔图。
四子:和硕康简亲王巴尔图。 五子:和硕康悼亲王椿泰。
八女郡主:讳淑慎,生于康熙二十年十月二十一日,康熙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卒,年二十六岁。嫁明珠之子揆方,婿于康熙四十七年正月十四日,婿年二十九岁。杰书和康熙辈分
杰书和康熙都是努尔哈赤的曾孙,两人是堂兄弟。杰书的祖父代善和康熙的祖父皇太极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人物评价图片 3康亲王杰书
总评
康亲王杰书在浙、闽地区转战六年,至此时才算大功告成。杰书凯旋之时,康熙帝亲自到卢沟桥迎接,荣誉达到极点。康亲王靠自己的智慧与勇气,平定了耿精忠的叛乱,使大清得以继续稳定地发展下去。康亲王的丰功伟绩无愧于清代亲王的美誉。
史评
康熙帝:朕丕纂鸿业,谊笃天潢,敦念本支,每优眷礼,其在宗英茂德,茅土早膺,用命疆场,勤劳懋著。生既邀夫宠锡,殁宜被以隆施。尔和硕康亲王,乃和硕礼亲王之孙,蒙世祖章皇帝推恩属籍,授以多罗郡王之爵,寻进亲王,缵乃祖服,后参议政之列,得备机务之询。洎命将戡除三逆,敕为奉命大将军,指授方略。俾帅师由浙取闽,王仰承庙算,剿抚寇贼。岩疆既奠,振旅还朝,圭组雍容,恪勤罔替。朕弥嘉乃劳绩,王益持以小心。方期荷兹宠光,永享多福,而遐龄未究,一旦溘亡,轸忆生平,用深凄恻,爰遵宪典,载锡诔章,赐葬易名,以光泉壤。呜呼!勋留竹帛,尚思宣力之懿亲;泽沛宗藩,懋展饰终之令典。勒垂琬琰,式贲松楸。
蒋良骐:杰书罢庸,怠忽军纪;宜并参赞大臣严行处分。但见在出征破贼,俟师旋察议。海澄被困之处,应令尽力救援。
戴逸:岳乐、杰书是皇族,已封安亲王、康亲王。他们对关外时期的生活和传统并无留恋之情,而一心要营建统治全中国的宏伟大业。这一新的势力集团的崛起预示着鳌拜集团的覆灭指日可待。

爱新觉罗·永琏是乾隆第二子、嫡长子,生母富察皇后,生于雍正八年,名字为雍正帝所取,自小就被寄予厚望。因为永琏是嫡子,又聪明机敏,故而被乾隆秘密立储,然而年仅9岁的永琏最终因“偶感风寒”而病逝。乾隆伤心不已,追谥永琏为“端慧皇太子”,为他单独建了端慧皇太子园寝,是清朝所有皇子陵中规格最高的。人物生平
雍正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富察氏生弘历次子,雍正帝亲自为其命名为永琏,“琏”字,在弘历看来意味着将来能够继承皇位之意。弘历在乾隆元年七月二日,把永琏密定为皇太子。此时皇帝年纪不过26岁,这样早就建储,显然是因为太钟爱某个儿子了,未想到刚过了两年多,永琏就因“偶感风寒”,于乾隆三年十月十二日巳刻夭亡,年仅9岁。最为中意的爱子早夭,对乾隆帝身心是一个巨大打击。为此,平素勤政的青年皇帝接连五天没有临朝。并把密定谕旨公布于众,谕曰:“永琏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聪明贵重,气宇不凡。皇考命名,隐示承宗器之意。朕御极后,恪守成式,亲书密旨,召诸大臣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榜后,是虽未册立,已命为皇太子矣。今既薨逝,一切典礼用皇太子仪注行。”旋册赠皇太子,谥端慧,后功令讳其名“琏”字。按皇太子之礼为永琏隆重举丧,弘历多次亲临祭奠。
