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情爱秘史故事,多才多艺的音乐家皇帝

唐玄宗,即李隆基,一称唐明皇。延和元年受禅即位。初期先后任用姚崇、宋璟为相,整顿武周后期以来的弊政,社会经济继续有所发展,被称为开元之治。后期任用李林甫、杨国忠等执政,官吏贪黩,政治腐败。天宝十四载爆发了安史之乱。次年,逃往四川,太子享即位灵武,他被尊为太上皇。至德二年末回长安,后抑郁而死。

音乐事业的发展如同其他领域一样迅速而猛烈。具体说这一时期在发展民族民间音乐(民歌、说唱音乐、歌舞、戏曲等)、宫廷音乐、音乐教育机构的建立、燕乐艺人的创造与贡献(声乐、器乐、歌舞、散乐、作曲等方面)、乐器的制作、乐曲形式的改革、音乐理论及音乐思想等方面,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遥遥地走在了世界各国的前头。唐首都长安已成为音乐中心的维也纳之城,世界文化交流的中心。音乐艺术的高度发达与兴盛的原因,对于这位达四十四年之久的皇帝唐玄宗来说有着直接关系。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政治家、思想家同时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音乐家。他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注3:《旧唐书卷八》)性英武、善骑射、通音律历象文学。(注4:《新唐书本纪第五》)他对音乐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唐玄宗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玄宗又制新曲四十余,又新制乐谱。(注5:《旧唐书卷二十八》)他不但十分重视民间音乐的发展,而且又在此基础上吸收了其他新的因素,融合在自己的创作中。
创作的数量也非常可观,《羯鼓录》甚至把九十二首竭鼓曲的创作权,全归他所有。唐玄宗的不少音乐作品至今还回响在中外音乐舞台上。
唐玄宗是一位演奏家。上洞晓音律,由之天纵,凡是丝管必造其妙。(注6:唐南卓《羯鼓录》)他通晓乐理,艺才超人,凡属乐器,他都可以奏出非常美妙的声音。他对乐器的爱好简直如影随形,甚至座朝之际,虑忽遗忘,故怀玉笛,时以手上下寻之,非不安也。(注7:唐杨臣源撰《吹笛记》)在朝臣奏议军国大事之际,他身居殿中竟然心不在焉,用手指摸着龙袍内的玉笛孔来寻乐思,这位皇帝真不愧为乐迷了。
唐玄宗是一位音乐教育家。唐代的音乐教育机构建设是全面的,各机构的专业分类是明细的。大乐署是太常寺下属的音乐机构,内有若干的乐师执教,主要担任乐工、乐伎的训练和考试,也兼管对乐师的考核。乐工、乐伎、乐师根据学与教的专业年限不同、对于考试的内容、程度、及次数具体指定。据《旧唐书》卷四四《职官志》及《新唐书》卷四八《百官志》说,考中的提职加薪,落榜的调离改学其他或除名。可见大乐署的教学活动组织是严密的,教学内容也是丰富的,对人员的业务水平要求更是严格的。这说明当权者对于音乐有一个高标准的要求和一个非常重视的态度。
鼓吹署也是太常寺下属之一。顾名思义,鼓吹署即管理鼓吹乐的单位,主管用在仪仗活动与宫廷礼仪活动中的鼓吹乐,兼管百戏(古代对诸种戏、乐舞的总称),因此,鼓吹署属于音乐的行政管理机构。
教坊一般指管理教习音乐,领导教习人员的机构。更准确地说,它是指唐至清之间,传习、管理宫廷所用俗乐的机构。教坊的教学任务非常繁重,教学内容也非常丰富。歌、舞、乐器(琵琶、三弦、箜篌、筝等多种乐器)及散乐(南北朝至宋散乐意同有戏,泛指杂技,幻术、武术、民间歌舞杂乐、杂戏等)皆有。学生的来源广泛,有贫家民女,也有富家子弟。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进行业务考核,根据成绩优劣进行等级分类。女艺人不但要艺技高超,而且还要面貌出众,方可进入宜春院(被选中入宫,给皇帝表演,属于头等乐伎,亦称内人)。他们在重大的礼仪活动中同众多的一般官人与@弹家(可以弹奏或表演简单节目的女艺人)进行联合演出,但担任主要角色的还是那些内人。
