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废止,烈士浩气长存

图片 1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百年后,虽有日本领导人假借一战大搞歪嘴和尚念歪经,但反思战争的正义之声却成为滚滚潮流。

烈士业绩永载史册”、“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你们”……运载烈士遗骸的40多辆军用卡车上挂着的条幅,宣示着国家和人民对他们永远的尊崇和敬仰。为祖国和民族事业牺牲的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

摒弃闭关自守、故步自封,自觉借鉴西方学术成果,应是学术研究的常态。

反思;战争罪行;欧洲;维持;战争

英雄;烈士;志愿军;烈士遗骸;英雄精神

学术;废止;西方学术;教条主义;中国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百年前这场战争夺去了上千万人的生命,人类历史的进程因此而改变,战后世界格局也深受影响。百年后,虽有日本领导人假借一战大搞歪嘴和尚念歪经,但反思战争的正义之声却成为滚滚潮流。

60多年前,为保家卫国,他们奔赴抗美援朝战场,流血牺牲,埋骨他乡。6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终于魂归故里。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西方学术思潮的汹涌而至,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出现了新的“洋八股”。一些“学术成果”或是大量堆砌西方学术名词、概念和分析模型,挟洋自重,借势吓人;或是字句西化,打着翻译腔,拗口晦涩,让人不明所云;或者
“言必称希腊”,唯西方理论观点马首是瞻,将其神化为包治中国百病的灵丹妙药;或者紧贴西方搞“创新”,依葫芦画瓢,要么用中国材料证明西方观点,要么用西方观点裁剪中国现实。

图片 1

3月28日上午,在我国两架战斗机迎接护航下,运载437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专机抵达沈阳。烈士后代翘首等待亲人归来;从各地赶来的志愿军老兵,满含热泪缅怀战友;祖国,以庄严而隆重的仪式,接回了她的英雄儿女。

学术“洋八股”的出现有复杂的原因,主要是:第一,西方话语霸权的扩张。在全球化时代,西方大国依仗自己的科技优势和经济优势,在全世界建立起话语霸权,试图使西方话语体系成为现代世界唯一的标准话语体系。西方话语体系具有鲜明的意识形态性,其学术根基就是西方的政治学、经济学、哲学等学科。为了遏制中国、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维持西方的既得利益,西方国家利用我国的对外开放和学术交流,推介、传播西方学术理论体系。学术“洋八股”的出现正是西方话语霸权扩张的表现。第二,大看西方小看己的心态。近代以来,中国半殖民的历史、中国发展水平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差距等,造成一批人崇洋、媚洋的心态。这种心态妨碍了他们对西方学术理论和中国事实的客观判断,在20世纪30年代曾促使“中国的一切都不如西方”和“全盘西化”的观点出现,在今天成为“洋八股”的心理背景。第三,一些学术管理和评价制度的误导。近些年来,对“学习借鉴人类文明成果”和“学术创新”等多有误解。“学习借鉴”被理解为与西方话语体系“接轨”,把包括西方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在内的“人类文明成果”视为无意识形态色彩的中性之物,“学术创新”、学术能力则以西方学术评价体系来评判。由是一些学术管理和评价制度只重“洋气”、不问是非,要求学术成果须有外文引文、注释,要求学者非得留洋一年半载方可晋升职称,如此等等,这都对人产生着误导。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百年前这场战争夺去了上千万人的生命,人类历史的进程因此而改变,战后世界格局也深受影响。百年后,虽有日本领导人假借一战大搞歪嘴和尚念歪经,但反思战争的正义之声却成为滚滚潮流。

“烈士业绩永载史册”、“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你们”……运载烈士遗骸的40多辆军用卡车上挂着的条幅,宣示着国家和人民对他们永远的尊崇和敬仰。为祖国和民族事业牺牲的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

八股文风行和教条主义有密切联系。教条主义是对待理论的僵化态度,八股文则是教条主义在文风上的体现。“五四新文化运动”把反对八股文与反对固守封建纲常礼教结合在一起,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把批判“党八股”与批判对马克思主义、苏联经验的教条主义态度结合在一起,都表明八股文风与教条主义相互依存的关系。当前,学术“洋八股”的发展,反映的是西式教条主义在学术界的蔓延。西式教条主义使人“对于西方各种哲学的、经济学的、社会政治的和文学艺术的思潮,不分析、不鉴别、不批判,而是一窝蜂地盲目推崇”,学术思维趋于单向度。它常常打出“学术自由”的大旗,实际使人匍匐于西方学术权威和学术理论的脚下,使学术研究从思想内容、研究方法到表述方式,都带着西方的镣铐“跳舞”。