经过反复挑选,最后朱华山为皇太子陵址。陵址确定后,乾隆帝又不惜花费三千零五十六两白银作为拆迁费,让二顷七十三亩八分九厘地里内的居民搬移,以此处地方为永琏墓地的禁区。在这片禁区内,乾隆帝从内务府拨银十六万八千二百三十五两,从工部提取建筑材料无以计算,并特付金叶子达三百七十八两九钱九分二厘,为永琏修建了太子园陵。这一陵寝规制是清朝所有皇子陵中最完善的,也是规格最高的。不仅在建陵上乾隆帝偏私永琏,就连对太子的祭祀上也表露出逾格的眷宠。按制除帝后陵在清明、中元、冬至、岁暮行四时钦派王大臣亲祭外,其余人等不得逾制,而乾隆帝对于年仅九岁殇命的永琏也采用同样规制。
特别是后来嘉庆帝被立为太子时,乾隆以“端慧皇太子先曾密立。已有名分,非因以弟拜兄”之故,命其向端慧太子行叩拜之礼,之后载其仪入会典。
据史记载,清王朝共建有十二座皇帝陵、七座皇后陵及大量的皇室园寝,唯独皇太子陵只建有一座,即朱华山下的端慧皇太子永琏的园寝。朱华山,坐落于孙各庄满族乡朱华山村,村以山名。直到清道光年间,此山才载于《蓟州志》:“在州东三十里,内有端慧皇太子园寝。”
乾隆七年,他的万年吉地终于确定在东陵的胜水峪(胜水峪在嘉庆四年定名为裕陵)。随后,乾隆派大学士讷亲、户部尚书海望会同钦天监官员带领风水人员到东陵一带为永琏相度园址,先后相看了马兰峪、七星山等地,因这些地方垣局狭窄,下砂稍低,规模未备而落选。后来,相中了黄花山之南鞍子岭前的朱华山。朱华山来龙秀丽、穴情明确,水口交锁、罗城周密。考之理气,龙自天皇左旋入首,水从辛酉右转归辰,立癸山丁向兼子午,乘气消纳,最为合局。又刨验土色,至一丈有余,俱系纯黄嫩色,且坚而细,实为上等佳土。经风水官反复详加相看,以朱华山地方山势整秀,垣局实属严密,公同酌议,定下了在朱华山建造端慧皇太子园寝,并绘图呈请乾隆御览。经过反复挑选,最后朱华山以“来龙秀丽,穴情明确,土色纯黄”而中选。经乾隆钦定,钦天监选择吉期,于乾隆八年二月初二日破土兴工,乾隆九年十月园寝正式竣工,共耗银十六万八千二百三十五两,叶子金三百七十八两九钱九分二厘。永琏的葬期选择在乾隆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当时园寝的大殿还未建成,仍如期葬入了园寝。永琏是怎么死的
弘历在乾隆元年七月二日,把永琏密定为皇太子。此时皇帝年纪不过26岁,这样早就建储,显然是因为太钟爱某个儿子了,未想到刚过了两年多,永琏就因“偶感风寒”,于乾隆三年十月十二日巳刻夭亡,年仅9岁。最为中意的爱子早夭,对乾隆帝身心是一个巨大打击。端慧皇太子永琏之墓
据史记载,清王朝共建有十二座皇帝陵、七座皇后陵及大量的皇室园寝,唯独皇太子陵只建有一座,即朱华山下的端慧皇太子永琏的园寝。朱华山,坐落于孙各庄满族乡朱华山村,村以山名。直到清道光年间,此山才载于《蓟州志》:“在州东三十里,内有端慧皇太子园寝。”
这一陵寝规制是清朝所有皇子陵中最完善的,也是规格最高的。太子陵建成后,尽管有固定的人员看管,但因为陵园内有贵重的陈设与器皿,故受到许多人关注,自清末至民国年间,多次发生盗案,不仅地宫中殉葬品被洗劫一空,就连地下、地上宫殿的砖、石、瓦、木也全被拆走。如今这座园寝已不复存在。人物评价
永琏去世后,乾隆接连五天没有临朝,并把密定谕旨公布于众,说道:“永琏乃皇后所生,朕之嫡子,聪明贵重,气宇不凡。皇考命名,隐示承宗器之意。朕御极后,恪守成式,亲书密旨,召诸大臣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榜后,是虽未册立,已命为皇太子矣。今既薨逝,一切典礼用皇太子仪注行。”
后来嘉庆帝被立为太子时,乾隆以“端慧皇太子先曾密立。已有名分,非因以弟拜兄”之故,命其向端慧太子行叩拜之礼,之后载其仪入会典。