可见,教坊不单是一个传习音乐与舞蹈技术的场所,也担任着重要的演出任务。使乐员所学习的技能付诸实践,这种理论联系实际,多专业、多层次、有组织、有领导的综合性音乐教育机构,在我国古代音乐教育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梨园有内廷梨园与宫外梨园两种都是培养选拔音乐人才的教育机构。内廷梨园是唐玄宗亲自执教的地点,主要教学内容是对梨园艺人(亦称皇帝梨园弟子传习法曲。据《新唐书礼乐志》所说: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宫女数百,亦为梨园弟子,居宜春北苑。(注8:《中国音乐辞典》222页)梨园造就了一大批具有较高水平的音乐家,如李龟年、雷海青、黄旛绰、永新等皆为梨园艺人。这些人成为全国音乐界的精华,为唐代音乐的高度兴盛及其音乐分工化的发展,起到了重大作用。
唐玄宗从发展的观点出发,为更进一步提高乐工、乐伎的音乐素养与技艺,使乐才源源不断,他还在梨园法部专设了一个音乐少幼班——小部者。小部者,梨园法部所置、凡三十人,皆十五以下。(注9:《太真外传》)为唐代音乐艺术的稳步发展提供了必备的人才基础。这种对于儿童进行早期的启蒙性的音乐教育尝试,在世界教育史上也是少见的。
以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待历史,我们应该肯定统治阶级或统治者个人对于艺术发展的有益影响与贡献。同时也要看到类似唐玄宗及其统治阶级在音乐生活中暴露出的残暴的阶级本性和剥削阶级的腐朽思想。从《国史林》、《唐语林》等众多的史载中看到唐玄宗对待乐工似奴隶,作为一个会发音的工具使用,他可以随心所欲地逐令曳出,立杖杀之。因此在唐玄宗的手下还有无数的卑贱者——命运悲惨的乐工、乐伎和散乐艺人,是他们和唐玄宗一们,共同写下了中国古代音乐史上的最辉煌的一页。
唐玄宗对音乐的高度重视其主旨在于:利用音乐这个有效的艺术手段来达到消磨诸王、臣、将、士的政治野心,对内歌舞安平、对外安土息民,可见唐玄宗不但是一位剥削阶级的最高代表,也是一位善于用精神武器掌握世界的统治者。从唐乐的初期到黄金时代并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这里有他本人的功绩,有唐政府一系列改良政策的作用,也有适合经济、文化发展的社会环境与社会风气,这些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因此,在评价这位重要的历史人物时,一定要客观地、辩证地、历史地去看待他。
唐玄宗对音乐所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他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教育家,理应在中国音乐史与中国教育史中占有一席之地。

唐宪宗当家做主的时候,镇海节度使李锜私下里搞小山头,想着皇帝轮流做,有一天到他家。可是皇帝梦还没醒,皇帝派来的兵士真的到他家了,男的全被杀头,女的全被籍没,李锜的爱妾郑氏,分配给了唐宪宗的郭贵妃做侍女。某日,宪宗偶遇郑氏,发现这小女子有点意思,一打听,原来是叛逆李锜的女人,给死鬼戴绿帽子,这滋味估计挺爽,于是,霸王硬上弓,郑氏生了一个娃,就是后来的唐宣宗李忱。
这样的一个出身,让李忱很憋屈,当皇帝多半是没希望了,因为郭贵妃所生的儿子才是法定接班人。果然,唐宪宗死后,李忱的哥哥顺利登基,就是唐穆宗了。其后,唐穆宗的三个儿子又分别干了几年皇帝职业,李忱名为皇叔,实际连个宦官也不如,尤其是唐文宗、唐武宗在位那几年,李忱倍感忧虑,时刻担心性命不保。之所以可以苟活下来,全得益于他的第一张面孔:装傻充愣。
傻人总是有傻福的,你别管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李忱这么一装傻,福气真的来了。当唐文宗、唐武宗兄弟还在讥笑亲叔叔是个光叔的时候,太监头子马元贽等人已经在物色下一个傀儡了。扶植傀儡,最好的选择,就是找个傻子。唐武宗并非没有儿
子,可他还没来得及立太子就一命呜呼,马元贽等人焉能错过这等良机?忙不迭的就把李忱推上皇帝宝座。想想也好笑,人家李忱是装傻,这些太监们却是在犯傻,再一次证明了一句话,下面没家伙的家伙,基本都没脑子,十有八九都是蠢货。
李忱一即位,旋即有了第二张面孔:机敏过人。变色龙都没他快!瞧他忙的,每天除了处理朝政、打压太监和权贵,就是孜孜不倦的阅读贞观政要,原来他一心要学老祖宗李世民呢。这下子,那些刚刚沾沾自喜没多久的太监们集体抓狂了,你不是傻子吗?咋转眼间就这么聪明利索了?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李忱做的那些事儿,确实也不是傻子能干出来的。在位13年,他重视科举,纠正唐武宗大举灭佛的错误,彻底解决了延续几十年的牛李党争,还狠狠的教训了狂妄的吐蕃,收复了河湟之地。他整顿吏治,限制皇亲和宦官,把死于甘露之变中的除李训、郑注之外的百官全部昭雪,也曾经想根除宦官,因宦官的势力太大,他未能有所行动,但他在位期间,那些冒傻气的太监们还真的被压制得够呛。
