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环境治理不能让农民靠边站,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责任归属

图片 1

走“生态环境可持续的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必须改变政府主导下的农村环境治理模式,解决制度安排未能最大程度地调动农民的积极性的问题。显然,这种治理模式与农村环境问题不相匹配,不但增加了农村环境治理和监督成本,同时“一刀切”、“短平快”、强硬执法的治理思路也使得农村环境治理呈现不可持续性和不稳定性特征,使治理的效果与目标预期产生严重偏差。只有在政策上赋予农民主体地位,还农民自主治理农村环境问题的权利,尊重农民的治理和发展意愿,才能把农村环境问题与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有序地、彻底地治理农村环境问题。治理农村环境应从机制上调动农民的积极性,让农民成为农村环境治理的主体。

从保护受害人角度,无主物损害的归责原则应根据不同情形采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以及过错推定责任原则。87、89条都属于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规定。

一年多来,人们已经听够看够了安倍一伙的妄言妄行。

环境治理;农村环境;环境问题;制度;政府;可持续发展;调动农民;生态环境;治理模式;利益

无主物;危险物质;侵权;责任法;所有权人

南京大学;希特勒;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

走“生态环境可持续的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必须改变政府主导下的农村环境治理模式,解决制度安排未能最大程度地调动农民的积极性的问题。

从保护受害人角度,无主物损害的归责原则应根据不同情形采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以及过错推定责任原则。从实质来看,《侵权责任法》第74、87、89条都属于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规定。在此基础上,可对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责任归属予以类型化分析。

自一年多前就任日本首相以来,安倍晋三一系列言行越来越令全世界侧目、愤慨。曾经有一段时间,一些国际观察家评论称,安倍的诸种乖张举措或意在迎合日本国内右倾思潮、加强其选民基础并借此化解各种国内矛盾;对于这种转移国内民众视线的政客惯用伎俩,大可嗤之以鼻、置之不理。然而,随着安倍“暴走”行径愈发离奇,全球舆情逐渐警觉起来,人们对待安倍的姿态,已从最初对政坛小丑的冷眼旁观,转为认真探究其真实意图的忧心忡忡。

农民是农村环境问题的制造者,同时也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农民天然“在场”的特点决定了农民应该是农村环境问题治理的核心主体,这也是治理农村环境问题的逻辑基础和合理性根源所在。然而,现行的农村环境治理模式却选择了“政府主导”,使农民处于边缘化,成为旁观者、被动者甚至是对抗者。显然,这种治理模式与农村环境问题不相匹配,不但增加了农村环境治理和监督成本,同时“一刀切”、“短平快”、强硬执法的治理思路也使得农村环境治理呈现不可持续性和不稳定性特征,使治理的效果与目标预期产生严重偏差。从实践经验看,应该形成这样一条共识,就是与其花钱让政府直接治理农村环境问题,不如让政府花钱向农民购买农村环境治理服务。因此,要从农村环境治理的稳定性、可持续性角度来确定农民的主体地位,清晰定位政府的引导角色和监督作用,把这作为一个基本的前提。当然,这不等于将其他群体排除在治理体系之外,相反,农村环境问题的持续性、广泛性、直接性、长期性、不可逆性和隐蔽性等特点决定了治理农村环境需要全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参与,需要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整合、组织、协同和参与等功能。只有在政策上赋予农民主体地位,还农民自主治理农村环境问题的权利,尊重农民的治理和发展意愿,才能把农村环境问题与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有序地、彻底地治理农村环境问题。

图片 1

安倍晋三上台一个月后就公开提出“修宪”。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战后日本宪法明确规定日本放弃战争,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这成为几十年来一直蠢蠢欲动的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势力的一道紧箍咒。安倍的修宪主张,无异于给日本右翼势力打了一针鸡血,立即被日本军国主义这条僵而不死的百足之虫欢呼为“虫首”。当然,这位“虫首”也非无谋之辈,他深知修宪在国内外将遭遇巨大阻力,因此巧妙地利用了美国的“重返东亚”战略,以图借美国之力“借尸还魂”,故安倍内阁首先把“修宪”的重点放在所谓的“解禁集体自卫权”上。

治理农村环境最重要的是理顺农民的行为逻辑,增强农民的理性认识。农民的行为逻辑是农村环境治理政策制定的基础和前提。不掌握农民的行为逻辑,制定的政策就不会受到农民的欢迎,甚至产生“反行为”现象。整体上看,农民在对待农村环境治理的行为上是理性的,即当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换来的收益小于损害时,农民会停止破坏环境;同时,当农村环境治理的成本大于收益时,农民会有选择地拒绝或选择其他成本更小的替代策略。但是,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农民的理性通常以有限理性的形式存在。一方面,由于环境问题反作用于农民的滞后性特点,使得破坏行为停止时,已经给环境造成严重的伤害,而且农民衡量成本与收益的标准通常具有短期性。另一方面,农村环境治理的公共物品属性使得农民偏好机会主义的态度和行为,或者计较于治理成本上的横向比较,选择“搭便车”的行为策略,造成集体行动困境现象的产生。解决这一问题的核心路径是寻找培养农民充分理性的有效载体,建构基于农村环境治理的利益共同体,让农民在组织框架和制度约束下履行治理环境的义务。无论是农村社区抑或是能够发挥这一职能的农民专业合作社、供销合作社以及其他相关机构,都可以作为组织重塑的依托载体。事实上,这个办法来源于农村基层自治组织的启示,对比税费改革前后农村环境的破坏程度,可以清晰地发现,没有组织和制度的约束以及盲目的市场化是农村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国民法并没有关于无主物的规定,但现实中大量存在各种类型的无主物。无主物的归属是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但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责任归属却更具现实意义。从保护受害人角度,无主物损害的归责原则应根据不同情形采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以及过错推定责任原则。从实质来看,《侵权责任法》第74、87、89条都属于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规定。在此基础上,可对无主物致人损害的责任归属予以类型化分析。

所谓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受他国武力攻击时,无论自身是否受到攻击,都有使用武力进行干预和阻止的权利。2013年2月,安倍推动日本舆情就“允许日本自卫队在公海护卫美国舰船时行使集体自卫权”进行讨论。拥有全球最强大海军的美国竟然需要日本自卫队护卫其舰船,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但安倍还是给心领神会的美国决策集团大大献上了一媚。

治理农村环境应从机制上调动农民的积极性,让农民成为农村环境治理的主体。农民是农村环境治理的主体,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应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进行:首先,大力提高农民的环保意识,发挥农民的主观能动性。其次,探索和建立长效的、动态的利益联结机制,引导农民积极治理农村环境。农村环境治理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根本上是靠机制运转的,而利益机制无疑是整个机制体系的核心。通过利益机制,让农民的行为与农村环境治理相挂钩,并自动瞄准和调整,发挥“自动稳定器”的调控机能。最后,构建和完善一套完整的、科学的、系统的农村环境治理制度,让农民的环境治理行为在制度的框架内运行。

抛弃高度危险物质致人损害

安倍一伙自以为其借尸还魂术高明无比,然而,国际事务并不是安倍一伙和美国统治集团中少数几个人能说了算的。解禁集体自卫权而动摇日本的和平宪法,必然要触及一个敏感的问题:日本和平宪法的历史渊源。众所周知,这部宪法的关键内容,并非只是日本的内政事务,而是属于国际政治范畴内的森严禁区。日本的和平宪法是60多年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也是对自1872年起不断进行对外扩张,尤其是在二次大战中肆意侵略荼毒邻国人民的日本军国主义邪恶势力的正义惩罚,它构成了二战后国际秩序神圣基础之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