爱新觉罗·良弼字赉臣,生于满洲镶黄旗,是努尔哈赤幼弟的后裔,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是清末大臣、将领、宗社党首领。良弼曾任镶白旗汉军副都统,参与清廷改年制、练新军、立军学,反对起用袁世凯、反对清帝退位,组织“宗社党”等,被誉为“大清最后的希望”。1912年,良弼被彭家珍炸伤,两天后去世。人物生平
宗室之后
良弼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幼弟贝勒巴雅喇八世孙。祖上原系宗室,顺治年间七世祖巩阿岱以附睿亲王多尔衮故,被削爵、幽禁、黜宗室,直到嘉庆四年始命复宗籍,赐红带子。早年丧父,与母亲杭阿坦氏相依为命,从小接受正统的忠孝伦尚教育,侍母极孝。
留学从政 光绪三年,生于成都,及长,寄籍湖北。
光绪二十五年,由该省选送赴日留学,入成城学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光绪二十九年,由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第二期毕业回国,入练兵处。
光绪三十年,升练兵处军学司监督。
光绪三十一年三月,补军学司副使;八月,袁世凯延揽其为调充陆军第八标统带官。
光绪三十二年四月,回任军学司副使,并主持保定陆军学堂校务;同年新军在河南彰德举行会操,任北军审判长,其间充任考试陆军游学毕业生襄校官、提调官等职。
光绪三十三年八月,任陆军部军学司司长,兼参议上行走。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获选修订法律馆谘议官,参与编撰新律;十二月,授禁卫军第一协统领,实际负责管理禁卫军。宣统元年七月,清廷“从良弼等之建议”,仿日本参谋本部设立军谘府,以统筹全国陆海军事宜,军谘大臣载涛不谙军事,凡事皆以良弼为“谋主”;十月,擢升禁卫军训练大臣。
宣统二年二月,随载涛赴日、美、英、法、德、意、奥、俄八国考察陆军;同年秋,参与组织滦州秋操。
反对革命
宣统三年十月,武昌起义爆发后,良弼既反对起用袁世凯,又反对革命,冀图“以立宪弥革命,图救大局”;十一月,袁世凯进京出任内阁总理大臣,调冯国璋任禁卫军统制,良弼被夺去统领禁卫军实权;十二月,授军谘府军谘使,兼镶白旗汉军副都统。
遇刺身亡
1912年1月12日,良弼与溥伟、铁良等组织“君主立宪维持会”(俗称“宗社党”),反对南北议和与清帝逊位;
1912年1月19日,宗社党发布宣言,主张罢黜袁世凯,组建“战时皇族内阁”,由铁良任总司令,组织忠于清室的军队与革命军决战。
此时良弼的禁卫军协都统一职虽已被冯国璋接替,但在禁卫军中仍广有人脉,铁良更是久历行伍,在军中的影响大约仅次于袁世凯,因此宗社党声势不小。
26日,议事毕回家,在光明殿胡同家门口(今北京西四北大红罗厂街),遭同盟会京津保支部杀手彭家珍(四川武备学堂毕业生)向其投掷炸弹,被炸伤左腿。
良弼遇刺,并未即死,救治了两日,请日本军医做了截肢手术,但终于伤重身亡,临死前,良弼叹言:“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
1912年2月1日,以副都统阵亡例从优赐恤。良弼死后十余天,清帝逊位,抚恤之事无人再提。良弼家中并不富裕,只留下三个女儿,日子十分艰难。秋瑾好友、清末女杰吴芝瑛闻此,写就一篇言辞极为恳切哀怨文章,呈交有关部门,抚恤金一事,总算有了下落。爱新觉罗·良弼的女儿
良弼有三个女儿,他死后家庭困难,这三个女儿更是度日艰难。最后秋瑾的而好友吴芝瑛出头,写了一篇哀怨文章上交有关部门,清政府给良弼的抚恤金才有了着落。良弼是大清最后的希望
良弼死前说道:“炸我者,英雄也。我死,大清遂亡!”