后来的史书记录者亦被唐宣宗的第二张面孔所迷惑:陛下呀,原来您不傻呀,好好好,留取丹心照汗青,多给您说几句好听的。于是,唐宣宗有了小太宗的名头,他在位期间,也被称为小贞观,简直就是李世民第二了,瞧瞧这些美言:宣宗性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大中之政,讫于唐亡,人思咏之,谓之小太宗。
按照这么高的评价,大唐应该有两个盛世才对,怎么没过多少年就被黄巢给闹完了呢?这得归功于唐宣宗的第三张面孔了:虚头巴脑。我们常说,人是有多面性的,强分好人、坏人以及不好不坏的人,很容易走极端,但这样的极端分类法,用在唐宣宗身上,却一点也不极端。
唐宣宗死后,大臣们送了他一个谥号,叫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同时还给了他一个庙号,即宣宗。前者不得了的了,全是好词儿,却有些不对头,怎么不对头?后面的庙号是个答案。赵炎汇总了他的一些故事,仁,他绝对谈不上,孝,则更是扯淡。由此亦不能不佩服古代大臣们玩文字游戏的智慧,赞美你几句,再损你几句,然后等于扯平了,你就是个不好不坏不左不右中不溜秋的一个皇帝罢了。
史书上记录皇帝生平,一般都会把皇帝的后妃们不厌其烦的加以罗列,为嘛呢?因为后妃在帮皇帝延续子嗣,太子、王爷、公主们不能没有妈,但为唐宣宗写的历史,在这方面就很是蹊跷,除了生育太子李漼的晁氏有间短几句介绍之外,其他二十余个子女的妈基本提得很少,仇才人是难产而死,那么,其他的妃子呢?譬如吴昭仪、柳氏、陈氏等,都是怎么死的呢?
有个例子大概可以做个解释。说浙江地方官曾进献一名美女,唐宣宗一见面就爱上了,几天时间就赏给这美人无数珍宝,但不久他忽然宣布:留她不得!大臣们听出语带杀机,都建议把这美女遣送回老家,宣宗却说:放还,我必思之。可赐鸩一杯。一位无辜美女,就这样被残杀了。他是担心沉于声色而误国事吗?嘿嘿,未必。美女嘛,玩腻了,杀掉,然后再找,再玩腻,再杀,这恐怕不能叫仁。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介绍过的小郭氏,郭子仪的孙女,升平公主的女儿,多么显赫的家世!按照古代皇家的礼仪制度,小郭氏应该是唐宣宗名义上的母亲,毕竟他的生母只是个侍女。当唐宣宗即位的时候,小郭氏已经做了多年的太皇太后,他这一即位,好了,小郭氏却只能做太后了,尽管如此,唐宣宗该当尽孝才对,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他老子唐宪宗面子上,也不能慢待了当朝太后不是?
再看看唐宣宗是怎么对待小郭氏的。据风闻,郭太后与唐穆宗母子均涉嫌谋杀唐宪宗,怎么可能?老婆儿子谋杀丈夫亲爹,没道理吧。但唐宣宗相信了,立刻展开调查,并为此减少了太后的日常用度。郭太后很郁闷很生气,你这龟儿也忒六亲不认了,登上勤政楼,就想自杀,幸亏被及时发现而未遂。太后自杀未遂,唐宣宗听说后,非但不去劝解,还怒不可遏。当夜,郭太后突然身亡。怎么死的?还用说嘛。这又怎么能称为大孝?
优人祝汉贞,以滑稽着称,反应敏捷,能当场应景出语,且诙谐无比。唐宣宗以他能为自己解闷,很是宠信。有一日,祝汉贞说着说着,触及了政事,打算以此劝谏。唐宣宗立即板了脸,说:我畜养尔等,只是供戏笑,岂可干预朝政!从此疏远了他,并在其子贪赃事发后,杖死其子,将他处以流放。这么听不得、不爱听甚至不能容忍劝谏之言,又何谈一个懿字?
这么一分析,大家也就理解唐宣宗为何要给白居易写悼念诗的用意了,此举正是他的第三张面孔的产物,虚伪或伪善。借白居易杰出的文名和良好的官声,既笼络天下文人士大夫之心,又博取爱才惜才的美名,好掩盖他心胸狭隘、心理灰暗罢了,正如宰相令狐綯说过的那样:我秉政十年,皇上对我非常信任,但是在延英殿奏事时,没有一次不是汗流浃背。当朝宰相尚且如此,遑论一个戏子?
同样,唐宣宗滥杀美人,也绝非担心沉于声色而误国事,不过是企图用美人的鲜血掩饰贪色的丑名声而已。《新唐书》直言,他就是个贪色荒淫的家伙,服秘药纵欲过度,中年时就玩完。以察为明,无复仁恩之意。呜呼,自是而后,唐衰矣!这个所谓的明君,其实不仅仅只这三张面孔,也难怪他的谥号居然那么长,而他死后,唐王朝的寿命又居然那么的短。