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宋祖痴迷玩鸟趣事多,唐朝有5位皇帝是死于服丹药中毒

中国历史上死于服丹药中毒的皇帝有很多,他们本想希望通过服丹药而长生不老,结果反而因中毒而早死。如秦始皇嬴政、汉武帝刘彻、东晋哀帝司马丕、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南唐烈祖李升、明仁宗洪熙帝朱高炽、明世宗嘉靖帝朱厚熜、明穆宗隆庆帝朱载垕、明光宗泰昌帝朱常洛、明熹宗天启帝朱由校、清世宗雍正帝爱新觉罗胤禛等。尤其唐朝,从建立到灭亡的290年间,一共有21位皇帝,其中至少有5位是因为服用丹药中毒而丧命的,他们是太宗、宪宗、穆宗、武宗和宣宗。
唐太宗(599—649,李世民)与秦始皇、汉武帝一样,都是中国皇帝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歌颂他英明伟大的着作,大概几火车也拉不完。但他到了晚年,在身患重病之下,也犯了与秦始皇、汉武帝一样的低级错误,即相信人可以长生不老。但与秦始皇、汉武帝不同的是,他并非去求神仙,而是让一个印度方士为自己炼制长生药,然后服用之。
那是贞观二十二年,右卫率长史王玄策讨伐天竺国获胜,掳得一个名叫那罗迩娑婆寐的方士,此人自称有长生之术。王玄策大喜,认为这下讨好皇帝的机会来了,皇帝对天竺国的珍奇宝玩可能不感兴趣,但他不会不想长生不老。
王玄策回到京城长安,即向太宗献上方士。那罗迩娑波寐说自己已200多岁,一番天花乱坠的胡扯,令太宗深信不移,对他敬若天神;当即把他安排在金飚门客馆下榻,让他炼制丹药,并命兵部尚书崔敦礼监主此事。随后又按罗迩娑波寐所开出的药单,派使者到全国各地采集怪药异石;国内采不到的药材,又派使者到婆罗门等国求取。
据《新唐书天竺国列传》记载,这个印度方士炼丹用的畔茶法水出于石臼之中,有石象人守护,水有7种颜色,或热或冷,能销熔草木金铁,人手探入水中,皮肉即腐烂,只能以骷髅去舀。炼丹用的药材之一,是一种奇怪的树叶,其树名叫咀赖罗,其叶如梨,生在深山的崖洞中,有巨虺把守洞穴,人不可进入。要取此叶,需以方头的箭矢射击树枝,树叶落下来被群鸟衔去,需再射,方可得之。其它炼丹的材料取之亦同样艰难奇诡。又有史籍记载,罗迩娑波寐炼这种丹药,主要用了水银、硫磺、砒霜等物。
数月之后,长生药炼成。太宗1年前患风疾症,大概只是神经性头痛之类;吃了此药后,病情不但未见好转,反而加重。太宗又遵罗迩娑波寐之嘱,加大服用剂量,结果便严重中毒,于次年五月暴亡,年仅51岁,算是英年早逝了,要不还可以干出多少丰功伟绩来。
唐太宗因服长生药而死,却并未引起其儿孙警醒,继他之后,仍有不少皇帝企图靠服丹药以求长生。
唐宪宗(778—820,李纯)号称唐朝中兴之主,比起那些昏君庸主来还是有一番作为的。但他后来自以为功绩已着,天下太平,便渐渐骄侈起来,不但大兴土木,建造宫室楼宇;而且笃信佛教,欲求长生,曾下诏遍求天下方士,搜寻偏方,使其实现长生不老的宏愿。
诏书一下,朝臣中便有人积极响应,江湖骗子接踵而来。宰相皇甫铁和金吾将军李道古等人,先后向宪宗推荐方士柳泌与和尚大通,说这两人会制不死药。柳泌自称已400岁,并胡说天台山是神仙聚集之地,多灵草,臣虽知之,力不能致,如能做那里的长官,或许可以得之。大通和尚也自吹神通广大,说自己已150岁。又有方士田元佐,自称有化瓦砾为黄金的秘方。宪宗不爱黄金,只对长生不老感兴趣,便授柳泌为台州刺史,并赐服金紫。谏官上奏说:先帝也有宠方士者,但未使其做地方官。宪宗作色道:烦一州之力而能为人主致长生,又有何吝惜封他官职。于是群臣均不敢再谏。