良弼之死引起清室巨大恐慌,宗社党也做鸟兽散,袁世凯乘机威吓隆裕太后”称大势已去,如果革命军杀到北京,则皇室生命难保,而若同意让位,则可有优待条件。“在隆裕太后的哭声中,1912年2月12日,宣统帝溥仪颁布退位诏书,大清灭亡,此时距良弼之死仅隔半月。
但是良弼置身其间的清朝却早已是千疮百孔,显出风雨飘摇的衰颓气象,康乾盛世已成遥远梦忆。庆亲王奕劻父子站在袁世凯一边,对良弼行事多所掣肘。连铁良后来都对良弼多有微词,曾对人说良弼华而不实。如此看来,良弼在清室亲贵中的真实处境其实也不容乐观。
清朝的丧钟早已敲响,而良弼却装作充耳不闻。他想促成朝廷尽早采用君主立宪政体,转旋补救,以对抗共和革命。他的事业和人生最终因彭家珍的炸弹而仓促地画上了句号,成了清王朝退场之前的无谓牺牲。
最终,良弼留给世人评说的,不过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徒劳和带着一抹血色的悲凉……袁世凯为什么要杀良弼
良弼知道刺杀他之事绝不简单,长叹曰:“今日之害我者,即来日之夺国者。”他自知命在旦夕,于是口授遗折,称自己“举凡陆军章制、教育规划,靡不悉心赞划”。请清廷“尊重信条,实行宪政,以挽将倾之国势,而收已涣之人心”。29日夜,良弼在痛苦中死去,时年36岁。
坊间传言,良弼的最后身死与袁世凯有关。当良弼被炸之时,家人请日本医生抢救,良弼左腿被锯掉,手术情形良好,生命可保。韩锋在遗稿中说,良弼被炸后,到良宅慰问的新任民政部部长、袁世凯的心腹赵秉钧,推荐了一位中医,替良弼解除火毒,良弼服药后,伤处巨痛,辗转呼号而死。“外人传说袁世凯忌良弼枭雄,故买嘱医生,以对攻之药死之”。
真实情形究竟如何,恐怕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良弼之死,客观上非常有利于袁世凯的逼宫活动。梁士诒讲述其时隆裕太后的恐惧情形道:“良弼被炸之日,京师风云至急,入朝行礼后,隆裕太后掩面泣云:‘梁士诒啊!赵秉钧啊!胡惟德啊!我母子二人性命,都在你三人手中,你们回去好好对袁世凯说,务要保全我们母子二人的性命!’赵秉钧先大哭,誓言保驾。我亦不禁泫然。”
良弼死后,拥护清室的宗社党解体,2月12日清帝退位。2月15日,南京临时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大总统,辛亥革命的果实被篡夺,吴玉章甚至说:“袁世凯的逼宫竟因彭家珍刺杀良弼而获成功。”历史评价
良弼刚正傲骨,素有大志,以知兵而为清末旗员翘楚,不但是旗人中“崭新的军事人才,而且才情卓越”,参与了清末一系列振武图强的军事活动,“改军制,练新军,立军学,良弼皆主其谋”。尤注意延揽军事人才,举凡吴禄贞、哈汉章、沈尚谦、卢静远、章递骏、陈其采、冯耿光、蒋百里等无不延纳,与铁良等被称为清季干将。然其自负而傲上,惜才而厌庸碌,改革过激而得罪碌碌权臣,结果“颇为时忌”,“常以不得行其志为恨”,以独木支危厦何其难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