欧洲多国举办丰富活动反思战争影响

最崇高的敬意献给“最可爱的人”

诚然,当代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需要有世界眼光,需要把握学术前沿、有与国际学术界对话的能力,需要有面向时代、开放融通的学术话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创造性和开放性,也呼唤着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创新。西方的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在具体问题的分析方面、在研究方法方面和表述方式上确有值得我们参考、借鉴之处。因此,摒弃闭关自守、故步自封,自觉借鉴西方学术成果,应是学术研究的常态。但是,借鉴不是照单全收、照抄照搬,而是坚持拿来主义、洋为中用。如果丧失应有的学术立场,脱离当代中国的实际,放弃用马克思主义对西方学术思想内容和表现方法的分析、鉴别和批判,陷于西式教条主义的泥潭,中国学术研究将会丧失生机。

英国将推出名为14-18NOW的大型公众艺术项目,并将在今年夏天、2016年7月(索姆河战役打响100周年)和2018年11月(停战协议签订100周年)分三个阶段展开。今年6月至8月,伦敦将上演名为“深夜舞会”(Late
Night
Prom)的纪念活动。在8月4日一战正式爆发日,还将开展以“我们永远记住他们”(We
Will Remember
Them)为主题的烛光游行纪念活动。英国伯恩利区委员会(Burnley
Council)将花费2.5万英镑,清扫其17个自治区的公共战争纪念碑,并为其重新题词。英国理查德·洛纳学校(Richard
Challoner
School)将组织100多名学生进行为期三天的参观活动,重访当时一战的主要战场,调查和研究当地与战争有关的人、家庭和事件。

此次志愿军遗骸回国,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28日上午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出席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迎接仪式并讲话。张高丽强调,为国牺牲的志愿军烈士虽然离开我们60多年了,但“最可爱的人”的英雄形象永远留在人们心中。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民族品格的集中展示,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具体体现,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宝贵财富,是中国人民团结奋进、战胜困难、勇往直前的力量源泉。要用志愿军烈士英雄事迹激励斗志,把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发扬光大,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强大精神动力。

当前,西式教条主义和学术“洋八股”的发展,对整个社会正产生以下影响:其一,将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用西方唯心主义哲学和价值观念挤占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使“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思想文化领域的指导地位”成为有名无实的空话;其二,导致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出现对当代中国事实认知的偏差和对现存制度体系的偏见,相关学术研究,如“国有企业应该全部私有化”、“中国应实行西方宪政”等,成为否定中国现实的理论支持;其三,导致学术研究脱离当代中国的实际、忽视广大劳动群众的意愿,甚至为利益集团代言,矮化了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形象,弱化了哲学社会科学对于社会进步、国家繁荣、民族复兴的积极意义;其四,传播西方价值观念,助推我国社会价值观念的多元化,不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的形成。

比利时也将在2014年至2018年间举办一系列文化、历史、科学创新等方面的活动纪念一战,旨在与民众共同拾掇一战时期的记忆,倡导和平、打击犯罪,确认国际合作和多边主义外交的重要性。同时,伊普尔市将鸣笛纪念一战期间著名的伊普尔战役。

安葬烈士遗骸的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早早做好了准备。据悉,该陵园还将进行一系列改扩建工程,包括修建抗美援朝烈士纪念广场及可安葬900具志愿军烈士遗骸的设施等。

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肩负着为当代中国发展、实现中国梦提供理论智慧的重任,应以高度的理论自觉,坚守民族立场,完成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当代建构,使中国学术话语体系植根于近代以来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性实践之中,植根于当代中国独特的现代化道路之中,植根于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之中,直面中国问题,研究中国经验,讲中国话。为担当大任,学术研究决不能局限于单纯的模仿和幼稚的膜拜,不能为西方学术话语所操纵。中国需要一个有批判和反省能力的、拒绝盲从的知识界。

法国总统奥朗德将邀请一战参战国的代表齐聚法国,参加纪念一战百年的阅兵式和法国国庆日游行。

烈士遗骸归国是对烈士家属和志愿军老兵及其后代极大的心灵安慰。“终于有了祭拜的地方”,是他们说得最多的。3月29日上午,在陵园接收遗骸首次对外开放后,他们走进陵园,祭拜先烈。白发苍苍的志愿军老兵领着儿孙前来祭拜昔日的战友,不能赶来的老兵也委托后代赶来祭奠,寄托哀思。

学术“洋八股”必须废止,西式教条主义必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