柳泌一到台州,即驱使当地官民到深山采药,稍有怠慢即遭鞭笞,折腾了1年多却一无所获。柳泌恐骗不过皇帝,即举家逃往深山,被浙东观察使抓获,解往京师。宪宗一直心存幻想,不但未治他的罪,而且封他为翰林院待诏,让他居兴唐观精心炼制长生药。柳泌胡乱捣鼓了一通,声称药已炼成。宪宗大喜,立即服用;但不久便烦躁口渴,身体异常。起居舍人裴潾上疏切谏,说方士都是为利而来,他们炼制的金石之药只可疗疾,不可常食,更不可能使人长生;并提出,炼出的药,要让炼药的方士和推荐他们的人先服1年,以考其真伪。裴潾这番话全是为皇帝着想,不料宪宗竟大发雷霆,将他贬为江陵令。
宪宗服用柳泌的长生药后,因中毒而数月不能上朝;性情日益暴躁,身边宦官往往无端获罪被杀,闹得人人自危。元和十五年正月,内常侍陈弘志与观军容使王守澄合谋,将年仅43岁的宪宗杀死于中和殿里,对外却宣称皇帝是因药性发作而暴死。即使不被害死,他也活不了多久。
宪宗被宦官宰掉之后,其第三子李恒即位,是为唐穆宗(795—824)。穆宗荒淫奢侈,终日沉湎酒色,又好游猎,宴乐、赏赐无度,对朝政漠不关心。他即位之后,虽然处死了方士柳泌等人,但后来自己又受方士诱惑,欲求长生,服起丹药来。处士张皋上疏规劝,说先帝信方士的妄言,服药致疾,陛下不是不知,岂能蹈其覆辙?穆宗嘴上称赞张皋说得好,但仍照服不误,致使身体更加虚弱。长庆二年十一月,穆宗与宦官击球,一个宦官不慎从马上摔下,穆宗也因此受惊得病,卧床不起。但他仍把丹药当作救命稻草,大吃特吃,勉强支持了1年多,终于因服丹药过度,一命呜呼,年仅30岁。
唐武宗(814—846,李炎),是唐穆宗第五子。会昌五年,他曾下诏陈佛教之弊,令毁全国寺院,僧尼还俗者达26万余人,史称会昌灭佛。但这个不信佛的皇帝,却笃信道教。早在下诏灭佛的前两年,他就下令在宫禁中修建望仙楼,幻想在楼上与神仙相会。他在诏令灭佛的同时,又召道士赵归真等81人来朝,让他们讲解道术,并在宫中建金录道场,亲临九天坛接受法录。后又封衡山道士刘玄清为银青光禄大夫、崇文馆学士,赐号广成先生,与赵归真同住宫内,撰修法录。宰相李德裕劝他勿被方士所惑,他却说我对归真很了解,他过去没什么大过。我召见他,不过是和他谈养生术而已。他相信赵归真等道士服丹药可以长生不老的鬼话,令他们加紧炼制仙丹。又命在南郊建望仙台,令神策军重修宫中的望仙楼与郎舍539间,准备以后服了仙丹后与神仙相会。
哪知武宗在服了赵、刘等人炼出的丹药后,竟和他的爷爷一样,变得性情躁急,喜怒无常,到后来中毒太深,面容枯槁,临死前十余天口不能言,年仅33岁便到爷爷、父亲那里报到去了。
唐宣宗(810—859,李忱),是宪宗第十三子,和武宗是同父异母兄弟。他在治国方面,有老祖宗唐太宗的遗风,时称小太宗。他和老哥武宗对着干,一上台便立即杖杀和流放用金丹毒害武宗的道士赵、刘等人;又下诏重兴佛教,令凡于武宗朝所毁寺宇一律重建。但有一点他与老哥相同,那便是服丹药以求长生。起初,他令道士配制长生药;而道士知长生药都是骗人的勾当,宪宗、武宗均因服药或病或死,朝野皆知,若再把今上毒死,自己小命难保,便开出一个怪方:制长生药需李子衣、桃毛、龟毛、兔角、生鸡膜各10斤。这样的材料,当然无法配齐。宣宗知道士借故推托,又令人遍访名医。结果有个叫李玄通的人,得到宣宗宠信,以70万钱的高薪聘入宫中,任其为太医,并命其配制长生药。李玄通不负帝命,与道士虞紫芝、山人王乐三捣鼓两捣鼓,终于把仙药捣鼓了出来。哪知宣宗在服药后,背上竟生出毒疮。大中十三年八月,宣宗背上的毒疮恶化,以致不能上朝,没几天便带着金丹之毒永别了人世,年仅50岁。
除了以上这5位,还有几位唐朝皇帝也曾迷恋丹药。唐高宗曾于开耀二年服食丹药;武则天晚年服用过道士胡慧超的丹药;唐玄宗也曾命道士在嵩阳观炼丹,安史之乱后退为太上皇了仍念念不忘金灶烧炼丹药之事;晚唐的文宗也曾服用过丹药,不过他在服食了郑注炼制的金丹之后,病情还有所好转,不知是真是假。
唐朝皇帝前仆后继地迷恋丹药,除了追求长生不老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治病。李唐皇族有一种遗传病叫风疾。据史籍明确记载,患此病症者,有高祖、太宗、高宗、顺宗、穆宗、文宗、宣宗等人。风疾即现在所说的中风,发病急骤,死亡率高。高宗时期,皇后武则天之所以能掌握朝政,就是因为高宗患有风疾,长期风眩头重、目不能视,难以操持政务,而让她钻了空子。

唐肃宗李亨,是玄宗李隆基之子,唐朝的第九代皇帝,原名李玙,曾被封为忠王。公元738年被立为太子,改名李亨。公元756年七月十二日,李亨在灵武即位,史称肃宗。尊玄宗为太上皇,改年号为至德。他在位五年(756年~762年),终年50岁,死于宫廷政变,其执政期间李唐中央政权逐渐瓦解,是唐朝走向没落的开始时期。
睿宗景云二年九月三日,肃宗李亨出生在东宫之别殿,初名嗣升,后来多次改名。李亨的名字是在天宝三年新取的,以后就再也没有改动,因此习惯上把他称为李亨。
他的母亲杨氏出身于弘农华阴杨家,为关陇地区名门望族。杨氏曾祖父杨士达在隋代任门下省纳言,父亲杨知庆以祖先荫庇为官。值得一提者,武则天的生母就是杨士达的女儿。若从武则天的母亲这里算起来,杨氏要比李隆基高了一辈,这种不同班辈之间的婚姻关系在李唐皇室中并不稀奇。
景云元年八月与杨氏成婚前几天,李隆基刚被册立为太子。不久,杨氏怀孕,生儿育女本来是人之常情,天之大伦。可是由于此时李隆基与太平公主关系紧张,他担心太平公主会借题发挥。历史上以借口太子耽于女色难当大任而行废立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像隋文帝时太子杨勇因宠爱貌美的昭训云氏,被母亲独孤皇后认为难以隆兴基业,结果被废;太宗时太子李承乾喜好声色,因特别宠爱一位太常乐人,招致太宗皇帝大怒,也终被废黜。正由于这种原因,李隆基内心焦虑,便让属下秘密弄来一些堕胎药,打算将这一小生命扼杀于母腹之中,但思来想去,最终没有施行。
李亨出生以后,没有能够与生母杨氏生活在一起。因为杨氏仅是太子姬妾,而太子妃则是后来做了玄宗皇后的王氏。在等级森严的宫廷中,太子妃的地位要比其他姬妾优越得多。此时的太子妃王氏一直没有生养,杨氏自觉班次在王妃之下,不敢独享为人母的喜悦。王氏便把李亨接到自己身边,对他百倍呵护,极为疼爱,慈甚所生。

世人说起八旗子弟,都觉得他们不过是斗鸡走狗,提笼挂鸟,不学无术的一群废物。其实,历史上喜欢玩鸟的人很多,有出息的人也不少,比如唐宗宋祖就是其中双杰。
唐太宗喜欢玩鸟,不过他喜欢的鸟不是鹦鹉、八哥这一类活泼可爱型的鸟,而是雄鹰,大雕之类的猛禽。为了照顾这些宠物,唐太宗特别成立了一个机构,叫做五坊,五种宠物之中,唐太宗最喜欢的是鹞鹰。
鹞鹰个子比苍鹰小比鸡大,有老鹰尖尖的长喙,却又不是很顽劣,经过训练之后比较温顺,可以为主人梳头挠痒,甚至在天热的时候为主人扇风。唐太宗有一只鹞鹰,不但能够做以上动作,还会一项特别的本领,能够在手掌上作胡旋舞,这种舞蹈在唐代非常流行,据说后来安禄山和杨贵妃都曾经跳过。唐太宗很喜欢这只鸟,几乎每天散朝之后都要来逗逗鸟,开心一笑。
唐太宗玩鸟本来不过是工作之余的玩乐,并不过分。可事情被魏征知道了,魏征却认为,李世民身为帝王,自然要为天下法,怎么可以天天玩鸟,玩物丧志呢?于是,有一天,魏征打听到唐太宗正在玩鸟时,特意前去禀奏公务。看到魏征来了,唐太宗急忙把鹞鹰藏到自己怀中,他知道魏征的性格,不想听魏征唠叨。没想到魏征得不得的讲了几个小时琐事,唐太宗耐着性子听完,好不容易熬到魏征出宫,唐太宗拿出怀中的鹞鹰一看,鹞鹰早就活活给憋死了。唐太宗很恼火,可是又无可奈何。毕竟帝王玩鸟,是件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唐太宗是千古一帝,对于君王的道义名节看得非常重,于是才会强忍魏征的聒噪。宋太祖赵匡胤是武将出身,虽然也能够纳谏如流,可却威风凛凛,不失帝王的霸气。
因为当了皇帝,不能轻易出宫了,常年闷在宫中生活,宋太祖觉得很憋闷。于是宋太祖经常一个人在御花园用弹弓打鸟玩。每次打鸟,宋太祖都让随从呆在御花园外,在他看来,事情办的比较隐秘。没想到消息还是泄露出去了。一个谏官听到宋太祖以国君之尊,竟然打鸟,实在有失体统,于是假意有军国大事,要求求见宋太祖。太祖皇帝打鸟打得性起,听说有人禀奏事情,很不高兴,不过还是把弹弓收起,让那个谏官入见。没想到那个谏官禀奏的不过是日常琐事,宋太祖渐渐有些不高兴了。宋太祖就问,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退下去吧。谏官说,臣下的事情再不重要,也比官家打鸟重要。宋太祖一听大怒,随手抄起了桌案上的玉斧(一种类似如意的玉器,并非斧头),朝谏官的脑袋就砸过去。碰巧那个谏官仰脸瞪着宋太祖,这一下去,就砸掉人家三四颗牙齿。谏官嘴巴鲜血直流,可人家毫不在意,俯下身子捡起牙齿,揣到怀中。宋太祖恶狠狠的说,你捡牙齿做什么,莫非你还想留着做证据告朕吗?谏官说,我自然是没有地方告皇帝,可自有史官会记载这件事情。
谏官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宋太祖很是敬佩,而史官的记述,后世的非议,也让宋太祖忌惮。于是宋太祖改换颜色,扶起谏官,命人拿来礼物,重赏谏官。
不过,之后唐太宗和宋太祖有没有继续玩鸟打鸟呢?史家没有后续记载。个人估计,风头过后还是会玩的。尊重舆论是一回事,享受生活是另一回事,如果因为怕谏官议论,从此就夹着尾巴做皇帝,那就不是唐宗宋祖了。
以上两个皇帝算是明君,再说两个庸主的爱好。
唐代宣宗皇帝很喜欢文学,每天都召见一些值班的学士,和他们一起讨论文章之道。日久天长,那唐宣宗果然深得其中三昧,写起文章来有模有样。有一次,唐宣宗高兴,写了一首诗,用了一个私章,上写乡贡进士李某。唐宣宗洋洋得意,每当有宰相级别的高官出京,作为皇帝的唐宣宗常常写诗赏赐给臣下,搞得大臣都要回赠诗歌,还要歌颂宣宗诗文如何如何好,百官颇有怨言。宣宗皇帝喜欢文章本是好事,可作为一国之君,关心的本应是国家大事,百姓安康,而非寻章摘句之道。唐宣宗醉心文学,以文人自命,完全是本末倒置了。
不过,唐宣宗对国政还算关心,唐僖宗与之相比,就无厘头很多了。
唐僖宗最爱的事情是玩一种叫做步打的游戏。
据唐代诗人王建诗作记载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在寒食节那天,皇帝让宫人分成两队,进行步打球表演赛。打球的时候用一种硬木制作的球杖击球,击球入球门多者胜出。王建的诗作中,有一队先进了第一球,到皇帝身边领取赏赐,之后再战。
那唐僖宗的步打球非常了得,他曾经告诉俳优石野猪说,如果朝廷以步打考核取士的话,我一定可以成为状元!唐僖宗很得意。没想到石野猪虽然是一介艺人,却颇有见识。他说,如果陛下您遇上尧舜做礼部侍郎,负责考核,那陛下你就不免落榜了。
是啊,尧舜考核的乃是帝王的才德,唐僖宗步打虽然精湛,可于治国才略却稀松平常,自然要落榜了。听了石野猪的话,唐僖宗嘻嘻一笑,也不生气。并非是唐僖宗宽容,实在是唐僖宗宠爱石野猪,对其言辞并不介意。换做是一个其他的御史谏官,八成就会被砍头了。
明君把爱好当爱好,消磨时光,或者是开心一笑;庸主把爱好当事业,当理想,痴迷其中,不能自拔,如此则难免轻重颠倒、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